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另一边的秦三川说道:“人都已经死了,怎么还没结束呢?难不成他们还能复活起来谋害我们?”

庄青溪道:“你不要忘了,整个雪原行动,可不只有我们这支小队。”

此话一出,刚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几人,才真正明白了庄青溪的担忧所在。

秦三川也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在别的小队里,可能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庄青溪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们是最有希望查清楚兽潮原因的队伍,但并不代表着,最后成功的就一定是我们,而他们想要破坏整个行动,应该就会在很多支比较重要的队伍中安排内奸。”

公孙莺补充道:“退一步来说,就算他们没法破坏雪原行动,只是暗中使诈,导致几支队伍全军覆没,这对于正派势力而言,就是不小的损失了,毕竟,能够被挑选出来参加行动的人,都是实力不俗的年轻修士啊。”

秦三川听得心头微微发凉,道:“听你们这么一说,这好像还真的有很大的威胁?”

庄青溪道:“不过,这也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事实究竟如何,还是得先通知何供奉,让他们亲自去调查才行。”

公孙莺道:“嗯,这种层面上的事情,也只有他们才能够解决了。”

秦三川道:“但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们小队这边,还真是多亏了陆小哥,不然带着一个冒名顶替的家伙上路,后果不堪设想,可能到时候怎么死在雪原的都不知道。”

小队里的众人皆是纷纷点头,甚至还有点心生后怕的感觉。

陆平安道:“可是……陶丹阳终究还是死了。”

他从未和真正的陶丹阳有过任何接触,但以他和蔡良翰的关系,自然会为之感到遗憾和惋惜。

蔡良翰长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拍了下陆平安的肩膀,道:“你能够及时发现这件事,没有让魔教的狗贼顶着我徒孙的名义为非作歹,就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而之前所发生的那些事,是我们都无能为力的。”

陆平安道:“魔教狗贼,人人得而诛之,总有一天,我们正派势力定会歼灭血煞教,为陶丹阳报仇雪恨的!”

蔡良翰说道:“有这想法当然是好事,但以当今东大陆的局势,想要灭掉血煞教,又谈何容易?”

血煞教极为神秘,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势力究竟有多强大。

有人猜测,他们或许足以和一个顶级门宗实力相抗衡,但具体如何,就无从得知了。

可要是所有的正派势力,都齐心协力打击血煞教的话,光是要灭掉他们,其实并不难。

但问题是在于,如今东大陆可能将会面临来自于雪原的重大危机。

而在内部的诸多势力之间,也难以做到真正的团结一致。

在如此内忧外患的局势下,要去对付血煞教,确实就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闻言,场间众人都陷入了沉默,心里为东大陆的未来而感到担忧。

近几十年来,东大陆总体还是相对比较太平的,可现在所发生的这些事,似乎都在预示着……乱世将至!

(本章未完,请翻页)

片刻后,蔡良翰又说道:“好了,你们还是把心思放在雪原行动上吧,这才是关系到整个东大陆的头等大事,至于血煞教与内奸之事,我相信那些皇家供奉们,也肯定会处理妥当的。”

庄青溪道:“蔡阁主说得对,我们不要胡思乱想,一切听从何供奉那边的安排。”

而后,蔡良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蔡阁主,我送你。”

说着,半躺在床上的陆平安,便想要起身下床。

可刚一动弹,浑身上下就有剧痛传来,疼得他龇牙咧嘴。

淳于飞琼连忙上前去,将其扶住,道:“你伤得那么重,还没有完全恢复,可不能乱动。”

蔡良翰道:“我们都这么熟了,就没必要来这套了吧,你好好躺着吧。”

庄青溪心思通透,猜到了陆平安是想要和蔡良翰单独说些什么,于是便说道:“我先出去联系何供奉了,你们没什么事,也别在这里打扰陆长老休息,都走吧。”

这么一说,众人便是心领神会,然后就通通离开了房间,只留下陆平安和蔡良翰两人。

蔡良翰道:“你小子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陆平安道:“陶丹阳的死,始终是和我有关,其实……我也只是想要和你说声对不起而已。”

蔡良翰道:“傻小子,你已经尽力了,害死丹阳的那两个家伙,也被你该杀了,我又怎么可能还会怪你什么?”

陆平安道:“他们是自杀的。”

蔡良翰道:“那还不是因为被你给打败了?总而言之,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先专注于雪原行动吧。”

陆平安道:“但我在回来之后,肯定是要想办法去灭掉血煞教的,因为我在和他们交手的过程中,见识到了他们的残忍暴虐,这种魔教势力若是不除,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蔡良翰道:“可是……你这家伙身上的麻烦还不够多吗?”

听到这话,陆平安便愣住了,就算抛开雪原不说,想要对付他的势力,就已经有好几个了,而且还都是相当强大的势力。

光是要摆平这些事,就足够陆平安头疼的了,要是在加上一个血煞教,那只会让他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

过了一会后,陆平安说道:“麻烦再多,也总会解决的,只要我能够变得更加强大,这一切自会迎刃而解。”

蔡良翰道:“天元大陆,以强者为尊,很多事都是靠实力说话,这确实是没错,但问题是,你要解决掉这些事,可就要变得很强很强才行了。”

陆平安道:“实不相瞒,我现在已经是元阳境四重了,而且我还有的是时间。”

蔡良翰一怔,惊讶道:“元阳四重?那你岂不是快要赶上我了?好好好,真不愧是燕老八的徒弟啊,只要你能够从雪原平安归来,实力境界肯定又会再有精进,无论如何,这都将会是一件好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你就能拥有解决掉那一切麻烦的能力了,可前提是……你要活着回来!”

陆平安说道:“一定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

蔡良翰笑了起来,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后,蔡良翰就真正地告辞离去了。

那具尸体并不是陶丹阳的,所以蔡良翰并没有将其带走。

虽然他是想着要查出陶丹阳死在了哪里,但此事希望不大,就算查到,其尸体估计早已被毁尸灭迹,他也只能回去后尽力调查一下,算是为自己的徒孙,尽最后一份心力。

蔡良翰走后,陆平安便继续躺在床上休养伤势。

而发生了这种事情,陆平安他们这支小队进入雪原的计划,是肯定又要延迟几天时间的了。

甚至有可能,所有还未出发的行动小队,都要先留在边兴城里接受调查。

第二天,何文赋又再次来到了这座大院之中。

一方面是要处理陶丹阳的事,另一方面是来看看陆平安的情况。

此时,陆平安已经可以正常下床活动了,因此他是在院内的大堂里和何文赋见面的。

何文赋得知陆平安身体无碍后,才彻底放下了心来,说道:“没事就好,耽误几天不是问题。”

陆平安问道:“血煞教的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何文赋道:“血煞教的那种伪装方式,光是靠感知,确实是没办法察觉到的,但我们也有相应的方法,可以通过本源精血和血脉之类的特征,查出是否有冒名顶替的存在。”

陆平安点了点头,他也觉得从血脉入手,是最直接了当的调查方式。

因为他自己一开始也是通过血脉之事,才对假扮陶丹阳的陈昊产生了怀疑的。

而只要能查出来,便能在很大程度上,清除掉内奸的威胁。

随后,何文赋又说道:“在这件事情上,你算是立下大功了,先给你记下,等日后雪原行动结束了,我们再一并好好地奖励你。”

陆平安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们会怎么去对付血煞教?他们做出这种事情来,明摆着就是在挑衅参与这次行动的所有人,这其中也包括了你们四大国的皇家供奉们,你们总不可能无动于衷吧?”

何文赋道:“我们是肯定会找血煞教算账的,这你放心。但他们那些家伙,就是像孤魂野鬼一般的存在,想要把他们全部歼灭,恐怕是难如登天,我们也只能说是尽力而为。”

陆平安道:“希望我从雪原回来时,能够听到这方面的好消息。”

何文赋道:“我也希望。”

又过了两天后,何文赋和另外几个皇家供奉,果然就在其他的小队之中,揪出了五个血煞教派来的内奸。

可遗憾的是,那些人刚被查出来,就全都用不同的方式自尽而亡了。

这就让何文赋一方,根本没办法得到更多关于血煞教的线索。

而在调查完毕后,所有小队才正式向雪原前进而去。

陆平安他们这支小队,也同样如此。

但陶丹阳死后,何文赋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补充进来,于是,陆平安等人就是以六人小队的形式,开始进入雪原……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最强吞噬升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露两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两手并收藏最强吞噬升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