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平安感受到两大强者的惊天力量,不由满心震撼。

但还没等他好好体会一番,就被那如狂潮般的气浪,给冲飞了出去,摔向远处。

落地后,陆平安立刻感到体内气血翻涌,喉咙发堵,哇的一声,便吐出了一滩鲜血。

仅仅是战斗的余威,就足以令陆平安身受重伤,何其恐怖!

那种层次的强者之战,根本不是他一个真武境修士,所能肆意窥探的。

更何况,陆平安在那附近,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还可能会成为累赘,让燕老八分神。

要知道,高手过招,胜负往往是在毫厘之间,一旦受到致命的干扰,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陆平安也不再多想,盘膝坐下,一边缓慢地自我调养内伤,一边分出点心神去注意那边的情况。

“不好!”

没多久,陆平安就提前感知到了不对劲,急忙运转身法,飞速远离。

片刻后,只见森林上空,出现了一面无比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让原本明亮的天色,瞬间堕入黑夜!

飞奔中的陆平安,抬头望去,仿佛看到了一条大鱼的轮廓。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这一招,必然就是葛成飞的门宗术法,犹有通天之能!

紧接着,那大鱼般的阴影,开始翻涌起来,像是沸腾的海水,继而化作数道粗壮的水柱,狂轰而下!

陡然间,一道锋芒,在半空闪过。

看不到任何多余的东西,只有一条细细的光线,仿佛穿过了大半片森林,也切割了空间!

轰轰轰……

那些水柱如天灾降临般落下,可碰到半空中的那道锋芒时,却十分诡异地尽数消失不见。

下一刻,那道锋芒向上划去,如小刀切豆腐般,瞬间就劈开了那道阴影,一剑开天!

黑夜碎散,天光重新洒落下来,森林里恢复一片晴明。

这明显就是燕老八的剑法所致,但并非斩断什么,而是斩灭,令其灭于无形之中!

陆平安对师父崇敬到无以复加之余,也不由松了口气。

那些水柱真要砸下来,他轻则再受内伤,重则一命呜呼。

陆平安不敢有丝毫停顿,继续向远处逃开,心里还想着,所谓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便是如此了。

不过,那场战斗并没有一直出现震天撼地的招数。

有时候是毫无外在声势的近身作战,有时候则是冲天而起,在高空中化作两个不断碰撞的小黑点。

但无论是哪种战斗方式,葛成飞和燕老八都是在使出浑身解数,以各种变化无穷的招式,欲要置对方于死地。

陆平安跑出了好远一段距离,无法看到整场战斗的过程和全貌,只能凭借天地反应和流动出来的气息,勉强感知一二。

他曾经猜测过,燕老八的修为境界,应该是在元阳境,但如今看来,恐怕还不止!

可陆平安对修行大道中的后面几个境界,了解甚少,因此也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

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葛成飞的实力,绝不会比燕老八差太多,否则也不至于打得如此难分伯仲。

“师父,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陆平安仰头向着天空说道,他也是第一次对燕老八的安危感到担忧。

无奈的是,他如今什么都做不了,连站在旁边帮着呐喊助威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躲得远远的。

“真不知道,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师父这种层次……”

陆平安想到那漫漫无期的修炼路途,并没有因此而心灰意冷,反而是愈发坚定了起来。

一念至此,陆平安就决定不能就这样等着战斗结束,而是要去做点什么。

他无法探查到燕老八和葛成飞所在的精确位置,只能大概估计到,他们好像已经打到了更里面的通天山脉那边去,反正是离开那个洞穴有很远一段距离了。

陆平安犹豫了一会,毅然朝着洞穴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紫雷幼狮偷走。

因为那不单止是关乎郭石两人的性命,还涉及到鲲鹏道宗遗留下来的宝洞,一旦让葛成飞成功开启,这天下间,指不定又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在没有其他因素影响的情况下,陆平安很快就回到了洞穴附近。

当然,这一路走来,所经之处,早就被摧毁得满目疮痍了。

无数大树被连根拔起,乱七八糟地散落各处,地面上有各种或深或浅的大坑和剑痕。

陆平安甚至还能感受到,那两人所留下的猛烈气息,真要靠近过去,可能又会受伤。

洞穴的入口,自然也已不复存在,但那只紫雷幼狮,居然还安然无恙地躺在那里!

陆平安立马冲了过去,可脸上的笑容都还没绽放出来,整个表情就凝固住了。

这紫雷幼狮之所以能存活下来,原来是被葛成飞布施了某种术法,像是气泡般,把幼狮包裹在里面。

就连刚才那么强悍凶猛的战斗余波,都没能震碎这道术法,陆平安又如何能做到?

这令人绝望的事实,让陆平安只想尽快离开。

但就在这时,正在里面张嘴叫唤,却传不出声音的幼狮,看到了陆平安,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像是在哀求些什么。

陆平安眉头微皱,道:“你看着我也没用,我搞不定这事。”

幼狮其实也听不到他的话,只是表情愈发可怜兮兮,像一只受伤的小猫。

陆平安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试试。”

说完,拂柳剑在他手中出现,灵力涌动而出,汇聚成紫色的雷电斩击,劈落而下!

砰!

那“气泡”非但毫无反应,还把陆平安给震飞了开来,摔了个两脚朝天。

那幼狮先是疑惑地看了看陆平安,似乎对他使出的紫雷很是好奇,然后看到他摔倒的样子,又欢快地摆动了一下身子。

陆平安啐了口血,道:“你这没良心的小东西,亏得我还想救你。”

话音刚落,陆平安就脸色狂变,手掌一拍地面,整个人以飞快的速度,向外奔去!

“无耻小贼,敢动我的东西,找死!”

葛成飞的声音,如同滚滚雷音,从天上而来!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满是杀意的雄浑掌力,随之拍落。

正在飞奔的陆平安,陡然浑身发凉,他根本不会去想能不能躲开的问题,只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鲲鹏余孽,吃我一剑!”

燕老八的声音也是从上空传来。

除此之外,还有那把名为“半斤”的断剑,带着无比磅礴的剑意气息,形成长长的焰尾,如陨落的流星,又像神明降下的诛罚之剑,穿破云层,从天而降!

正要一掌拍死陆平安的葛成飞,大感惊骇,当即扭转掌力,向上迎击而去!

四周空气猛然一震,顿时就有无数的水珠浮现而出,又如大鲸吸水般,汇聚在葛成飞的掌中。

当他一掌拍出的时候,威势浩瀚无边,仿若有一条大鲲,从海里怒然跃起,掀起滔天巨浪,想要飞向空中,化身为鹏,展翅翱翔!

然而,燕老八的剑更快一步落下,以难以想象的恢弘伟力,贯穿了葛成飞的浩瀚掌力!

地面一沉,深深下陷,仿佛有一座大山砸落下来,这又何止半斤?

大鲲被刺穿,大海被击碎,只有一把明耀天地的断剑,继续向下,直接穿过葛成飞的整条手臂。

“啊!”

葛成飞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刚想做出下一步的反应,便看到有无数条光线,出现在眼前,好像前面的空间,都被切成了不规则的透明小块。

燕老八一边向下飞落,一边不断挥剑。

那动作快得连残影都看不清,连成了一片剑光,斩出一道道锋锐的剑芒。

葛成飞的四面八方,都被锋芒封住了去路,却又没有立刻朝他冲去。

当燕老八双脚平稳落地时,那密密麻麻的剑芒,才齐齐向葛成飞发起了斩杀!

刹那间,葛成飞的身体就彻底碎成了一大团红色的雾气!

燕老八说道:“说好要将你碎尸万段,那就是碎尸万段,一点都不能少。”

噗的一声,血雾散开,缓缓消散在空气中,只留下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跌坐在地上的陆平安,花费好一段时间,才重新站起来,但呼吸还是有些急促紊乱。

这次他距离战斗的地方很近,却没有再受伤,明显是被燕老八在无形中护住了。

而此时的燕老八,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报仇后的激动狂喜,也没有痛哭流涕,只是安静地站着。

陆平安看着他,感觉他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上百年的恩怨情仇,终于在此做出了断,大仇得报。

但时光终究一去不复返,那些遗失的东西,也永远都回不来了。

陆平安没办法体会其中的沧桑与苦楚,却也觉得很是惆怅,心里堵得慌。

“师父……”

“嗯?”

陆平安本想说点什么,打破这种沉默,可当燕老八转头看来的时候,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关于那些事,已经结束了,又还是有什么好问的?

陆平安憋了半天,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话题,于是就问道:“刚才那是什么剑法?”

燕老八笑了下,道:“那就是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章节目录

最强吞噬升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露两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两手并收藏最强吞噬升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