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普照在一片绿油油的旷冶山脉中,然而在一处阳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一道黑色的身影正隐匿于其中。而目光却一直注视着下面正在训练着的林劫。

他右手拿着一个通讯令牌贴在耳朵旁边,黑布下的嘴巴微微蠕动,声音略显沙哑道:“队长,西南边发现一个身穿铠甲的人,看样子似乎是在……”他停顿了下来,旋即微微皱眉道:“跑步!”

“穿着铠甲跑步?”令牌的另外一边也疑惑的停顿了一下,这个行为在危机四伏的旷冶山脉中实在奇怪,“我不管他在干什么!现在我们的计划正处于关键时刻,我不想到时候会出任何意外,直接把他处理掉吧!”说完,那边便直接中断了通讯。

听到那头传来的命令,他盯着林劫的眸子瞬间一凝,一股杀意陡然掠过。但他没有立刻下手,依旧如木头一般静静的矗立在原地,只有在林劫离开他视线之时他才会缓缓跟上。

他在等一个时机!一个能一击得手的时机!

在跑了五公里之时,林劫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不断的喘息,“呼!才跑了五公里啊,还差……”

林劫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敏锐的精神力便捕捉到后上方一道人影突然掠出,并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射向他,林劫知道他的目标很明确便是他,先前他精神力一直没有注意天上,没想到竟然有一个善于隐藏的人暗杀他。

由于林劫刚跑完步虽然原力都弥补回来了,可是肌肉上却是十分的酸痛紧绷,加上身上重装的重量,他根本来不及转身去抵挡偷袭之人速度极快的一击。他凭精神力便感知出了偷袭之人实力不一般,如果自己不做出一点防备,即便在重装的保护下,他这一击也绝对会让自己重伤,此时愣愣不在身边,他失去了战斗能力就危险了。

一时间,林劫并没有手忙脚乱,而是脑中迅速的飘过了无数的想法。旋即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眼下之策便是使用精神力去抵挡他致命的一击。

想到的瞬间,林劫精神识海中的精神力如砸出一个洞的大坝一般疯狂的喷涌而出,他的精神力在之前便早已全部恢复,因为训练他也一直没有使用精神力,没想到现在派上了大用场。

喷涌而出的精神力如午夜的浪潮一般汹涌冰冷,在林劫的后方交织在一起,精神力上渐渐涌上丝丝寒霜,一瞬间便凝结成了一面光滑如镜子一般的冰晶墙壁。

轰!

那名黑衣人的攻击迅猛,直接撞向了林劫精神力凝聚起来的冰晶墙壁之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冰屑四溅。

林劫趁着这个空档也是转过身子来,脸色凌厉的看着天空之上徐徐落下的黑衣人,此时他构建的冰晶墙壁也是被洞穿出一个巨洞,爆裂开来。

黑衣人徐徐飘落到了地上,轻轻抖了抖附在身上的冰屑,随后抬起头,目光阴冷像是盯着猎物一般的看着林劫,不屑道:“切,精神力还挺敏锐的!刚刚直接被一击毙命了多好,不用受肉体之苦。既然你抵抗了,我就多费一些事让你爽爽!嘿嘿。”

林劫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印象得罪了这么一个人啊!而且他在齐衡城都是带着面具行事,应该不可能招来仇人啊!林劫眼睛晃动了一下,他到底是因为什么盯上我的?思想片刻无果后,林劫眼睛死死的盯着黑衣人的一举一动,忍不住出声道,“你是谁?为什么盯上我?”

“因为你倒霉啊!”那个黑衣人略显神秘的一句话让林劫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随后他也没有别的废话,原力运转间,右手横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便向林劫横冲了过来。

看着暴冲而来的黑衣人没有继续理会自己的话,林劫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脸色冷了下来,显然他将自己当做案板上待宰的咸鱼让林劫微微不爽。

旋即林劫的精神力再度喷涌而出,再次在面前形成了一面冰晶墙壁。他昨天精神力才晋升的,虽然他现在已经能控制精神力,但是将精神力加入战斗中他还不怎么会。现在他的身体行动缓慢,只能处于被动的防守中。

“故技重施?”飞速逼近的黑衣人看着林劫依旧使用精神力构建出那道冰晶墙壁,也是忍不住眼皮一跳,先前他的冰晶墙壁也没有在与他的偷袭中占到明显上风,他先前也只是没有全力而为才被那巨墙挡下,如今他全力而为,这也自然不可能挡的下他,所以林劫此时在使用这冰晶墙壁实在不明智。

嘭!

果不其然,在黑衣人全力一击下,一拳便将林劫的冰晶墙壁打出一个出口,略微停顿了一下再度化为一道流影向林劫暴冲而来。

看到黑衣人气势不减的再度暴冲而来,林劫眼神微微一凝,暗叹道,如果自己学会了术阵多好,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无力还击!想到如此,林劫只能硬着头皮再度摧动这精神力构建出一个冰晶墙壁,危机时刻,林劫只能用冰晶墙壁拖延时间。只要愣愣注意到这里的躁动他就能获救了!

“呼!”连续使用精神力构建出三个冰晶墙壁,林劫的精神力也有些支撑不住,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像他这样直接将精神力凝聚在一起,没有什么技巧的组成冰晶墙壁,对精神力的消耗当然是无比巨大的。

看到林劫又一次构建出冰晶墙壁,黑衣人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精神力还算不错的小子好像只会这招,不然不会选择这么消耗精神力的方式来战斗,除非他是瘦子!随后他嘴角挂着微笑带着略有些感慨的语气道:“我原本还以为你是一个术阵师呢!可惜了,糟蹋了这么好的精神力!”

嘭!

林劫构建出来的冰晶墙壁再次被黑衣人洞穿而过,黑衣人的实力在原者八段左右,如果林劫掌握了强力的术阵还有可能与他一战,但现在的林劫可没有和他正面交战的能力。

看到他构建的冰墙再度爆裂开来,而换来的结果紧紧只是阻挡了他片刻,林劫的脸色陡然沉了下去,照这么下去他拖也拖不了多少时间了,早晚都会死在他的手中!

林劫的目光中异芒不断的在熠熠闪动着,他必须要想到办法尽量拖住他,等到愣愣的到来。快想啊,快想啊!~林劫在心中不断咆哮着,逼迫自己想出办法。

可是黑衣人根本不听他的任何话,他也根本没有办法拖住他啊。黑衣人速度极快,与林劫所在的位置已经算得上近在咫尺了。林劫眼睛陡然一凝,他并没有想出什么能有效对付他的办法,情急之下他只能压榨出全部的精神力最后的阻止他一次,争取时间!

林劫深吸一口气,精神识海中的那个被冰封的精神小湖陡然剧烈翻腾了起来,毫无保留的散发了出去,只剩下那道奇异的符文还纹刻在上面。

冰冷刺骨的精神力在林劫的前方再度交织起来。

“嘿,小子!你这是黔驴技穷了啊!”看到挡在他和林劫之间再度交织在一起的精神力,黑衣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旋即原力在其腿上覆盖,速度再度暴涨,还没有等林劫面前的冰墙凝聚而成便一脚踢爆而去。

“小子,看在你要死的份上,我就破例告诉你吧,免得你死不瞑目。我是巫国的刺客!”黑衣人看到身体变得摇摇欲坠起来的林劫,他知道林劫已经失去战斗力了,他的目光似乎是在看一个已经死去的尸体一般,毫不在意的说道。

此时的林劫由于精神力被抽空的原因,脑子已经开始变得晕晕沉沉起来,原力的运转也在这一刻放松下来,身上沉重的重装使得林劫的身体变得摇摇欲坠起来。不过看到自己最后凝聚起来的冰墙被破坏的一瞬间,他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害怕,反而嘴角露出一个胜利的弧度,因为他感受到了那一股熟悉的精神力!

摇摇晃晃的林劫在即将倒下之时,右手作出一个枪的手势,对准了暴冲而来的黑衣人,随后便顺势倒了下来。

“嗯?”看到林劫倒下之前作出的怪异手势,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笑着嘲讽道:“小子,真会玩!你这是即便死了气势也不能输的意思吗?真是可……”

嘭!

正当他笑着嘲讽时,他的胸口感到一股十分强烈的撞击,硬生生将他还没说完的话打断了去。他的身体也如集中的棒球一样直直的倒飞了出去,就如林劫真的发出了一个***一般。

嘭!

黑衣人摩擦着地面重重的撞在一棵大树上才猛的停止下来,大树也在这一瞬间剧烈的晃动着,树叶飞舞。

噗!

撞在大树上的黑衣人原本静止着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一口鲜血噗的一下吐了出来,脸色陡然沉了下来,沉声道:“阁下是谁?为什么要暗中偷袭?”

章节目录

名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四眼钢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眼钢牙并收藏名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