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远山叹了口气,收起吊坠项链正要离开,旁边的树林里竟然哗啦响动了一下。

莫远山警觉的拔出了手枪。

林笑笑却出来了。

莫远山没好气的道:“你能不能先出声,万一枪走火了怎么办!”

“你不是高手吗!”

林笑笑说着,早来到莫远山身边,看了看山顶上接着道:“那杀手被你毙了?”

莫远山叹了口气,只说了句“走吧!”

林笑笑却一把拉住莫远山道:“到底怎么样?”

莫远山沉默了良久,方道:“你也是个枪械的行家,山上的枪声你也听见了。”

林笑笑惊道:“难道,他被山民给捉住了?”

“他是一个杀手!你觉得可能吗!我想,他,应该是自我了断了!”

“什么!那你是如何离开的?难不成你和他瞬间成了朋友,他把你放了,还留在那里断后?”

“他和我做了笔交易!”

“交易?”

“就是这条吊坠项链!他要我替他交给一个叫梅花J的女人!”

莫远山说着,把吊坠项链递给了林笑笑。

林笑笑拿着项链看了半晌,冷笑道:“凭我的直觉,这条吊坠项链是定情物!没想到,那杀手还是个情种!可他为什么会和你做这样的交易?”

“原因很简单。作为一个杀手,他负了伤,且被发现,即使逃脱,回去也会被他的组织清理掉,这是杀手组织为了保密必须的规则。”

“所以当时他首先发现了我们,却并没有下手,而且还留在那里帮你挡住了山民的追杀,目的只是为了换取你帮他完成这最后的心愿!”

莫远山一把夺过了项链,仔细的装进了背包里,冷冷道:“他的血仍未冷!”

林笑笑还想再问,莫远山拉起林笑笑便走。

林笑笑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这杀手还真是奇怪,你可曾看清他的真面目?还有,这条吊坠项链,可能藏着什么秘密,梅花J和咱们追查的多美子J,二者会不会有联系?你又到哪里去寻找这梅花J?”

莫远山拉着林笑笑一路小跑,出了白桦林,见前面有条大路,方松了口气道:“你这些问题,首先要保证咱们活着逃出这片大山,不要落入山民的手里方有答案,别忘了,在这大山里,山民才是老虎,我们都是兔子!”

林笑笑喘着气道:“你是说山民还会追来?”

“这是肯定的!而且,我在想,咱们要不要走大路!”

“这有大路为什么不走,咱们脸上又没写着杀人犯,况且,咱们也没杀人!”

“你懂什么,这大路上虽然路好走,但是大路弯弯小路直,而且走大路容易暴露,很容易被山民发现并追上。如果他们再报了警,咱们现在这副德行,你认为可以轻易脱身么?”

“那你还啰嗦什么,咱们回去,走山林抄近道啊,只要出了这片大山,咱们总有办法回去。”

“我是怕你体力跟不上!”

“废话,你看你喘得牛似的。”

两人才说了片刻的话,早又听见身后那片白桦林里有奇怪的口哨声传来。

莫远山拉着林笑笑一头扎进树林里便跑。

两人翻过了几座山,终于又把身后的山民甩开了。

莫远山拿出了水和饼干道:“咱们有水又有食物,相信那些山民仓促追来,一定没带吃的,追了这一天,想必他们也差不多了,眼看太阳便要下山,咱们得赶在天黑前走出这片大山。”

林笑笑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叹道:“你说得容易,你看这四周,除了山还是山,咱们开车进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感觉到有这么远。”

“废话,那是汽车,现在咱们是两条腿!”

“那你说怎么办,咱们又不是飞毛腿,我也没像你一般练过飞檐走壁的轻功,再走个几里地,你可得背着我了!”

莫远山却道:“快把你的手机拿出来看看,咱们现在到底在什么位置。”

林笑笑才反应过来,急忙将手机拿出来打开定位导航。

手机此时既然有信号了。

莫远山看了一眼手机地图,喘着气道:“咱们离市区不远了,能不能在天黑前走出去,就靠你这手机了。”

“什么意思?”

“手机导航,咱们走最佳线路!而且,手机上面还有3D地图,你就看我的吧。”

莫远山拿过手机来,仔细的查看了导航上的3D地图,规划出了一条行进路线,尽量避开了峡谷和山崖险境,专走山腰,而且尽量走直线。

两人恢复了些体力,莫远山拿着手机导航在前面带路,一路穿林过箐,天黑的时候,终于看见了前方密密麻麻的灯火。

两人如同丧家之犬,衣服早被树枝刮破了,满身的树叶泥土。

林笑笑实在走不动了,两条大腿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完全不听使唤了,倒在地上哼着道:“她娘的,惶惶如丧家之犬啊,这,这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多的山路,咱们怎么就这么倒霉!”

莫远山也累得不行,靠在林笑笑旁边道:“歇会,五分钟,继续,继续往前,就快到了。”

林笑笑一把从莫远山的手里抢过手机来道:“你带的什么鸟路,尽他娘的钻树林子,只怕没走出大山,我早累死了!”

林笑笑说着,看了看手机上的3D地图,骂道:“咱们山脚下便有条小路,为什么不就走,偏偏钻这树林子,你有病吧你。若说白天咱们走大路上容易被山民发现追来,可这会子天都黑了,咱们只要不打手电,他们也发现不了,总比在这半山腰钻树林的强。从此刻开始,走哪里我说了算!”

林笑笑说着,便拿着手机起来,往山脚下走去。

莫远山却急了,叫住道:“你说的虽然也对,可咱们就快到了,何必下去冒那个险!”

林笑笑转身道:“既然不怕山民,咱们脸上又没烙下‘囚’字,你也不是梁山好汉,怕什么!咱们走路上,顶多遇见几个人,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莫远山只得道:“实话和你说了吧,我的案子还没消,说起来还是因为你!那些山民也不是原始部落的,咱们的手机既然有信号,只怕他们也有,且早就报了案,毕竟此事非同寻常,发生了这样激烈的枪战,还死了两个人,也许是三个。这样的惊天大案,别说当地,恐怕早连市里省里乃至……”

“乃至玉皇大帝都惊动了是不是?可这又关我们什么事?”

莫远山叹道:“怎么和你说呢,这事没这么简单,一但他们介入,咱们两脱不了干系,前前后后所有事情加起来,够咱们喝一壶的,说不定还得判刑。”

“判刑?”

“没错!你别忘了,这些事情确实和咱们有关,虽然过程中咱们并没有什么大的过错,但这背后牵连许多事情,比如你还想查清你父亲的踪迹,以及天意集团,多美子J,还有那杀手,等等这些事情,咱们若是进去了,即使不判刑,光交代和走程序便可能要个一年半载的,你仔细想想!”

林笑笑道:“你不是和局子里的人是一伙的吗,还怕这些个?”

“谁说我是局子里的了?当初我了救你,打残了那杂碎,案子至今没消,我还局子里的?亏你想得出来!”

“你撒谎!当初我和你的老相好进了局子,你的老相好就怀疑是你做的保释人!你怎么说?”

莫远山还想解释,林笑笑早拿着手机往山脚下去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醉梦仙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雷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应山并收藏醉梦仙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