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书彦也算见多识广,但是他的经验多在生意场上,如此攸关生死的大事,却是第一经历,难免紧张。他尽量放松,稳定自己的声调,“许是昨夜着凉了,婶子莫担心。”

着凉了不是该发热么?秦氏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小暖不对劲儿,赵书彦也不对劲儿,她心里泛起嘀咕。小暖随着娘亲跳下马车,与赵书彦打招呼,“赵大哥,这几日叨扰了。”

赵书彦扮演着心虚的模样,都不敢正视小暖的目光,虚应两句便请她们入龙潭虎穴。

进了田庄,见到田里绿油油的庄稼苗,秦氏心里立刻就啥也没有了。再看庄内三进主院内多间打扫干净的房间,秦氏更是满意得不得了,“这里放上被褥就能住人,这么多间屋子几十人都住得下。翠巧,你把床数记好了,大床小床也记清楚。”

“是。”翠巧立刻应了,带着人记房间数和床数,落在了后面。

转到内院时,秦氏先行一步进主卧查看。赵书彦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抬拳遮嘴轻咳一声,与小暖对提前三爷商量好的暗号,“今日炎热,郡主先到厢房歇一歇脚,吃碗茶吧?”

看来就是这间屋子了,看着紧闭的房门,小暖却毫不慌乱。她转头吩咐玄舞,“去请我娘过来,一块歇歇脚。”

玄舞转身去了主卧,小暖又对秋月道,“马车里有我带来的茶叶,你去取来,也请赵大哥这行家品一品。”

秋月走后,小暖身边只剩绿蝶了。赵书彦深吸一口气,推开厢房的门先进去,在门侧请小暖入内,埋伏的门内的人,蓄势待发。

小暖的手按了按师傅送她的玉佩,迈步进入房中,还不待绿蝶进去,门就关上了!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埋伏的人探手捂住小暖的嘴将她拖入门边的暗室。从暗室内出来的木黛一把扯下小暖的钗环、耳饰,飞速往自己头上插。

“姑娘!”落后几步的绿蝶立刻上前打开房门,见小暖狼狈地摔在地上,钗环落了一地,连忙上去搀扶,“姑娘没事儿吧?”

成功了,她成功了!木黛的心砰砰跳着,假装疼得龇牙咧嘴,学着小暖的语气道,“疼死我了。”

赵书彦强忍着不去看暗室,紧张得声音都变了,“郡主?”

“赵大哥在这地上抹了油么?”木黛搭着绿蝶的胳膊站了起来,模仿小暖的语气,缓解紧张地气氛。

门外的侍卫见姑娘无事,纷纷放开握在刀鞘上的手,没有进来。绿蝶假装没发现姑娘被掉了包,抬手为木黛整理发饰。听说小暖摔倒了,秦氏快步进屋,“摔到哪儿了?让娘看看。”

在秦氏面前,木黛紧张得头都不敢抬,她抚着额头以袖掩面,委屈道,“娘,女儿头疼,想回去歇着。”

一看女儿摔得不轻,秦氏连忙道,“玄舞,绿蝶,你们快抚着姑娘上马车,快回去让华郎中看看。”

“是。”玄舞上前抓住木黛的胳膊免得她逃走,与绿蝶一起扶她出房门。跟出来的赵书彦惭愧道,“婶子,都怪书彦没把房间打扫干净……”

秦氏虽然心急,但还是笑道,“是小暖没看见门槛绊倒了,怎么能怪你呢。婶子先带小暖回去让郎中看看,让翠巧留在这儿带着人数屋子、准备被褥,这几天婶子事儿多,这边就麻烦你帮着照看了。”

赵书彦连忙应下,送了秦氏和木黛出门后,他恨不得立刻冲进厢房内查看小暖是否平安。

等秦氏上了马车,木黛顺势趴在她的膝上装难受,“娘,女儿的头疼得厉害……”

这是摔着脑袋了,偏在这节骨眼儿上。秦氏压住担心,笑道,“越大越娇气,让娘看看脑袋破没?”

木黛微微转头,露出半个侧脸。秦氏见她额头莫说出血,连红都没红,才放下心,“你这不是摔着,是吓着了,回去娘给你收收惊,睡一觉就好了。”

“嗯。”木黛又把脑袋压在秦氏腿上,不动了。见秦氏没有识破自己,木黛悬着的心放下一半,接下来就是小草和大黄了,一定要尽量避开大黄!

秦氏帮小暖轻轻掸着身上的土,总觉得有说不上来的不对劲儿,心里没着没落的,“小暖,你……”

“娘,小暖头好疼……”木黛又呻吟道。

听到闺女疼得声调都变了,秦氏再顾不得什么,慌忙催着马车快点回去。

赵书彦进厢房关好房门,快步进入暗室却发现狭小的空间内空无一人!他四下按着却不能发现暗门在何处,心里更慌了,快步去寻李岸勒。躲在另外一间房中的李岸勒偷梁换柱得逞,正轻松无比地坐在桌边自斟自饮,“兄弟急什么,镖局做事有镖局的规矩,你的心上人现在已经上路了,你还是快点去第四庄看看郡主伤得如何吧,免得惹人起疑。”

赵书彦皱眉怒问,“征远镖局掳走豆蔻姑娘,不是还带到大哥面前容易大哥验货了么,为何他们将小暖直接送走了?”

“呵呵,兄弟又说傻话呢?人是当着你的面被带走的,还用得着验货?”弄走了陈小暖,李岸勒可没心思再陪着赵书彦玩,“兄弟,镖银该付了。”

“不见到小暖,我是不会付银子的。若是大哥不让我见到小暖,我立刻就去找第四庄的仆从,告诉他们真相。”赵书彦垂眸,这人绝对没有再把小暖还给他的意思,若是他真被猪油蒙了心,中了李岸勒的毒计,后果不堪设想。

“兄弟尽管去,看她们信不信你的胡话。”李岸勒慢悠悠地道,“兄弟太心急了,人在大哥这儿,还能跑了不成?不过兄弟不付镖银,事儿可就不好说了。”

赵书彦颓然摔坐在椅子上,“送走翠巧后,我便去取。”

“那个叫翠巧的小娘们儿,长得真带劲儿,不如将她也装箱带走,好过去伺候你的心上人?”李岸勒见小暖身边的管事媳妇生得比豆蔻还好,生了歹心。

赵书彦冷笑,“翠巧是秦安人和小暖身边的红人,若是她不见了,第四庄绝不会不管。若是大哥想打草惊蛇,尽管去!”

章节目录

掌家小农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极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极蓝并收藏掌家小农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