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的爆鸣声已经终止,但众人依旧沉浸在这恐怖的死亡之声中,不可自拔。

“饶,饶……命!”

红袍青年瘫软在地,双手捧着那瓶丹药,心神全崩。

“空虚……老……魔,你是空虚……老魔……”

终于有人认出许易来,颤声指认。

许易摆摆手,“江湖多有谣传,许某向来秉持正道行事,不得已,才使用暴力,至于杀伤人命,都是不可控因素,世人误会我实在良多。世上只有空虚公子,没有空虚老魔。”

“是是是,空虚公子,空虚公子……”

他强他有理,那人哪里敢辩驳,许易便是自封空虚小姐,他多半也只会附和。

众人全傻了,陈放歌也震撼得无言了。

他早知道许易非是等闲之辈,空虚老魔的名头极大,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空虚老魔竟然强到扫平三境强者,只发一招的地步。

那恐怖的神兵到底是什么,他阅遍神兵谱,也没见过这般恐怖的兵器,太恐怖了。

许易不理会众人的惊诧,指着红袍青年道,“说说吧,为何招惹我这小兄弟,我想听实话,如果再敢有虚言,我只能送你去和你那至亲的师尊团聚。”

红袍青年早已丧胆,一边将那装了温雪丹的丹瓶,恭恭敬敬托举过头顶,一边道,“是刘传峰,是他看中了张家的温雪丹,故意和我做局,我不过是他的提线木偶,前辈千万饶命,千万饶命啊。”

“刘三哥!”

张宝玉难以置信地盯着紫衣青年,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一直陪伴他玩耍,自幼相熟的大哥,竟会觊觎他的宝物,还使人设下如此阴险毒辣的诡计,这般打击,远比他的温雪丹被人骗走,还要来得痛苦。

“胡说,你胡说!”

刘传峰惊怒交集。

事已至此,红袍青年只求活命,他若是胡说,岂非是欺骗空虚老魔,这个罪名他无论如何承担不起,便听他激动地道,“我胡说?我若胡说,怎么会有你我的巧遇,我若胡说,我吃多了,在这里显摆那颗假乾元珠,即便是骗局,私下里进行,不比这大庭广众,好上一万倍,不是你说的么,只有这里相遇,才显得真实,那小胖子才会信。再说,若不是你透露,我怎么知道这小胖子有宝贝,我怎么别人不选,偏偏选了在小胖子身边,卖弄那假乾元珠……”

红袍青年一个个问题砸过来,刘传峰一张脸险些变成瀑布。

“无耻之尤,我见过小人不少,你是比较有突破性的,说吧,你想怎么死。”

许易含笑看着刘传峰道,顺手摘过那瓶温雪丹,抛给了张宝玉。

“不不,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宝玉救我,宝玉救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传峰肝胆俱裂,旁人说杀他,他或许还能抬出蓬莱仙岛,可眼前这人是空虚老魔,人家连阴庭都不惧,纵使他抬出蓬莱仙岛又能如何?

“大哥,饶了他吧。”

张宝玉终于还是开口了。

许易盯着他道,“怎么,还没长记性?”

张宝玉道,“他现在活着,比死了还难受,让他活着吧,没必要为了这么个艰险小人,让蓬莱仙岛的人记恨大哥。”

许易哈哈一笑,“大哥平生最不怕的便是叫人记恨,小家伙不必替我想太多,此人不除,迟早是祸害。”

忽的,张宝玉拜倒在地,再次恳求许易饶他。

“终究是你的事,你做主便好。”

许易颇觉扫兴,挥挥手,“都滚吧,别在这里碍老子眼。”

他此话一出,众人简直如闻纶音,空虚老魔在的地方,那就是地狱啊,谁他马失心疯了,愿意在地狱里多待。

众人才挪步,又听许易道,“真当许某是烂白菜,说见就见,星空戒都留下吧。”

轰!

众人只觉五雷轰顶!

“不服者死!”

许易的声音冰冷而残酷。

他并非是真的看中这些人的资源,而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宣示自己的存在,他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他空虚老魔到伏波山的消息,给散播出去。

空虚老魔都放话了,众人心中再是怨恨,再是委屈,再是痛恨自己作死要来这儿看热闹,还是乖乖将星空戒摘了下来。

不多时,星空戒散了一地。

直到许易将满地星空戒尽数抓入掌中,这才挥手放行,瞬间,整个望北楼被清空了。

“大丈夫当横行天下,许兄如此神威,真让陈某悠然神往。”

陈放歌由衷赞叹。

张宝玉涉世未深,适才被刘传峰背叛,给他的打击实在太大,至今没缓过神来,依旧神情恹恹,一语不发。

许易拍拍他肩膀,宽慰道,“你到底还年轻,经历的事情少,不过这些是你迟早要经历的,无法躲避,只能承受。”

张宝玉道,“有朝一日,大哥会背叛我们的情义么?”

许易点点头,坚定地道,“会,只要有足够的利益。”

张宝玉怔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会将“背叛”说得如此轻松自然。

张宝玉难以置信地盯着许易,许易平静地注视着他,忽的,张宝玉笑了,“我知道大哥你不是这样的人,不过是想让我明白信任和背叛都是有代价的,没事的,再见大哥,我很开心啊,不想那些破烂事了,咱们去吃顿好的吧。”

许易绝倒,这小家伙不管什么时候,吃总是放在第一个的。

“店家,店家。”

陈放歌高声呼喝,却无人应声。

原来,店家也经不住空虚老魔的凶威,也随着客流一并撤退了。

许易满是尴尬地道,“谣言之威,竟至于厮,什么好人,被他们瞎传,怕也成了魔头。”

陈放歌默默地道,“您这作风,还是好人的话,那刘传峰之流怕不要立地成佛了。”

他腹诽未落,整个室内忽然爆出一团剧烈的光亮,光亮自远方爆开,发于西侧十数里的海面。

霎时间,海水沸腾,整个望北楼在迅速肢解,筷筒中的筷子一个个都跃了起来,化作一道利箭,激射向了天际。

章节目录

我从凡间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想见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见江南并收藏我从凡间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