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洪不愿说,杨洪的随从却忍不住心中的委屈,道:“唐小哥,昨天我们在济云堂订了一批药材,交了十万文的定金,拿了付款凭证,约好今天取药的。

岂料,昨晚有贼人将东家身上的付款凭证盗走了,今日济云堂翻脸不认人,说我们根本没交过定金。”

“杨叔,除了付款凭证,还有没有丢别的东西?”唐锋问道。

杨洪瞪了随从一眼,对唐锋道:“没有!”

“这贼可真有意思,不偷钱财,偷一张没用的付款凭证干什么,他这种行为只有一个解释,”唐锋转身指着黄面男子,“那贼是你派的,因为他们没了付款凭证,就无法从你们济云堂提药,你白白得了一笔钱。”

“对啊,这小伙子说的在理。”

“无耻奸商,为了挣钱,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

……

黄面男子见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勃然大怒,道:“你们这帮乡下来的土鳖,竟敢合伙演戏讹我,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济云堂背后可是龙河蔡家。”

“龙河蔡家?”唐锋忽然注意到蔡鹄就在周围的人群中,不由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蔡鹄一看到唐锋,下意识就想离开的,现在他可是彻底怕了唐锋。

他父亲蔡慷死了,前几天蔡家很多人嘴上恨得都是唐锋,可这几天风声完全变了。

哪怕是他母亲、妹妹都开始怨怪他,认为害死蔡慷的人是他,所有人对唐锋的怨恨就那么烟消云散了。

这归根结底还不是这个家伙太强了,强的让整个蔡家都惧怕他,不由自主的屈服于他。

看到唐锋嘴角那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蔡鹄忽然意识到他非但不能走,还得帮这个杀父仇人收拾济云堂的掌柜。

若是他撒手离去,一旦蔡家高层知道济云堂掌柜与唐锋起了冲突,他没有出面化解,为了熄灭唐锋的怒火,蔡家肯定会将他逐出家族,以此来讨好唐锋。

蔡鹄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帮唐锋,但是又不能不帮,一旦失去蔡家的庇护,他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了。

“马上给杨老板赔礼道歉,让伙计出货装药。”蔡鹄阴沉着脸,走出来道。

药铺掌柜扫了蔡鹄一眼,没有吭声,过去他看在蔡慷的面子上,会给蔡鹄几分面子。

现在蔡慷死了,蔡鹄又断了一臂,这种蔡家的边缘人物就是个屁,哪有资格让他听令。

蔡鹄见药铺老板不给面子,这些日子窝了一肚子的怒火,瞬间全爆发了。

“你这个蠢猪,你知道那是谁吗。”蔡鹄指着唐锋,“他杀了康槐、康舞和康文;他灭了石坤的两个儿子石翼、石海;他还杀了我父亲,却让整个蔡家连一个屁都不敢放。老子在救你,你特么的却在这装大尾巴狼,是不是觉得不给我面子,很厉害很了不起啊,那你继续,永远不要怂。”

蔡鹄丢下这话,流着憋屈的泪走了。

原来他就是唐锋唐狠人!

济云堂门口一片死寂。

康槐是龙河府学学正,被誉为龙河府城第一高手。

石坤是高高在上的命师,他的大名,百草星几乎无人不知。

蔡家有三位六段玄徒坐镇,被誉为龙河府城第一世家。

众人想着康家、石家、蔡家的声威,再看唐锋,便感觉此人心狠手辣、无所畏惧。

“我想起来了,这少年就是在龙兴客栈门口,御鹤而去的六品青铜傀师。”有人忽道。

药铺掌柜瘫在了地上,天啊,他到底招惹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啊。

“我错了,我错了……”药铺掌柜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头在地上碰地砰砰响,没两下就破了。

唐锋道:“杨叔的付款凭证可是你偷的?”

“是小人,小人真的错了。”

唐锋道:“那他订的药你是给呢,还是给呢?”

“我马上就让伙计给杨老板装药,装最好的药。”药铺掌柜忙不迭的道。

“杨叔,我还有事,先走了。”唐锋对杨洪道。

“等回嘉元城,记得来我家吃饭啊。”杨洪听说了唐锋怒杀康文、石海的事,他没想到唐锋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他无能为力的事,唐锋动动嘴皮子就办到了,但愿这孩子能成长的再快一点,如此石坤就奈何不了他了。

那随从对杨洪道:“咱们回去的时候带着药,万一被擎龙帮盯上了就麻烦了,不如邀请唐小哥同行,好多个保障。”

“那孩子应付那么多敌人,本来就不容易了,我岂能再给他添麻烦。”杨洪摆手拒绝。

“杨叔不必担心,我已将擎龙寨解散,你放心赶路。”唐锋回头丢下这句话,就和陆清瑶离开了。

这可把周围的人给惊着了。

云上飘屠海盘踞在回龙道一带,为来往的客商所痛恨,大家曾出钱请人剿过好多次,次次都铩羽而归。

屠海那么狡猾、难缠的家伙,现在居然被一个少年给弄死了,这真的假的?

很多客商立马派人去回龙道一带查看,发现擎龙寨老巢空了,知道屠海真被弄死后,无不欢欣鼓舞。

唐锋的名声在龙河府彻底传开,这都是后话。

这时,唐锋已坐在云鹤傀上,拥着陆清瑶,带着采买的礼物,往嘉元城赶去。

“这样坐着还恐高吗?”唐锋笑问陆清瑶。

陆清瑶红着脸低下头不吭声。

唐锋拿到了八十年的白夜菇,现在又是美人在怀,心情大好,却不知擎龙寨三当家要对他母亲、妹妹下手了。

三当家到嘉元城已经好久了,他为人好色,但更怕死,是以迟迟没有行动。

而屠海的心腹卫陀,逼他们赶紧行动。

三当家迫不得已,只好派属下赵五湖去打听唐锋家在哪,寻找动手的机会。

赵五湖看街角有一群孩子在玩,眼珠一转,去买了一包糖,走过去道:“我是唐锋的远方亲戚,家里出了点事,特来投靠他,你们谁知道唐锋家在哪,我就给你们糖吃?”

这帮孩子中有一个孩子吞着口水,朝不远处一个捏泥人的儿童喊道:“鸣老大,这人打听唐锋家,你知道唐锋家在哪吗?”

“我知道,”“鸣老大”随手丢下手里的泥,“你给我十个糖,我带你去。”

“都给你!”赵五湖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打听到了唐锋家,心里暗喜不已。

章节目录

我体内有黑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子不言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不言永并收藏我体内有黑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