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珠坐在窗下,桌上摊着一本书,外面风炉里还烧着火,彩鸢正帮着她熬药。

不知哪里吹来的一阵风,吹翻了面前的书页,掌珠连忙伸手去抚平。

这两年来蕴藏在心中那些最机密的事她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外人说起,要不是楚元贞拿若兰要挟她,她肯定不会说出关于谢家的半个字。这事说到底还是自己疏忽大意了,那楚元贞明显就是有备而来,一步步的套她的话。

只是说了那么大一通的看似无稽之谈,他会相信吗?

正在掌珠出神的时候,彩鸢走了过来禀报:“姑娘,药已经熬好了。”

掌珠听说忙道:“我这就来。”她还要忙着做膏药,最近捣腾了一个方子,似乎还对楚二公子的腿病,她想坚持使用下去。

浓郁的药味在沉香苑里飘散开来,下人们早已经熟悉这种味道。杜老夫人的清音馆中依旧灯火通明,姚大夫人和孟大奶奶都陪在跟前,那罗氏之前还在此,后来让杜老夫人给打发走了。

孟大奶奶向老夫人禀道:“信上说十九应该能到家。”

杜老夫人点头道:“今年这个年过得比以往都要热闹,团团圆圆的一家子,这才像那么一回事。屋子可都备下呢?”

孟大奶奶笑道:“老太太放心,都是齐全的。”

杜老夫人没有再问下去,她也乏了,便让两人退下。杜老夫人回了自己的卧房,丫鬟已经替她暖好了被窝,喜鹊过来替她宽衣解带。

去年病得厉害,三个月里有两个半月都在床上躺过去的,今年有了掌珠在身边倒硬朗一些,不知不觉间又到了岁末了。

杜老夫人心里装着事左右都不好睡后来睁着眼睛到了天明。她起来不久,云英姐妹相约着过来给老夫人请安,她看了一眼只不见掌珠,少不了要问一句:“珠儿呢,怎么没来?”

杜老夫人话音才落,就听得鹂音笑眯眯的说道:“老太太请看那是谁?”

果然见掌珠从外面走来,老夫人脸色稍霁,掌珠到了跟前与她行了礼。杜老夫人便要留她一块儿用饭,掌珠柔顺的答应下来。

饭后,老夫人便与掌珠说:“这里你二舅舅一家再有几天就要到家了,人多也热闹。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听老三说医馆也在忙着清账。”

“是,已经清得差不多了。”

老夫人微笑着点头道:“听他说生意还不错,也进了不少的银子。孩子啊,你为了这个医馆付出了多少,累得都不成样了。听姥姥一句劝,赶上过年,再怎么也得休息几天,好不好?”

她和三哥商议过,二十六请店里的伙计帮忙们吃团圆饭,过了初七再开门,满打满算也有十天的休息,她便答应道:“好,一定多休息几日,在家好好的陪陪姥姥哪里也不去。”

杜老夫人一听,立马指着掌珠和跟前的云英姐妹说:“你们姐妹俩可都听见了,得给我作证。”

云岚笑了起来:“老太太放心,我和姐姐都听见了。”

老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掌珠的手道:“好孩子,你也不容易,千万别累着了。”

“我仿佛听见人说大表兄也要回来?”

老夫人道:“是,听说他有几天的探亲假,不过回来也呆不了几日又要走。”

她大表兄要回来?宋劲飞等应该会留在营中吧,她还想打听魏乾老将军的事,还指望能和老将军说上话,只怕到时候也不好直接向大表兄开口。掌珠心里有自己的盘算。

这一日铺子里的事很多,一上午看了将近二十个病人,她连喝水的闲工夫都没有,一直到下午过半时她才终于有了闲暇能够坐下来歇歇。

刘大夫向掌珠道:“寒冬腊月的头疼脑热的人也就越发的多了起来。”

“是,只怕还要忙碌好几日,刘大夫要不先回去吧,我再守一会儿。您那边路远,家里人又在等。”

刘大夫也没有客气,愉快的接受了掌珠的安排。

阿东出去跑腿了,账房今天告了假,云昭今天并没有过来,偌大的医馆就只剩下了掌珠一人。账房没有来,她便临时充当起了账房,将今天的数笔进账一一记录了上去。

写到一半的时候她听见了门口有动静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赫然见楚元贞拄着拐站在那里,掌珠见状忙放下手中的笔走了过去道:“您怎么来呢?”

楚元贞点点头,他自个儿的走到平时掌珠坐诊的地方,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了。

“你忙着吗?”

“这会儿已经不忙了,本说要去送膏药的,偏生眼下没人看守医馆。您来得正好……”掌珠说着已经钻进了内室,不一会儿又出来了,手中多了个纱布包。那纱布包里装是全是昨晚连夜做出的膏药。

屋子里光线不大好,掌珠又赶着点了个灯盏来放到了一旁的小桌上,接着便蹲下身去要去看元贞腿上敷着的药。

“我今天过来是想告诉你一声,明天我就要搬回府里了。”

掌珠听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看了他一眼:“您会把若兰也带走吗?”

元贞摇头道:“不带她走,让她暂时就住在碾子巷,我会留人照顾她。”

这是最好的安排了掌珠忙道:“多谢您的帮助。”

元贞没有吱声,只是目光温柔的看着跟前的女子,她到底是傅氏女,还是谢家三姑娘?她说的那些话自己并没有完全相信,他心中的疑惑依旧没能解开。

“我走了之后,你可以随时过去探望她,她也怪寂寞的身边没个说话的人。”

掌珠点头答应,元贞又道:“若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开口,我会替你想办法。”

这是第二个人和掌珠说这些话了,她依旧只是点点头。

掌珠将膏药贴了上去又交待道:“贴三天换下一帖,若有不适的地方立马告诉我。”

“我知道。”

掌珠收拾好后,便直起了身。

楚元贞又道:“这里先告辞了,姑娘保重。”

“也请二公子保重。”掌珠低垂着脑袋。

元贞怔怔的看了她一眼,又道:“昨日我的一些举动冒失莽撞了一些,若让傅姑娘烦恼的话还请见谅。”

掌珠摇头道:“二公子不用道歉。”

楚元贞说着又将身上的一个荷包取了下来,那荷包里装着几块散碎银两,他将荷包放在了桌上便出去了。

(//)

:。:

章节目录

美人娇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郁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桢并收藏美人娇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