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八段的尸煞竟然死了!”姜澜在圆楼另一方看着尸煞倒下,瞬间遍体生寒。

他不知等待姜家的会是什么,恐惧如海浪一重一重袭来,并不断放大。

“一个六段竟把八段杀了,此人太可怕了。”马阔心中对唐锋的所有敌意、恨意,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知道对这种可怕的存在抱有敌意、恨意,只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至于蔡鹄,他彻底被吓住了。

对他而言,八段玄徒是什么,那是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就这么一个存在,被唐锋当着他的面,活活打死。

可笑他还以为借助石家,就可以让唐锋万劫不复。

结果却让唐锋踩着石家人的尸体变得更强了。

“哈哈哈……”蔡如风高兴的咧嘴大笑起来,“天佑蔡家,天佑蔡家啊……”

他又扭头看向蔡鹄,道:“瞧瞧你处心积虑的结果是什么,是唐锋变得更强,是你母亲死了,是你妹妹死了,是蔡家满族上下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这话像刀子一样刺入蔡鹄的心里,蔡鹄疼得无法呼吸。

“我后悔了,我真后悔了。”蔡鹄留着泪,猛地纵身一跃,从阁楼顶跳下,脑袋撞在院墙上后,人摔到地上,红的白的,流的到处都是。

蔡如风低声一叹,望向唐锋。

唐锋在战斗中,一连数次恢复真气,耗力过度,疲惫之极。

现在周围敌人还不少,却没一人敢上前一步。

他靠着墙坐下,目光落到了不远处的石修脸上,石修还没有死,他双眼瞪的很大,似乎还处于尸煞被杀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

唐锋道:“你有什么话要我转告你父亲吗?”

“我……我父亲一定会杀了你的。”石修伤势太重,目光涣散,已到了弥留之际。

唐锋道:“这话你石家很多人都说过,我会一字不落的转述给石坤,你可以上路了。”

“我……我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石修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唐锋轻哼一声,提高音调道:“姜澜那混蛋呢?”

“唐先生,我在这儿,我在……”姜澜忙不迭的跑过来,“不知您有什么吩咐?”

唐锋道:“不是说燕湖四煞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么,今天怎么只来了一个?”

姜澜道:“石家觉得尸煞一人便能杀了您,所以其他三人并没有过来。”

“我的药方呢?”

“我们四家合作,武家要的是药方,石家、何牧要的是杀掉您,我要的是姜家成为龙河府第一。”姜澜一点也不敢隐瞒,并点名自己不是为唐锋为敌,“所以您的药方被武家拿走了。”

“武家?就夏江府的那个武家?”唐锋问道。

“对,武家是以经营金疮药发家的,这次愈合散上市,让武家损失惨重,所以他们急需愈合散来挽救颓势。”

姜澜迟疑了一下,继续道:“武家家主武乾有一儿一女,女儿武媚仙是国主江忌的宠妃,儿子武青玄名列百草星十大天骄第八,是紫光阁的高徒。”

紫光阁与千剑崖、九宫坊乃百草星三大顶级宗门,门内均有命师坐镇。

又是一个硬骨头。

不过,硬骨头又如何,拿了我唐锋的东西,就必须给我乖乖吐出来。

“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们姜家呢,是把你们都杀光了,还是……”唐锋似笑非笑的盯着姜澜。

姜澜心一个哆嗦,不愧是名声在外的唐狠人,一开口就要杀他全家。

“唐先生,我有一个秘密告诉您,希望您能让其他人都退下。”姜澜道。

“现在还想跟我玩心眼。”唐锋脸色一沉,眼中杀机顿现。

姜澜忙不迭的道:“唐先生恕罪,武家那帮人得了药方之后,并没有立即回夏江府城,而是奔青鸾山去了,据说有人在那儿发现了一株九十年宝药——青冥草。”

九十年青冥草使用得当,足以使九位六段玄徒直接跨越分水岭,晋升为七段玄徒。

“是嘛。”唐锋冷冷一笑,“我听说蔡愉被你们伤的很重。”

“我家里有一株八十年的红灵花,愿意送给蔡兄治疗伤势。”

“这样你们姜家想成龙河府第一家族就有些难了啊。”

“只要能让唐先生高兴,成不成府城第一家族不重要。”

“你这话虚伪的想让我弄死你。”

姜澜迅速拿出一张面值三十万的大额宝票与十张房契递来,恭声道:“这是姜家七成家产,悉数送于唐先生,还望唐先生能宽恕姜家的罪过!”

唐锋深深地看了姜澜一眼,收起宝票和房契,拿了百年红灵花,取了何牧、尸煞、石修、石晖身上的钱袋,带上尸煞的头颅,扭头就走。

看到唐锋走了,姜澜又拿出一笔钱,封了在场所有人的嘴,并派人去给武家送信,告诉武家唐锋要去抢夺青冥草。

自以为了结了所有后患后,姜澜才大大松了口气。

“家主,这个唐锋如此厉害,我们为何不趁机投靠他,如此取代蔡家,轻而易举。”姜家大长老道。

姜澜道:“石坤三个儿子和一个孙子死在了唐锋手里,仅余的一个孙子还被废了,偌大一个石家现在就剩下石佳一个女子,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我们若是急急忙忙的贴上去,将来石坤杀了唐锋之后,清除唐锋的党羽之时,我们姜家安能幸免。”

姜家大长老道:“对啊,蔡家自以为勾搭上了唐锋,便度过了眼下的危机,殊不知更大的危机在未来。”

“其实蔡家也不愿意与唐锋靠的太近,之前售卖愈合散,隐瞒与唐锋的合作关系便是如此。这次唐锋救了元气大伤的蔡家,蔡家想要保住现在的地位,只能万般无奈的踏上唐锋的破船。”

姜澜分析局势后,满是忧愁的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们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等,等唐锋死,等石坤收拾蔡家,到时这龙河府城的第一家族还是我们姜家的。”

“可是家里的钱财、铺子几乎赔光了,家族子弟的修炼资源恐怕要断了。”姜家大长老道。

姜澜道:“断就断了,让大家自己想办法,熬上几个月,今后姜家的日子会更好。”

正如姜澜所言,蔡家现在非常需要唐锋的庇佑,所以唐锋一出姜家,蔡如风便亲自驾车邀请唐锋到蔡家休息。

“你帮我把尸煞的赏金领来。”唐锋把尸煞的首级递了过去。

“好的!”蔡如风急忙接下。

唐锋又把红灵花给了蔡如风,到了蔡家后,要了一间静室。

在对战的过程中,他额头、手上都受了伤,有不同程度的淤肿,现在火辣辣的疼。

他吞吸真气,温养按摩,过了一个多小时,淤肿散去,精神也恢复了。

“给我准备些水,我要洗澡!”唐锋道。

屋外的丫环忙道:“如风长老已让我备好了洗澡水,还请公子移足!”

唐锋洗完澡,换了身衣服,神清气爽,说不出的舒服,他把尸煞、石修、石晖和何牧的钱袋查看了一遍,这帮人身上带的钱并不多,合起来才九万多。

不过算上姜澜给的三十万宝票,尸煞的二十万赏金,再加上他手头剩余的三十六万,合起来便是九十五万。

“我手头的百草散不多了,得收购一批药材,再配制一些百草散。”唐锋琢磨道。

“蔡愉前来拜见先生,还请先生赐见!”蔡家家主来了。

唐锋道:“进来!”

章节目录

我体内有黑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子不言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不言永并收藏我体内有黑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