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参加。”

当这四个字从陆平安的口中吐出时,田和曾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贤弟,这太胡来了,万一反应不及,岂不是连命也得搭进去?”

呆愣了片刻后,回过神来的田和连忙劝阻道。

断头台上的斧头起码得有上千斤重,坠落时威能巨大,一旦悬吊用的金丝绳被切断,斧头掉下来就是一瞬间的事。

虽然以修炼者的身体速度和力量,想要挣脱镣铐,躲过斩击倒也不难。

但是随着赌局的进行,人的注意力慢慢分散,到时再想及时地反应过来,可就非常困难了。

然而陆平安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摆了摆手笑道:“哈哈,没关系,这不算什么,还不如在大圩山深处猎杀灵兽来得惊险。”

“可是……万一他们做了手脚怎么办?”

田和还是难以释怀,“挂斧头的可都是他们金钩台自己的人。”

“这方面就更不用担心了。”

陆平安语气自信道,“田兄,你仔细想想,这不是推牌九、摇骰子,他们哪有出千的余地?”

“这……唉,那你多加小心了。”

田和虽有心再劝,但陆平安说得确实有道理。

桃食谦顶多就是知道哪根绳子挂着斧头,可是这样,只能保证赌局不会在他的轮次内结束。

而当“剪绳权”交到陆平安和江月白的手上时,他反而会承受更多的心理压力,总之没有任何益处。

“那么最后决定参加的人,就是您二位了对吧?”老荷官最后确认问道。

“是。”

江月白轻轻点头,同时神情怪异地瞥了陆平安一眼。

她想不通陆平安为什么也要参加对赌,明明来这里之前,后者还是一副绝不参与的态度。

陆平安也点了点头,但一心只在那斧头上,全然没有注意到江月白看过来的眼神。

“开始准备吧。”

桃食谦吩咐了老荷官一句,接着向陆平安等人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二位跟我来。另外,如果觉得我会与手下人串通,另一位不参加的客人可以留下监督他们。”

“好,那就拜托田兄了。”

虽然从理论上,这场赌局没有任何出千的意义,但陆平安还是让田和留在场内监督。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动手脚的。”

田和用力地拍着胸脯保证道。

他昨天差点害得陆平安跟自己一起丧命,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再掉链子了!

“请吧。”

就这样,在桃食谦的引领下,陆平安和江月白跟着他,来到了大厅一侧的一间空屋子回避。

等待着护场守卫将斧头悬挂完成。

“喂,你能行么?”

江月白把陆平安拉到房间角落处,皱眉低声问道。

她很清楚,这个名为“生死一线”的赌局,虽然明面上是比拼对赌者的胆量和心理承受能力。

但其实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比谁的注意力更集中,谁的反应速度更快。

而陆平安现在有伤在身,赌局还没开始,就已经自带不小的劣势了。

“嘿嘿,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告诉你,这场赌局我赢定了。”

陆平安倒是一点儿也不紧张,嬉皮笑脸地回了句,似乎完全不把这场棘手的赌局放在眼里。

“哼,你最好别死在上面,我这身衣服可不好洗。”

见自己的关心成了多余,江月白没好气地轻哼道。

她不知道陆平安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比起这些,自己能不能取胜得到血龙丹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她便不再多问,在一旁闭目养神起来。

另一边,桃食谦的状态也和陆平安差不多,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但他知道,对方的镇定就算不是装出来的,心里也肯定没有表面上那么淡然。

而自己则不同。

因为在对赌项目选定之时,他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嘎吱……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过去,老荷官推开房门道:“桃食大人,可以出来了。”

看到三人重新回到场内,田和神情严肃地走到近前。

陆平安仍旧脚步轻快,一脸放松,对田和留下监督的结果并不关心。

反而是江月白十分关注地最先问了句:“怎么样?”

“怎么说呢……以我的眼力,没发现什么问题。”田和语气纠结地小声回道。

有句俗话说得好,有时候没问题,往往就是最大的问题。

对方越是表现得公平公正,他就越是怀疑,这里面有着不可告人的猫腻。

“二位,赌局开始前,请你们拿出自己的押注吧。”

这时,已经当先走到断头台下的桃食谦,戴上枷锁说道。

当啷!

“这个可以吗?”

江月白长袖一挥,从储物袋中召出一把造型奇怪的刀鞘,以灵气控制,将其立于地面。

“哦?”

桃食谦微微皱眉,朝老荷官使了个眼色,令其上前验看。

“姑娘,你押注一把刀鞘,这未免太……”

老荷官不足摇头,脸上略带一丝嫌弃意味地,朝立在地板上的刀鞘走去。

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整个人就脚步一顿,同时惊讶地大张开嘴。

原来,这并不是一把普普通通,连刀身都没有的刀鞘。

走近以后,可以看到刀鞘的口部是封死的,材质并非金属,而是由一种微微透明,呈深棕褐色的玉石雕造而成。

在封闭的刀鞘内部,隐约可以看到一把袖珍精巧的唐刀。

虽然刀身正浸泡在如同松脂一样粘稠的奇怪液体内,但却如有实质的寒意和肃杀冲出刀鞘,直扑面门。

根据在金钩台做事多年积累的见识和经验,老荷官确信,这一定是一把品阶极高的宝刀,甚至不逊于对赌奖励表中的宝物!

“这把刀名为北极星辰刃,是由采自白泽国最高雪峰下的万年玄冰所打造,品级被铸刀师定为玄阶上品。”

江月白适时地解释道。

“我靠!玄阶上品?”

陆平安一听,惊得下巴都要脱臼了,赶紧拽了拽江月白的袖子耳语道,“喂,你这本钱是不是下得太大了?”

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江月白到时候,会拿出一件不俗的押注品。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如此大手大脚,押上一把玄阶上品的宝刀,竟然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的确,北极星辰刀是江月白的东西,人家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可陆平安还是不由得感到一阵肉疼。

并且更重要的是,如果江月白用这把北极星辰刀押注了,那他岂不是也得拿出差不多价值的东西?

直到现在,陆平安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细算起来,当前自己所拥有的最高级的法器,还是江月白送的那两柄飞剑。

而这对飞剑自然不可能当着江月白的面押出去,再说他也舍不得。

“哈哈,好刀!想必这位姑娘一定是有底蕴的大家族出身。”

陆平安正想着押注的东西,老荷官的声音就紧跟着传来,“这位公子,你准备押些什么啊?”

“额……”

陆平安一听,额间不由一热,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僵硬起来。

但他还是装模作样地在储物袋里翻找着。

没一会儿的工夫,地板上就摆满了各种法器和兵刃,有大有小,有长有短,品阶不一。

不过,虽然数量很多,但要论价值,这些东西加到一起,估计都顶不上江月白那把北极星辰刀的一块刀角。

另一边,看到这些品级都在黄阶中品以下的低劣法器,老荷官的嘴角也是不由得一阵抽搐,心说这小子是存心耍人不成?

这些破铜烂铁别说是作为和桃食大人对赌的押注,就是在楼下玩普通局,也经不起几局输的。

若非念在他是那位白衣姑娘同伴的份上,老荷官现在早就让守场护卫,把他乱棍打出去了。

“呵,丢人现眼。”

桃食谦见状,顿时面露讥讽,心中暗嘲起来。

他本以为陆平安仪表不俗,赌局开始前一副泰然自若的大将风范,应该有些来头。

哪曾想,对方仅仅是一个嘴上功夫了得,实际却是穷酸无比的穷鬼,真是让他白白期待了一场。

“咳咳,这位姑娘,你要让侍从参加的话,我看就算了吧。”桃食谦轻咳了一声道,“万一他自愿为你献身,最后被斧头铡了脑袋,那在下岂不是稳输了?”

桃食谦的这番话虽然主要是为了嘲讽,但他觉得,这个可能性也不是一点儿都没有。

毕竟江月白生得貌美如妖孽,这世上的痴情种子,还是很多的。

“他娘的,你说谁是侍从?贤弟,把你稷下学院的入院凭证拿出来!”

听闻此番言论,没等陆平安有所表态,田和就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百食一族虽然在沧梧国享有王侯的地位,但陆平安也是堂堂稷下学院的弟子。

做着蝇营狗苟营生的桃食谦,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自己的兄弟?

“冷静点儿,田兄,你何必跟这种有眼无珠的人动怒?”

对于桃食谦的小觑,陆平安也是有些恼火,安抚田和时,毫不避讳地说道。

诚然,他的身上没什么像样的法器,就连这些对方眼里的“废铜烂铁”,也是自己一点一点辛苦缴得的。

但是在天元大陆,衡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和成功与否的标准,绝不是家世背景的高低,或者宝物法器的多少。

他今天就要给桃食谦好好上一课!

章节目录

最强吞噬升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露两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两手并收藏最强吞噬升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