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无关大是大非,说到底,还是看我们自己人是什么看法。”

庄兴儒坐在上面,语气平静地说着,随后目光一扫众人,又道:“那么,到底是要重判,还是要轻罚,就由诸位来决定吧!”

事情的发展,正如之前陆平安和淳于坤所说的那样,到最后还是要看哪一方的支持者更多。

因为可能在庄兴儒看来,这事就是可大可小,而在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的情况下,直接用投票表决,是最简单的解决方式,没必要为此而闹得天翻地覆。

淳于坤道:“好,那就依院长大人所言。”

龚国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没问题,那就开始投票表决吧。”

在稷下学院的高层会议之上,用这种方式来处理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此时众人都无需多言,当即就行动了起来,纷纷迈动步伐,向淳于坤或龚国源走去。

一开始走过去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属于他们两人各自派系中的长老,没有人会感到意外。

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向来都不喜欢掺和这类事情的蔡良翰,竟是向淳于坤那边走了过去。

而他这一行为,直接就带动了好几个保持中立的长老,使得站在淳于坤身后的人数,马上就超过了龚国源那边。

这个事实,让龚国源都不由大感惊讶,心想,淳于坤这老东西,究竟花费多大的代价,才说动了蔡良翰?难道他真有那么重视陆平安那小子?不惜一切都要将其保住?

但龚国源心有所想,脸上却面不改色,依旧是信心十足。

淳于坤对此有些疑惑,也不知道龚国源哪里来的自信。

可没过多久,淳于坤就明白了……

在此之前,淳于坤除了去说服长老之外,还去找了执掌东院和西院的两位副院长,当时,那两人也都答应了会鼎力支持。

至于南院和北院,淳于坤知道是没多大希望的了,便也没去浪费口舌。

要是一切都按照淳于坤的想法去进行,那起码能得到两位副院长的票,从而带动一大部分的长老。

再加上药阁阁主蔡良翰,以及愿意跟随他的长老,就算再没有其他人的支持,也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时,西院的副院长,突然变卦了,立马就带着一群人,走到了龚国源身后。

而南北两位副院长,则是不出淳于坤所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龚国源那一边。

如此一来,龚国源便得到了三位副院长的相助,随之而去的长老,自然也有很多。

这就导致,站在龚国源那边的人,一下子又实现了反超。

淳于坤心生愕然,盯着西院的副院长,没有说话,却隐隐显现出了怒意。

但即便是遭到了欺骗,淳于坤也不可能当场指责对方,只能把这口气给忍下来。

更何况,四大分院的副院长本就是各自为营,从来都不属于淳于坤或龚国源的派系之中,这次想要支持谁,终究是以他们自己的想法而定,或是因为和陆平安有直接的仇恨关系,或是被巨大的利益所驱动……

龚国源看到淳于坤那想要发怒的表情,不禁是笑了起来,道:“大长老,看来你的那些说法,终究是难以服众啊,事实证明,大家还是很重视学院规定的嘛!”

南院的包副院长道:“我不管陆平安这小子,多有天赋,他打伤了我南院的近两百个学子,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是吗?那你南院学子,用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伤我剑阁学子,是不是也要给我个交代?”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那说话之人,乃是剑阁的谢阁主。

众人这才猛然想起,在关于陆平安的那些事之中,还掺杂了剑阁和南院的矛盾纠纷。

陆平安也看了那人一眼,只见他五十多岁的模样,中等身材,双眉如剑,目光锋利,气质相当不凡。

包副院长自然很清楚,谢阁主所说的是狩猎鸟王时的那些事,但他面不改色,道:“兵不厌诈,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

谢阁主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可结果呢?你们再怎么使诈,还不是损伤惨重?现在估计都还有很多人躺在病床上吧?两百个打不过人家一个,真是把稷下学院的脸都给丢光了!最恶心的是,你居然还敢在这里借题发挥,想要报复人家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你活了那么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包副院长被气得青经暴起,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强有力的反驳之辞,毕竟他自己知道,那件事确实是有够丢人现眼的。

龚国源则是寒声道:“谢阁主,注意你的言辞!”

谢阁主道:“我剑阁中人,无论是修行还是处事,都讲究一个‘直’字,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你要是听不惯的话,就明天再开一场会议来商量,该怎么定我的罪吧,或者直接一点,你我出去打一场?”

陆平安闻言心生讶异,但其他人却都没有太大反应,只因这谢阁主的性格便是如此,众人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庄兴儒道:“不得胡闹,你到底打算支持哪一边?”

“当然是大长老,不过我还要对别的人说一句,你们的选择,我剑阁都会记住!”

言罢,谢阁主就带着他身后的剑阁长老们,走到了淳于坤那边去。

而他所说的那句话,却让一些长老脸色微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就是一句威胁,站在龚国源身后,便是与剑阁为敌!

对于战斗力强大的剑阁,还是有部分长老,因为种种原因,而不敢得罪。

于是,在剑阁众人过去之后,又有好几个长老,紧跟而上。

甚至就连站在了龚国源那边的几个人,几番犹豫之下,也转移到了淳于坤后方。

龚国源见状,恨得咬牙切齿,此前那胸有成竹的模样,已是荡然无存。

他怎么也没料到,剑阁和药阁这两个最为特殊的分阁,居然都站在淳于坤那边,原本以为有三大分院的支持,就能给陆平安定下重罪,可现在看来,局势又不好说了。

陆平安并不了解稷下学院内部的势力情况,但从今天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整个格局还是颇为错综复杂的,绝不是单从所属的分院或分阁,就能将人群给划分出来。

而直至此时,参与高层会议的所有人,都已经作出了自己的决定,不过还是有一些人选择了弃权。

“好,那就这样吧,我来清点人数,这陆平安将如何处置,就由支持较多的那一方来定夺。”

庄兴儒说着,先后向双方看去,其修为境界高深,只需一眼,就能判断出人数。

但看完后,庄兴儒却无奈地笑了下,说道:“你们两边支持者的数量,竟然是一样的。”

此话一出,众人也都感到很是意外,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但始终比较少见。

人们都想不到,今天竟是又陷入了这样的局面。

而在这种情况下,庄兴儒就更不可能站队了。

淳于坤眉头微皱,他深知此事尚未结束,仍然还有希望。

因为抛开弃权的人不算,还有几个长老,是有事在外缺席的,但同样具有投票的权利。

而那几个人,和淳于坤的关系都还算不错,只要动用传音法器沟通一下,他便有一定的把握,能够说服对方,当然,也说不定会被龚国源一方,用利益给收买了过去。

总之在如此僵局之下,淳于坤和龚国源都没办法算准,接下来事情又将如何发展……

可就在此时,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齐诸,终于忍不住说道:“既然你们搞了半天,都没有商量出和结果来,不如……就让我和陆平安到争鸣台上去一决胜负吧!”

章节目录

最强吞噬升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露两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两手并收藏最强吞噬升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