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平安已经成功吞噬到了玄火鸟王的血脉,那兽核对于他来说,就已经不再那么重要。

更何况,他终究是从翟思蝶几人口中得到的消息,若非如此,他估计还在森林那边埋头狩猎。

所以,尽管陆平安完全能够“坐收渔翁之利”,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本应该属于剑阁的东西,自然便交还给了他们。

转眼间,陆平安又来到了那座高峰上空,他主要是想确认一下,宋延和温本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目光落下,只见温本禹的那几个小弟,以及一大群南院学子,都跑到了峰顶之上。

而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宋延两人,也终于被拉开了,各自被控制在一边。

这还是因为他们两人伤势过于惨烈,灵力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否则的话,那些人估计还拉不住他们?z。

陆平安无需靠近过去,就能大概感知到,宋延两人此次受伤,必将导致境界大跌!

若说对温本禹,陆平安觉得这样的惩罚,便算是差不多了,但对宋延……恐怕还是轻了。

“你个狗贼,别想跑!”

宋延身边的一个南院学子,冲着半空中的陆平安,暴怒大吼道。

“对,快快下来受死!”

“竟敢把我们南院的猎物给了剑阁,你死定了!”

“还有,我们侯爷和宋师兄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肯定就是你害的!”

那些南院学子们看到,陆平安把玄火鸟王交给了剑阁,便都不由怒火中烧,纷纷大叫出口。

陆平安没想要反驳他们,只是目光一凝,突然发现宋延身边的那家伙,就是他那个身穿灰衣的表弟。

在关于悬赏令的那件事情上,这家伙肯定也是抹不开关系的。

沉默了一会后,陆平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一众南院学子,道:“光叫有什么用,有本事上来?”

此话一出,山顶上的众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要是在平时,他们有这么多人,自然不会畏惧于陆平安,可现在他们要么是受伤,要么是灵力被耗空,根本没有哪个人能战胜一个元武七重的修士。

那灰衣青年冷哼一声,道:“趁人之危,算什么好汉?要是我们都状态完好,你还敢这么嚣张?”

陆平安道:“就你们这群人,也好意思说别人趁人之危?不要忘了,剑阁的人还没有走呢,前不久才做过的事,现在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灰衣青年道:“那也是我们和剑阁之间的恩怨,你又算哪根葱,要你多管闲事?”

陆平安道:“我不想和你浪费口舌,这样吧,给你们一次机会,一起上!”

南院众人一怔,都被陆平安这极度嚣张的话,刺激得愈发愤怒。

半躺在别人怀里的宋延,无比吃力地伸出手,向陆平安指去,语气虚脱地道:“杀了他。”

灰衣青年看到宋延这副模样,心如刀绞,当即一咬牙,道:“好,那我们就和他打一场!”

“没问题!”

“我还能打!”

“为了宋师兄,干死那家伙!”

那些尚有余力的南院学子们,不停地叫喊着,全都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放在分院势力的角度上来说,向来都是他们南院欺负别人,从没受到过今天这样的羞辱!

如果不是陆平安的出现,那么他们必将会大获全胜,从剑阁手中夺取到玄火鸟王。

因此他们也就把陆平安当成了罪魁祸首,整个分院的共同的敌人!

不多时,在那山顶上的南院学子之中,就有三分之二的人站了出来。

其余三分之一,就像还留在山下的人一样,都是实在打不动了,只能在一旁助威。

但即便是这样,人数也达到了将近两百!

灰衣青年站在最前方,道:“是你说让我们一起上的,有胆量就别跑,在上面等死!”

陆平安知道他们想要怎么打,丝毫不惧,道:“就你们这样一群伤兵残将,也有资格让我等死?”

灰衣青年道:“只要一击,你必死无疑!”

陆平安冷笑了下,道:“我看你们是只能发动一次阵法攻击了吧?没关系,来吧!让我亲自体验一下,你们南院阵法的威力,究竟有多强吧!”

话音刚落,后方就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位同窗,不要意气用事!”

陆平安转头看去,只见是池逸明在大叫,像是很担心他的安全。

“我这不是意气用事,就是教训他们南院的人一顿而已。”

池逸明道:“南院阵法非同小可,以你的实力境界,恐怕是……”

“不必担心,好好看着吧,也算是再帮你们出口气了。”

陆平安说着,就唤出了风雷剑,这倒不是他轻敌,还是因为不想暴露身份。

在他的储物袋之中,墨阳剑还暂时还用不了,曾经属于江月白的飞剑,并不适合用来施展他想要用的剑招,所以也就只剩下风雷剑这么一个选择了。

灰衣青年见状,不屑道:“看你修为境界还不错,没想到用的法器这么差劲?要是你有点脑子,拜入我们南院,也不至于混到这么寒酸的地步。”

陆平安举剑遥指山顶众人,道:“来!”

“结阵!”

灰衣青年大喝一声,近两百人,很快就站好了位置,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占据了整个山峰顶部!

虽然他们都并非处于最佳状态,也只是一部分人才达到了元武境,可如此人数,再加上是南院阵法,的确是不容小觑!

紧接着,只见他们每个人都是高举起双手或法器,继而从体内涌动出灵力,强弱不等。

而后,那些灵力又在他们上方汇聚一团,滚滚涌动,仿佛即将爆发出惊天雷霆的浓厚乌云!

陆平安神色微凝,高举起风雷剑,瞬间就解除了压制,将元武九重的修为境界,尽数展现而出!

“什么?!”

“他竟然是元武九重!”

“这也太强了吧?”

他们的南院首席,都还只是元武八重,陆平安这般境界,确实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皆是心生惊骇。

后方的剑阁学子们,同样是大吃一惊,尽管池逸明境界比陆平安还高,但听陆平安的声音,似乎还很年轻,能够达到元武九重,也已是令人敬畏的青年强者了。

而且,陆平安居然要用剑法对抗南院阵法,这更是让他们大感意外,稷下学院最有天赋的剑修,几乎都在他们剑阁了,没想到别的分院势力,还有这样的存在,就是不知道其剑道实力,究竟到了什么水平?

灰衣青年道:“元武九重又如何?我就不信我们两百个南院学子,敌不过他一人!都给我振作起来!”

其实,这灰衣青年本身的身份地位,并不是很高,但如今南院学子都把他当作是宋延的代表,于是便都齐声应道:“是!”

灰衣青年怒喝道:“百杀大阵!起!”

他们头顶上方的那团乌云,陡然震动起来,下一刻,便有一道如灰色长龙般的雄浑力量,冲天而起!

这集结了两百人之力的阵法攻击,气势磅礴,力劲强盛,犹有怒龙破天之势!

陆平安脸色从容,将蓄势已久的风雷剑,向下斩落!

那剑力先是绽放出夺目金光,接着又有一道白虹穿透而过,仿佛是以一剑之力,凝造出了“白虹贯日”的壮阔景象!

而事实上,这只是剑六如岁,加上剑四之中的金色剑芒所致,锋芒更显凌厉!

转瞬之间,陆平安的这道剑力,就以刺穿了时光长河般的速度,冲到了那条灰色长龙之前。

轰隆!

两股巨力猛然相撞,爆发出震彻天地的巨响,狂风激荡!

然而,却是陆平安那仿若数法归一,凌厉至极的白虹剑力,更胜一筹,当即便是以摧枯拉朽之势,猛地贯穿而下!

一连串的闷响传出,那灰色长龙于刹那间,至上而下地炸裂开来,最终彻底崩溃碎散!

峰顶之上,顿时就响起了一大片惨叫声,几乎所有的南院学子,都被冲击得倒在了地上,或吐血或晕厥,场面颇为惨烈!

陆平安也忍不住喷了口血,手上的风雷剑,还由于品阶较低,在斩出那一剑之后,就碎裂了开来,仅剩一小截剑刃和剑柄。

但陆平安依旧飞在空中,神态漠然地看着峰顶众人,冷冷道:“对,你们这两百个南院学子,就是不敌我一人!”

章节目录

最强吞噬升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露两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两手并收藏最强吞噬升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