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昊几乎是一眼便看出了陆婴曼所用的是剑魂术。

“嚯,我没看错吧,你连这招都会用?”

虽然言语上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但陈昊深知剑魂术的威力强大,说话的同时左手成爪,操纵着鬼角退出十几步远,严阵以待。

“呜……”

另一边,随着那股冰寒黑气的不断扩散,就见陆婴曼握剑的虎口处,慢慢变得青紫。

与此同时,她的嘴角也流下了类似中毒一样的黑血,看得人触目惊心。

剑魂术,是利用灵兽的残魂增加斩击威力,并赋予斩击各种附加属性的禁术。

这一团团弥散而出的黑色寒气,正是囚于剑上拘灵石中的灵兽残魂,具象化形成的。

寒气越重,便代表所拘灵兽生前越强,赋予剑刃的威力越大。

而要使得这些残魂散魄发挥威能,则必须以施术者头顶和双肩的三把阳火为引。

人活在世,人人都有三盏阳火,阳火会随着体质和生命力的强弱,而时强时弱,一旦三盏阳火全部熄灭,人就会死亡。

虽然陆婴曼正当年华,生命力处在人一生最旺盛的时期,可为了引出拘灵石中的灵兽残魂,她的三盏阳火此刻已经衰弱得如同烛焰一般。

“昊儿,临阵对决,莫要手软,切不可让她引灵出剑!”

感受到周遭堪称夸张的冰寒之气,刚才还神情从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的陈巨鹿终于失去了淡定,连忙起身,催促陈昊尽快结束战斗。

“昊儿!陈昊!你聋了吗?你这是玩火自焚!”

令陈巨鹿肝火直冒的是,儿子对自己的话竟然充耳不闻,并在鬼角上一动不动,任由陆婴曼完成了向拘灵剑进献活人阳火的仪式。

“来吧,让我领教一下你们陆家的剑魂术!”

陈昊眼中精芒闪过,一副战意十足的样子,朝此刻正被一道道黑气缠身的陆婴曼勾手道。

“哼,不知死活。”

见陈昊竟未干扰自己引灵,陆婴曼颇感意外。

不过此刻,她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问题,冷喝一声的同时,手中拘灵剑轻描淡写地在空中一划,没有任何的蓄力,也没有在剑上附着灵气。

但就在剑刃划过虚空的那一刻,一道仿佛来自九天外的兽鸣,突然在擂台上响起。

兽鸣声回荡不绝的同时,陆婴曼周身缠绕的黑气迅速变换形态,最终化为了一头巨虎的前半身。

随着巨虎猛挥利爪,陆婴曼体内的灵气,自动汇聚成一道三尺剑芒,飞速斩向陈昊。

这是由黄阶上品灵兽铁筋虎的残魂,结合陆婴曼本体的意识,再以玄妙之法挥出的斩击。

剑芒之中附带着雷属性的穿透力,威力和常态下不可同日而语。

“雷迎!”

另一边,就见陈昊不知为何并未使用“绝对防御”,而是解除了挡在身前的盾甲,施展出同属性的术法,以硬碰硬!

“嘶——”

见状,观赛席中顿时传来不停倒吸冷气的声音。

虽然早就听闻陈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道境九重,但是百闻不如一见,这种震撼力简直让人难以言表。

在有年龄限制的宛丘大比中,这应该是第一次有选手依靠自己的力量,使出纯正的五行术法,而非借助法术卷轴或者其它。

不过,即使再难得,陈昊施展的也只是最初级的雷迎术,与陆婴曼的剑芒接触后,顷刻之间便在空中消散。

眼见剑芒逼近,陈昊迅速以脚跟轻踩机关,揭下龟背上的一块盾甲,举过头顶抵挡。

咣!

威力得到剑魂术增幅的斩击,如同一柄从高空坠落的重锤,直接将玄铁打造的盾甲撞得凹陷变形,陈昊本人也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而出,狼狈地坠落在几十步外。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力道够足的。”

在场边众人诧异不解的目光中,陈昊大笑着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叫嚣道,“再来!”

“如你所愿。”

见陈昊左肩下垂,伤势似乎不轻,陆婴曼心中一喜,丝毫没有顾及空气中的违和感,再度轻抖玉腕,斩出了第二剑。

这第二道剑芒,是由拘灵剑上第二颗拘灵石中的青蟒残魂,配合斩出。

其上附着着风属性的切割之力,攻击范围是上一剑的五倍有余,难以躲闪。

这一次,陈昊依旧如法炮制,用同属性的术法还击。

结果显而易见,他不仅人被罡风卷飞到围墙根,胸前更是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横流,白袍前襟顷刻被染成了红色。

“呼……呼……呵呵,就这两下子,你也想赢我?”

陈昊颤颤巍巍地站起,嘴角轻撇,再度向陆婴曼挑衅道。

这时,陈家的族人们再也看不下去了,纷纷朝场内大喊起来。

“少爷,您快回傀儡上啊!那小娘们招招可都是奔着要害去的。”

“昊儿,快醒醒!大比胜负事关稷下学院的入学资格,不可做傻事啊!”

……

陈昊的脑子一定出问题了,或者是他看上了那个陆家的女人,这才不忍下手。

此时,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怀着类似的想法,唯独三个人除外。

他们分别是从震怒中冷静下来的陈巨鹿,比大部分陈家人更了解傀儡术的陆松荫,以及一开始就心怀隐忧的陆平安。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我陈巨鹿的儿子!”心中暗道的同时,陈巨鹿的脸上重新恢复了淡然之色。

“金龟烈斩,去!”

陈昊伤情渐重,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没理由错过,陆婴曼强撑着在兽魂影响下逐渐模糊的意识,斩出了决定胜负的一剑。

金龟乃是玄阶下品的高等灵兽,体重巨大。

只见陆婴曼借助它的残魂斩出的剑芒,并非窄扁的月牙形,而是呈现出团块状,如同投石车掷出的飞石,势大力沉,泰山压顶。

虽然金龟的残魂,未能给这记斩击附加五行属性,但这一招金龟烈斩,已经是陆婴曼当前能够使出的最强攻击了。

“哈哈哈哈!来得好!”

就在陆婴曼使出全力一击的同时,陈昊突然目光一凛,先前那条看似重伤的左臂,竟然恢复了正常,轻松自如地向上抬起手掌。

下一刻,更为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随着陈昊手指轻弹,就见两道和陆婴曼刚才两剑一样的斩击,被他不知以何种手段复制出来,向前飞速掠去。

三道剑芒撞击在一处,一时僵持不下。

“可恶,那些都是装的吗?”

陆婴曼咬牙强撑,既懊悔自己被陈昊的演技蒙骗,更不解于后者为什么能复制自己的招数。

“不,不能放弃,我一定要赢!姜婆婆,打扰您老人家了。”

为了取得本场比试的胜利,陆婴曼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代价,此刻自然不会轻易服输。

心中自语的同时,就见她再次挥动拘灵剑,引出了最后一枚拘灵石中的残魂。

可是,当一位老妇人在黑雾中逐渐显现出形貌时,一道高喝声突兀地从擂台旁传来——

“不行!快解除剑魂术!不然就来不及了!”

章节目录

最强吞噬升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露两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两手并收藏最强吞噬升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