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煞宗内。

传送阵终于准备好了,雷洛作为这里唯一的一位元婴后期修士,自然是享受了一把优先的待遇。

当他跨入传送阵之后,就直接被传送走了,等到回过神来时,已经来到了一处血色的宫殿之内。

就在此时,大殿之内早就等待着的几位金丹修士看到了他,神色一喜之后就快步走了过来。

“前辈,我宗元正大长老有请,不知可否请前辈迎驾片刻?”其中一人恭敬的问道。

“元正大长老,我和贵宗的这位长老可素不相识,他来找我有何要事?”雷洛略有些意外道。

“前辈有所不知,我宗大长老这一次邀请了数位后期大修士登临,此刻他们都在大长老处休息,前辈作为后期修士,自然由大长老接待!”另一人连忙解释道。

雷洛眼珠一转思索片刻后,倒也觉得没什么问题,也就随口说道:“行,带路吧!”

几人大喜,连忙恭敬的说道:“前辈请!”

接着在几人的带路下,雷洛跟着眼前几人朝着天煞宗山门的中心区域走去,一路上倒是看到了不少身穿血色衣衫的修士。

让他惊讶的是,天煞宗的修士大都身怀煞气,就算是一些筑基金丹期的修士也都有浓郁的煞气缠身,甚至比之一些刀口舔血的绿林散修还要浓郁。

尤其是看到有些女子凶神恶煞的,露出一副好似谁都欠此女钱一般的面相后,他更是腹诽不已。

在前面几位金丹修士的带领下,他们沿着一条建造在红色建筑群上方的悬空长廊前进,走了一刻钟之后这才来到了一处悬空大殿之内。

这是一座半圆球形状的暗红色大殿,其内装饰较为简单,在半圆球的大殿一侧,摆放着围成半圆形的十余丈座椅。

此刻在这些座椅之上,正坐着四个人,而一个血袍中年人更是站在大殿中心处,与坐着的四人寒暄着。

这个血袍中年人面色普通,甚至可以说毫无特色,但是周身缠绕着一股浓郁的煞气。

“大长老,我们将这位前辈请来了!”负责带路的金丹修士恭敬道。

他们说出此话,也就代表着中年人的身份明了了,此人居然是天煞宗的大长老元正。

“嗯,做的不错,每人去丹房领取一颗赤血丹!”元正挥了挥手打发道。

“多谢大长老!”

那几人听后面色大喜,然后连忙告退,不敢有丝毫的逗留。

“元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不知道友来自何处,我在横武州可不曾瞻仰过道友的风采?”元正抱拳客气道。

“雷某来自海外,这是第一次来横武州!”雷洛实话实说道。

“原来雷道友来自海外啊,既然如此,那让元某来给你介绍一下我横武州赫赫有名的几位散修同道吧!”元正听后客气的说道。

大殿内另外四人,三男一女,应该说两男一女一尸,因为隔着老远,雷洛就闻到了一股虽然经过掩饰,但还是遮掩不住的尸臭味。

“这一位是我横武州散修界威名赫赫的阳曜上人,一手火煞神通焚江煮海,周身煞气更是犹如烈日般炙热难挡,端的是横武州数得上的高手!”元正首先引荐道。

他引荐之人乃是一位身穿金色长袍,袍子上绣有金色烈日的中年长须男子,此人一头金发格外的耀眼,就连胡须和眉毛都是金色的,着实古怪。

“元正大长老客气了,阳某只是在横武州有些小名气罢了,最近常年在北梁域活动,这自己老家内,说不得都有些人记不得我了!”阳曜上人随口说道。

这位阳曜上人雷洛也听说过,最近几年在北梁域犯案无数,动

不动就施展火属性神通烧毁他人宗门和山头,实乃是修仙界有名的大恶人。

“这一位乃是寒煞真君,其神通正是煞气之中极为难修炼的寒煞之气,具有天凝地闭,风厉霜飞的不可思议神通!”

这一次,元正指着一位面相高冷,身穿蓝衣的青年男子介绍起来,而此人也确实对得起称呼,看都没有正眼看雷洛一眼。

好在熟悉他的元正知道情况,传音解释了几句,这位寒煞真君据说对谁都冷眼相待,不给面子,所以雷洛倒也没计较什么。

“这一位乃是我横武州散修界的魁首,在绿林中拥有极大威名的冷夫人,其修炼的紫煞之气更是具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妙用,就算是我也自认不敌啊!”

第三位是一个面容冷峭,比天煞宗一路走来看到的女弟子还要凶戾三分的三十余岁,风韵犹存的紫衣女子,其眼角的鱼尾纹也在诉说着此女的年级必然不小。

“哼,要不是看到你天煞宗的面子上,老娘说什么也不会来你们这里的!”冷夫人此时没好气的说道。

雷洛在心中嘀咕一句,此女不愧是绿林出身,这说话的语气和谈吐,实打实的就是一位‘绿林好汉’,不过绿林魁首居然是一个女子,这倒也有些说不出的违和感。

“这一位,则是横行西极域,创下诺大威名的尸人狂尸道友了,其一身蛮力神通据说在西极域无人能力,就连佛音寺的佛宗力修,都不敢说能够胜他!”

元正指着最后一人介绍起来,而此人身遮掩在宽松的黑袍之人,容貌都看不见,巨大的身躯足足有十余尺高,当真是一个巨人。

“咦,此人周身也有煞气,炼尸之躯怎么会有煞气呢?”雷洛看着眼前的尸人狂,尤其是看到其周身游荡的墨绿色煞气后意外道。

这一股气息绝对不是鬼道修士的阴冥之气,而是实打实的一种古怪煞气,因为这股煞气都能够引起自己周身的煞气共鸣了。

“哼,这小子看着身子骨这么弱,不知道能不能接下尸某人的一拳呢!”尸人狂兜帽下的视线扫过雷洛,然后讥讽道。

“诸位道友,这比试之日还未开始呢,大家稍微隐忍一二,在下承诺今年那元石的除煞名额一定有几位的份,就连答应的东西也已经准备就绪,不会让几位失望的!”元正连忙圆场道。

看得出来,这四位煞气缠身的后期修士也都希望用元石除煞,不过奇怪的是那尸人狂不是人躯,照理说不会受到煞气侵蚀才对,莫非还有什么暗中的交易不成。

“元正,我们几个倒也知根知底,尸道友在西极域也有赫赫威名,可是这小子算哪根葱,也要让你如此以礼相待,不如将其中缘由给我们说道说道?”冷夫人突然意有所指道。

此言一出,另外几人都露出一副看笑话的姿态,而元正则是一脸歉意的来到了雷洛面前。

“不知道友修炼的是何等煞气,有多少程度,如果方便的话能否显露一些出来给我们几人瞻仰一二。如果道友的煞气和他们几位不同,我们天煞宗还有一份大礼相送!”他如此解释道。

雷洛明白了,这冷夫人估计和元正暗中串通了起来,一个唱黑脸逼问,一个唱白脸劝解,目的就是自己周身的煞气。

“几位想看雷某的煞气?既然如此,那也无不可,可是雷某的煞气浓郁程度,在此地颇有些施展不开啊!”他淡淡一笑道。

此言一出,另外几人都露出了一丝嗤笑,就连那位不苟言笑的寒煞真君都讥讽的笑了一声。

“道友放心,我天煞宗早有准备,这处大殿内就布置了隔绝禁制!”元正早有预料道。

他随手掐诀施法,朝着大

殿之内打出了一道法决。只见整个大殿内亮起了一道道赤红色的阵纹,接着一层光幕就将此地笼罩了起来。

“雷道友请!”元正客气的请道。

“道友确定?”雷洛则是面色古怪的说道。

看到元正点点头并且神色略有些激动后,他面色古怪的笑了一笑,然后同样做出了一个法决,并且开始调动体内的煞气。

一股冲天的浓郁血煞气犹如火山爆发地壳变动一般喷涌而出,整个大殿在这股煞气的冲击下甚至都开始摇摇欲坠了。

冷夫人,阳曜上人,寒煞真君三人的讥笑表情瞬间凝固,接着面色都转为错愕,震惊,就连元正都在这股煞气的冲击下连退数步,站定后神色惊愕不已。

一股浓郁的煞气扑面而来,四人都催动体内煞气抵御一二,但是他们能挡住,这座大殿可挡不住。

“咔…咔咔…咔嚓”大殿外的屏障在煞气的冲击下摇摇欲坠,最后只坚持了几息的时间就彻底碎裂,屏障破碎后更是化为了漫天的红色晶粉。

这一下子,整个天煞宗内的所有人都看到一股血色煞气冲天而起,并且伴随着煞气的乃是一股浩荡无比的巨大威压。

天煞宗内的所有人都看向了煞气暴起的方向,有些低阶修士更是在煞气出现后就晕倒了过去,一些金丹修士更是身形颤抖了起来,只有元婴期修士勉强能够抵御那股惊悚之感。

血煞宗内,某座大殿。

这是刚才元正和其师兄会面的大殿,当那股冲天的血煞气出现后,大殿正首处那个浑身笼罩在血袍中的人影身形一颤,接着双眼大睁,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看向了某个方向。

“血…这是…血煞气!如此浓郁,如此惊人,我的大道可期啊!”

人影语气虚弱,但目光却炙热无比,甚至在说出此话时,身形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同一时间,元正等人所处的大殿内。

“雷道友,够了够了!”一声略显狼狈的话语响起。

雷洛面露一丝讥笑,然后周身的煞气飞速收敛,那一道冲天的血煞气同样在飞速的收拢,只是转瞬之间刚才的那股惊人煞气就消失不见了。

不过此刻的大殿之内一片狼藉,就见大殿的屋顶上方,那些阵纹都断裂,整个屋顶都被掀飞了出去。

这一次,阳曜上人,寒煞真君和冷夫人等人终于收起了轻视之色,甚至看向雷洛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充满着浓浓的忌惮和一丝惧意。

“好好好,这么浓郁的煞气和血腥味,看来阁下才是真正的强者啊,尸某人反倒是有些期待了!”尸人狂居然毫发无损的大声说道。

不过这也正常,此人乃是炼尸之躯,煞气对其基本没有影响。

“雷道友,你的血煞气实在是太好了,这一下子终于凑齐了!”就在此时,元正也同样神色激动道。

接着他快步的走到了雷洛面前,然后拱手一礼后,就传音过来。

而寒煞真君等人就好像早就知道会如此一般,没有任何的意外。

过了半响,传音结束,雷洛面露一丝古怪之色,不过还是看向了眼前人。

“不知这位元辽道友,人在何处,雷某可以见一见对方吗?”他询问道。

“这自然可以,本来几位就需要与师兄见面,雷道友既然想见,让师兄和你亲自解释更好!”元正笑着说道。

说完之后他又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带头先一步朝着天煞宗内部走去,雷洛自然跟随在后。

奇怪的是另外几人都没有动身的意思,看来是提前就见过了这位元辽。

章节目录

逐仙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戮剑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戮剑上人并收藏逐仙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