侍女发出一声惊呼,本能的下意识一把推开夫人,然后须臾之间,掌中多出一把短剑,斩向那刺来的一剑。

锵!

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侍女手中那短剑应声而断,那一剑,直接刺在侍女胸口。

“玫瑰!”

段夫人颤抖着声音惊呼一声。

那侍女却用双手,死死抓住那把剑,口中喷出鲜血,艰难转头,大声喊道:“夫人快走……玫瑰……没辱没……这名字!”

那持剑的手,用力一抖。

叫玫瑰的侍女一双手顿时被搅烂,胸前也被搅出一个大洞。

当场气绝毙命。

这时候,另外几个侍女,还有其他那些下人,疯了一样的朝着这持剑的人冲过来。

同时纷纷喊着:“夫人快走!”

“夫人赶紧离开!”

“老爷要对您动手!”

“快跑啊夫人,千万不要留在这里!”

这群段元新的死忠心腹,从始至终都应该站在段元新那边的人们,在认识夫人短短数月之后,彻底转变了心态!

在危机来临的瞬间,这群人,毫不犹豫的出卖了他们原本的主人。

轰隆隆!

这群人竟然实力都不弱。

最差的,也都有宗师修为。

那持剑人大概也没想到段家的后宅里,一群下人竟然有着如此强悍的实力。

更没想到的,是这群人竟然会拼死保护段夫人。

持剑人黑衣蒙面,里面则是高科技的护体装置,即便黑衣蒙面被摘掉,也看不清他的脸。

但此刻他身上,却有一种无边的怒火倾泻出来。

手中长剑一扫,一道恐怖的剑气,轰然爆发出来!

可就在他这剑气即将扫到这群人的时候,那边那个手里面还持着剪花的园艺剪刀,脸上带着惊慌失措表情的段夫人身上,却突然间飞出了一张符。

这张符出现的太快,也太突然,甚至没有人看清楚它到底是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

啪!

这张符在持剑人即将大开杀戒的一瞬间,拍在他身上。

然后,他动不了了!

后宅这群侍女和下人们可不管那个,当下对这持剑人发起疯狂的攻击!

持剑人虽然很强大。

甚至可以说,他非常强大!

在上官家,也是能排的上号的高手。

虽然没到神级,却也踏入巅峰大宗师超过十年了。

但在这一刻,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情况下,面对这群段家后宅的侍女下人,生出了一股绝望的情绪。

当所有的攻击落到他身上那一刻,他的身体……怦然碎掉!

四分五裂!

空气中,爆发出一篷血雾。

身份?

铁定是查不出来了。

但是,谁在乎呢?

一群下人惊魂未定,这时候他们才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那张符是哪来的?

谁在帮他们?

这时候,段夫人已经扑到死去的侍女玫瑰身上,她满脸自责,泪如雨下。

虽然她身边的人每年都会轮换两次,每一波人她都只能相处半年,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但这并不妨碍她和这群人之间的关系处的都非常好。

她也从不把这群人当下人,不管是谁,有什么事,她都会尽心竭力的去帮忙。

夫人是个好人。

这句话几乎是每一个离开后宅的人,都会经常挂在嘴边的。

这些年来,下人们走马灯似的在她身边轮换,就连贴身侍女也是如此。

但她这里,有一个规矩,不管来的贴身侍女是谁,只要到了后宅,就只能有一个名字——玫瑰。

因为她喜欢玫瑰。

“夫人,快走吧!老爷要对您下手了!”

“夫人,呜呜,我对你起您,我们这些人,全都是老爷找过来看着你的。”

“对不起夫人,我也是老爷吩咐监视您一举一动的,但您是好人,呜呜……您快走吧,我们帮您挡着!”

剩下三个侍女,四个下人,全都跪在段夫人身边失声痛哭。

段夫人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看着他们,一脸欣慰,轻声道:“我走不了的,他不会让我走,你们莫要说胡话,这杀手肯定不是他派来的。你们赶紧去找老爷报信吧,无论如何,这件事都不能连累了你们。”

“夫人您……您都知道?”一个名为百合的侍女梨花带雨的看着段夫人。

段夫人轻轻一笑:“每年换两批人,从不重复,我又没那么傻……但这杀手,肯定不是他派来的。你们就说,这杀手来到这,被你们给杀了,赶紧去汇报吧。”

“不,夫人,不管这杀手是不是他派来的,您都不能继续留在这了!难道您还不知道吗?世子已经跟老爷他……公开决裂了!”一名下人一边哭,一边将光幕投放出来,那上面密密麻麻,各种各样的新闻。

身边另一个下人道:“夫人,您太好了,您就像是高山上的雪莲一样,而我们……我们都做了许多对不起您的事情,您不能再这样被欺瞒下去了啊!”

段夫人有点嗔怪的皱皱眉,冲他说道:“不许你们这么说自己,你们不过是奉命行事,平日里对我有尊敬又照顾,哪有什么对我不起?好了,都别哭了,这里深宅内院,暂时没人知道,但瞒不了多久的……”

“夫人,我们这两天,就已经把监控系统调成了录制好的画面!”

侍女百合给玫瑰双眼合上之后,站起身,一脸坚决的看着段夫人:“我们早就看不惯老爷的做法了,他不是人,对不起您!根本不配有您这样好的妻子!所以,这两天外面一出事,我们几个就商量好了。我们要救夫人您出去!不能让您成为老爷要挟世子的筹码!”

“你们,你们……唉,你们这是不要命了啊!听话,他不会把我怎么样,赶紧把监控调整回来,千万不要被他发现,不然你们就危险了!”段夫人焦急的说道。

“夫人,您别再说了,老爷是不会把您怎么样的,但老爷的妹妹……她不会放过您的!还有,您在这里,世子的喉咙终究就被人掐着。世子有多孝顺,夫人您是知道的!”侍女百合看着段夫人:“我们甚至连逃走的路线都给夫人您规划好了!趁现在老爷被叫去开长老会,快走!”

“是啊夫人,别犹豫了!这不是您的家,您是在坐牢啊!”

“夫人,时间容不得浪费了,快走吧!”

“夫人……”

段夫人看着这一张张或年轻、或不算年轻的脸,轻轻叹息:“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我们都是一群孤儿,自然跟着夫人您走!您放心,不管有任何危险,我们都会拼死护着您!不为别的,只为在您这里,我们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母爱!”百合说着,泪如雨下。

其他那几个人眼圈也都又红了起来。

段夫人呆了呆,然后轻轻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咱们走!”

她说着,看了一眼满是血腥的后宅花园,忍不住叹息一声:“让机器人过来,把这里打扫干净了。”

这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一道指令的问题。

但看着夫人眼中对这里的留恋与不舍,其他这些侍女下人们全都难过不已,心如刀绞。

这么好的夫人,老爷真是瞎了眼!

十五分钟后,一辆普通的飞车,缓缓驶离了这里,升空之后,向着城外飞去。

天空中的飞车并不多,所以这辆车即将出城的时候,遭到了拦截。

四辆飞车,将这辆飞车围在当中。

其中一辆飞车的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冷漠的脸,道:“家主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城……”

那辆飞车的窗子降下,露出百合带着墨镜的一张脸,冷冷喝到:“瞎了你的狗眼!”

同时,一块令牌直接砸了过来。

这边的人手忙脚乱,好容易才将那枚令牌给接住,忽然吓出一头冷汗来。

这特么是在天上啊!

要接不住,这令牌岂不是就掉下去了?

只看了一眼,这人眼中顿时露出震撼之色,脸上冷漠之色收起,毕恭毕敬道:“对不起,不知您是家主身边近卫,打扰了……”

这人一边说,一边将车子缓缓靠近过来,将令牌交换回去。

段家家主随身二级令牌,仅次于最高级的一级令牌,如假包换!

他得罪不起。

“行了,我们要出去执行一件特殊任务,不知者不怪。”百合冷冷说着,接过那面令牌,就要关窗走人。

这时候,刚刚那人又有些纠结的道:“这个,还有个流程……就是您的车里面……”

“你什么意思?”百合本就因为玫瑰的死而一肚子火气,这会儿毫不犹豫的发泄出一部分来。

“哎,哎,算了算了,您肯定是没问题的,快走吧!”他说着,冲着百合摆摆手。

百合面无表情的升起车窗,不慌不忙的驾驶着飞车往城外飞去。

很快,这辆看似普通,但性能顶级的飞车便消失在茫茫天际。

……

……

段家主城正中的那座大殿里,气氛压抑沉闷。

一张巨大的圆桌,一群人正吵得不可开交。

因为段勇抛出来的那些证据,让长老会里面原本很多支持段元新的人,全都改变了主意。

你跟自己的妹妹有情况也好,你要扶植你在外面的野种也罢,这都没关系。

反正野种也是段家的血脉不是?

只要给足利益,大家就自当看不见。

什么公正什么是非?

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那么多对与错?

无非是利益和立场。

段勇太年轻,底蕴跟段元新根本没法比,而且还是段元新的儿子,儿子凭什么跟老子斗?

所以没人看好他。

可现在大家突然发现,段勇有两下子啊!

而且这小子也真够狼的!

从他拿出的那些证据来看,分明是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

难道说,那个时候他就已经预感到今天了?

若不是,只能说段勇的城府更深。

当然,这些和他们这群长老没什么关系。

段元新也好,段勇也好,谁上都没问题。

但上官家上不行啊!

谁都没想到,段元新竟然会将天湖的收益,分给上官家三成?

哦,错了,不是收益,是股份!

妈的是股份!

也就是说,一旦这件事成了,从今以后,这天湖星就不完全是段家的了!

还有三成是属于上官家的!

这是他们完全无法容忍的,也是段元新走的最烂的一步棋。

但问题是,段元新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在场。

只有他跟上官家的老祖宗两人啊!

这个决定,他原本打算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强行推行下去。

反正到那时候,这群人就算想反对,也没力气反对了。

实在反对的太凶的,就找个时间干掉就是了。

就像太上长老那样,死了的人,就是完全没意见的人。

谁想到这件事也被段勇给扒了出来。

这等于是在这群长老的身上吸血了!

他们能答应才怪!

即便是目前依然站在段元新这边,替他说话的长老,也只是因为跟段元新的纠缠太深,已经深陷进去,无法转换阵营罢了。

不能说他们肚子里面就没有气。

“都别废话了,”精神矍铄的二长老突然一拍桌子,大殿里众人纷纷向他看过来,二长老淡淡道,“今天的议题,是对家主的弹劾……你们刚刚都在吵什么?吵那些有意义吗?”

段元新冷冷看着二长老,心中愤恨无比,没想到这个平日里跟他关系最好,对他也最支持的人竟然站到了他的对立面上。

那段勇,到底许给了你怎样的好处?

二长老清朗的声音继续传来:“因为半数以上的长老,都同意发起这次弹劾,所以……我……”

噗!

一支箭,霍地从二长老对面射来,直接插在二长老的胸口处。

那个位置,正是心脏。

利箭穿心。

二长老当场气绝!

整个大殿瞬间就炸了!

其他所有人全部都爆发出强大的场域,又惊又怒的望向那一箭射来的方向。

在那边高高的窗台之上,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

看上去他似乎在这里坐了很久,可问题是,在场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发现他的存在!

老者手中握着一张弓,那弓上还搭着三支箭。

“刚送出去了一支,还剩下三支,你们谁想要?”

头发花白的老者笑眯眯看着众人。

“你是谁?”

“你怎么进来的?”

“你敢在段家长老会当场行凶……”

白发老者笑呵呵的打断了这群人:“行了,都别再那嚷嚷了,叫的人脑袋疼,有什么可吵的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要学会温和淡定的去看问题。不要自己的利益受到一点点影响,就顿时指天骂地,弄得跟这世界都欠你似的。合作共赢,懂吗?都什么时代了……还守着那根僵化的脑筋。”

那边九长老站起身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是谁……”

嗖!

白发老者又一支箭射出来。

所有人都看见他张弓了,所有人也都看见他这一箭射出来。

包括有着大宗师巅峰境界的九长老,他也看见了。

但他就是没躲开。

一支箭,钉在九长老的喉咙上,将他的脖子射了个对穿。

九长老用手捂着喉咙,一双眼瞪的老大,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那白发老者。

然后扑通一声,趴在了会议桌上,那支原本就已经将他脖子射了个对穿的箭,箭羽磕在桌上,后面的箭头,又往外多冒了一节。

家主段元新,则始终安静的坐在那里,脸上挂着几分淡淡的嘲讽。

这时候,一个始终保持着沉默,甚至没有参与刚刚争吵的老者,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站起来,先是指着段元新大骂道:“引狼入室的狗贼!今天老夫在这里,家主这位置,你想都别想!”

说着看向那白发老者,怒道:“上官老贼,真当我段家无人不成?”

白发老者哈哈大笑起来,道:“段兄何出此言?天湖段家,即便三大帝国都要高看一眼,我这小小上官家,岂能入得了你段家法眼?段兄心里面应该很清楚才对,这些人死就死了吧,反正他们活着,也早晚是祸害。其实还有几个……不过这终究是你段家,所以我一共就准备了这么四支箭。也算给段兄面子。”

“你是在作死。”老者冷冷看着白发老者。

“你看,我都已经解释得这么真诚了,段兄为何还是不信?唉,说起来,神圣帝国的那些风景名胜区也真是好,那才是真正的人间仙境……相信你的那些子孙后代们,一定是特别特别喜欢那些地方,所以一个个才都不肯回来。”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一抹疲惫来。

原来,当年的那些殷勤主动,各种谄媚各种送礼,为的……只是今天这两支箭。

上官家的布局,的确了不得。

他当然可以不顾一切的动用段家的力量击杀这白发老者,甚至可以动用段家的力量将上官家彻底铲除掉!

但他在神圣帝国的那些子孙后代们,也一个都跑不了。

年轻人,去了三大帝国那花花世界,哪里肯轻易回来?

其实不止是他,今天在场这些人当中,大部分的子孙后代,都是如此。

所以最终,这老者只能颓然坐下。

段元新这时候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淡淡道:“弹劾家主,既然已经启动了程序,那就继续下去吧,免得让人说我这家主独断。”

二长老倒在地上,尸体为冷,死不瞑目。

九长老趴在会议桌上,那支锐利无匹的箭,沾血的箭头上,寒光闪烁。

在场这些人全都保持着沉默,望向段元新的眼神,无比复杂。

空旷的大殿里面,段元新洪亮的声音响起,形成回声迅速反弹回来,震得人耳膜都有些不舒服。

“弹劾家主,谁赞成?谁反对?”

章节目录

大符篆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刀锋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刀锋利并收藏大符篆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