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黑色的遁光无声无息的划过夜空,几乎难以察觉。

而遁光之中隐藏的一老一少却是面色煞白,眼中尽是惊慌失措。

“哪里逃!”

吼声自后方传来,感知中又有数股气息消失不见。

神霄宗的霸道他们早有所知,但此即真正见到,却依旧震惊。

这是不给其他人留活路啊!

“爷爷。”

少年不过十岁出头,双手紧紧抓着老者的衣袖,音带忐忑道:“我们能逃走吗?”

“一定能!”

老者面上皮肉抖动,道:“爷爷的阴极遁可是一绝,任他们修为再高,也抓不到我们。”

“嗯。”

少年显然很信任老者,闻言重重点头,紧张的面色也缓和许多。

“好大的口气!”

而就在这时,一个阴冷之声在两人身后响起,更有几十道流光绞杀而来。

“段天鸿!”

老者口中发出一声惊怒吼身,剑光倏忽分散,如同无影一般朝着四下散去。

“还想跑?”

虚空震动,一位黑衣冷面男子背负长幡自夜空中迈步而出,冷笑着朝前方一指。

“嗡……”

但见他背后长幡轻颤,道道流光当即飞出,瞬间就把一道剑光逼了出来。

“阴极遁贺道人,当初你杀了三位执法堂的人,今日就此伏诛吧!”

“当日之事,是他们贪图我身上的东西,老道是迫不得已才还手的。”

老者狼狈的在半空闪躲,口中急急大吼:“姓段的,你们神霄宗太过霸道了!”

“霸道?”

段天鸿不屑一笑:“看来还是不够,若不然你有岂敢杀我执法堂的人!”

“去!”

随着他一声低喝,就见那长幡之上陡然浮现一抹虚影,虚影只是轻轻一晃,就已出现在老者面前。

“段天鸿,杀人偿命,但不管这个孩子的事啊!”

老者面色一变,吼声中已是带着些许恳求。

“斩草除根,这可是执法堂堂主辣手罗刹定下的规矩。”

段天鸿阴阴一笑:“杀了你,这孩子长大之后定然会与神霄宗为敌,留下也是一个祸害!”

“死!”

‘死’字出口,那道虚影就已破开剑光,扑至那一老一少的面前。

逸散的光晕之中,可见那虚影的具体相貌。

却是一头面容美艳的鬼物,鬼物面目呆滞,看似虚幻,却轻而易举的撕破老者的护体灵光。

还未近身,一老一少就已身躯僵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物扑来,生机渐渐凋零。

“何至于此!”

恰在此时,一个轻柔之声响起,时空好似与此即猛然定滞,面前的鬼物也定在半空。

身侧的虚空轻微晃动,一位灵光绕身的绝色白衣女子从中迈步而出,单手朝那鬼物轻轻一点。

“啵!”

好似气泡被人戳破,那鬼物身躯一晃,瞬间就消散在天地之间。

“噗!”

远处,段天鸿面色一白,竟是猛的口吐一口鲜血。

“你是何人,为何破我法器!”

强行压住心头浮动的气血,段天鸿身躯微退,一脸惊疑的看向来人。

他可是道基后期修士,身怀极品法器,纵横此地几十年从未碰到过对手。

而今,来人似乎只是随便动了动手,就破了他的法器!

金丹!

可这里,怎会出现金丹宗师?

心潮起伏之中,一道传讯灵光已经自他背部闪动,朝着远处遁去。

“你这法器太过凶险,以他人精血魂魄为祭,怕是吞噬了不下万余生人魂魄,神霄宗也有这等邪法吗?”

女子眉头微皱,但话音却好似不是朝着段天鸿说的。

“他可不是神霄宗的人,应是上真宗的弟子。”

虚空荡漾,又有几人从中迈步而出,其中一位男子扫眼看来,道:“况且,宗门大了,人数一多,藏污纳垢再所难免,发现了剔除即可。”

来人自是孙恒几人,率先出手的则是宁神音。

“杀了他,杀了他!”

小白在一旁拍手大叫,说着杀人的话,竟是一脸的兴奋表情。

“你们想干什么?”

眼见来人的气息几乎个个深不可测,段天鸿不禁心头一紧,当即喝道:“不管你们是从哪里来,这里是上真宗分支神霄宗的地盘,我乃神霄宗执法使,我父亲乃是金丹段阴,你们不要自误!”

“段阴竟然有了血脉,可惜……”

孙恒轻笑,朝身旁的小白看去:“交给你了。”

“好!”

小白兴奋的连连点头。

“唰!”

段天鸿眼眸一动,心中突生警兆,当下二话不说就朝远处遁去。

但他去势虽快,却不及后方的一道白影。

只见寒光涌现,虚空中炸裂出道道灵光,一个冻毙的身影也砸落下去。

“嗯,这人身上的防御法器倒是不错。”

宁神音秀眉微皱:“孙兄,此人怕真的是段阴的后辈,该留下活口的。”

“这种人,杀了就杀了,想来他也没脸找我的麻烦。”

孙恒摆手:“况且,我怎么说还有着神霄宗宗主的名分,清理手下岂非理所当然。”

“神霄宗宗主!”

一旁,本来被人救下,想来表达谢意的一老一少身躯一抖,里面僵在原地。

“你是神霄宗宗主孙恒?”

“不然!”

孙恒淡笑开口:“我记得我曾经说过,除非我自己免去职位,若不然会一直挂着宗主称号的。”

“孙恒,百年前辣手屠杀上百宗门,一统周遭修士的那位煞星!”

年轻人身躯一抖,看过来的眼神已是遍布惶恐:“你就是那个恶魔!”

“呃……”

孙恒表情微滞,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也懒得解释。

当年为兴建传送阵,神霄宗行事确实有些霸道,也为今日的行事作风做了榜样。

他虽只是挂了个宗主的名号,非具体行事之人,但也要担下因果。

“走吧!”

当下大袖一挥,卷起场中众人,朝着远处遁去。

那处庄园此时已经被执法堂的人洗劫一空,竟是没留一个活口。

行事确实残忍。

孙恒现身的消息,自然也飞快的传到神霄宗。

还未靠近宗门,就有两位金丹宗师赶来,引着众人行至大殿。

“对了。”

端坐大殿之上,孙恒并未着急打听外面的情况,而是朝着寒月开口:“石芸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这……”

寒月面色微僵,竟是有些尴尬。

“怎么了?我这一路上,可是多次听闻她的名声,可谓是能止小儿夜啼啊!”

孙恒声音微冷,道:“让她来见我。”

“那……,好吧!”

寒月轻叹一声,回首传讯下去。

与此同时,坐镇此地的金丹宗师也接连闻讯赶来,对于孙恒从万兽门那里逃出来,他们怕也是感到不可思议。

半个时辰之后,石芸姗姗而来。

但她的第一句话,就让孙恒忍不住眉头一挑。

“前辈,救命!”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章节目录

离天大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神秘男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秘男人并收藏离天大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