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这本书我还有誊抄版的。俗话说:宝剑赠英雄,这本医典只有到真正懂它的人手中,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否则,就是一本破破烂烂的书而已!”

关于医学的书籍,尤其是古董级别的,顾夜收了不少在空间里,想着将来乱世结束捐出去,免得这些几千年的医学传承白白断送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她没来得及看到太平盛世重新来临,就魂穿异世。既然这些书带来了,也别浪费了。她相信医仙师伯,定然会将此医学宝典发扬光大。

“哼,那也不能便宜了他!”药圣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接过了《千金方》。他心中更觉得宝贝徒儿另一位师父神秘无比,那么贵重的医学宝典,竟然赠给一个山村的小姑娘。

难道是生命到了最后一刻,所以才会捡着重要的倾囊相授,还把这些医学宝典托孤似的赠与他徒儿?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放心了,不会有人跟他争徒弟了!不得不说,药圣这脑洞开得大了!

看着师父离去的背影,顾夜忍不住又加了句:“师父,帮我问问我师伯,明儿能不能出门逛逛府城?我在这院子里,都快憋出新毛病来了!”

“傻丫头,你师伯的意思很明白了,只要多穿些衣服,注意不要受寒,是可以出门溜达的。你等着,师父拿这本书,帮你多敲你师伯些压箱底的本事。脉术、针灸,是那老家伙的专长,你要是能学得一二,绝对受益终生。”随即,传来药圣阴险狡诈的笑声。

留下屋内四位相对无言。褚慕桦咳嗽两声,道:“难得两位老人家,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嘿嘿,或许师伯跟师父表达感情的方式,与常人不同吧!让褚大少你见笑了。”顾夜干笑几声。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日辰时,在下来接令兄妹。”褚慕桦拱了拱手,又跟顾萧客气了几句,便离开听风苑,回了自己的院子。

第二天一早,顾夜便被冬雪唤醒,一层一层地往身上套衣裳。要不是她身材纤瘦,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绝对裹成个球。这……也太夸张了吧。

“冬雪姐姐,这都多少层了,再穿我就走不动路了。”顾夜见冬雪又拿了件狐皮背心,想要往她身上套时,赶忙阻止。刚刚不是已经穿了一件兔毛的吗?

冬雪有些不太乐意地放下那件背心,柔声道:“医仙不是说了吗?姑娘您不能受寒。外面冷,不多穿些怎么成?”

那也得有个度啊,再往身上套衣服,她感觉自己真要成木乃伊,胳膊腿儿都不能蜷弯了。

用过早餐,顾夜带着冬雪出了房门。一抬头,浅蓝色的天空,像纯净的蓝丝绒,上面点缀这一大朵一大朵雪白的云,跟地上的积雪相映成趣。出了院子,朝外院走去,顾夜的心蠢蠢欲动,好像一只被关了好久的鸟儿,即将放飞一般。

冬雪快步赶上顾姑娘,把手中厚实又保暖的狐狸皮斗篷,披在她的身上。顾夜只觉得身上一重——好家伙,这斗篷少说也得有七八斤,再寒冷的空气也透不进去。把风帽一戴,只留两只眼睛在外头,难怪前世很多贵妇都爱穿皮草呢,果然暖和。

君家怕顾夜的身子骨禁不起逛街折腾,特地为她准备了一辆大太太出门坐的马车。顾夜踩着马镫上了车,里面果然铺着锦被,烧着火盆,心中不由感慨——还是有钱好啊,出门有带“空调”的专车坐。

马车缓慢的前进,顾萧、褚慕桦骑马陪伴左右。最可气的是顾茗那个小屁孩,说马车是女孩子坐的,也从君家弄了匹马骑着。瞧那小模样得意的,零下十来度的天,骑马哪有坐车烤火盆舒服?

顾夜把车窗帘掀开一条缝,兴致勃勃地朝外面张望着。君家在衍城的城东,显然不属于闹市区。或许是天气冷的缘故,街上的行人不多,两旁的店铺前门可罗雀。顾夜看了一会,就觉得没意思了。

大约行了两刻钟,马车停了。褚慕桦的表弟君棋诚的声音传进来:“前面就是隐珍阁了,这儿还有小姑娘喜欢的首饰铺、布庄、胭脂铺,就从这儿开始逛吧。”

本来,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带顾家兄妹来逛逛。根据这十几天的观察,顾茗那小子是个宠妹无底线的,到头来还是要听小姑娘的。负责陪贵客们逛街的君家小公子,很识趣地把人领到他妹妹出嫁前最赶兴趣的地方。

顾茗跳下马背,把妹妹扶下马车,问道:“妹妹,你想先看看什么?”

顾夜最想去的,当然是隐珍阁了。可是,这么多人跟着,她不好找隐珍阁的掌柜谈事情啊。唉……今天先探探路,改天她再自己来一趟吧。

顾夜一抬头,看到“金玉满堂”的字样,便抬腿迈了进去。她的身后,顾萧、顾茗、褚慕桦和君棋诚,有老有少,都跟了进去。负责招呼客人的活计一看,傻眼了!一般来逛首饰铺的,都是些夫人小姐的,这么一大群男人簇拥着一个小姑娘进来,这小姑娘到底什么来头。

掌柜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来。能够经营这么大一家首饰铺,眼力劲儿还是有的,君家大房的小公子被他认了出来。君家,那在衍城可是首屈一指的。

远的出来两代帝师不说,就说近的吧。君家老大,那可是北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代名儒;君家老二,堂堂督查院御史,官至二品;君家老三,乃是一州刺史,一方大员。就连唯一的姑奶奶,也是国公夫人,一品诰命呢!

下面的年轻一代,也都是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就拿这大房的小公子来说吧,才十六七岁,就考中了秀才。才名远扬的他,明年参加府试,中举是铁板钉钉的。

思及此处,掌柜的满脸堆笑,热情地迎了上去:“君九公子,真是稀客啊。您需要什么,小的帮您介绍。”君棋诚行九。

君棋诚指了指张大好奇眼睛,打量铺子里陈设的顾夜,笑道:“我是陪顾家妹妹来的,今儿都听她的。”

顾茗听了,拿眼睛瞪他:叫谁妹妹呢?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那是我妹妹,我顾茗的妹妹!!

掌柜的冲顾夜露出热情又不失礼的笑:“姑娘,楼上有雅阁,您想要什么尽管吩咐,小的让人拿上去给您过目。”

他心中百转千回:没听说君家有姓顾的亲戚啊……不管怎么说,他只管负责把人招待周到了就成。

“不用了,我就随便看看!掌柜的,你忙你的吧!”顾夜逛店,向来不喜欢旁边有服务员杵着,一会介绍这个一会介绍那个,聒噪得很。

掌柜的有些为难地看向君九公子。见他冲自己摆摆手,便识趣地道:“那行,姑娘您请自便,小的先失陪了。有什么需要,您只管招呼一声。”

君棋诚见褚表哥对首饰不感兴趣,便指着店内一个角落,笑道:“大表哥,要不咱们在那儿坐会儿,喝杯茶?”

褚慕桦对这些女人家的玩意儿,真提不起兴趣,便接受了表弟的提议。店里的小伙计,很有眼力劲儿地沏了香茗送上来。

顾萧看着孙女穿戴得跟花骨朵似的,觉得小姑娘就应该这样,决定给孙女做几件像样的衣裳,买几套漂亮的首饰。小姑娘哪有不爱漂亮的?他的视线紧随着顾夜,只要她对什么感兴趣,他把上拿下。

不过,他那宝贝孙女,把店里的逛了一遍儿,也没见她把那些首饰多看一眼。难道……孙女是担心首饰太贵,咱家买不起?

“小叶儿,这套嵌宝的首饰不错,你看着簪子,花花绿绿的,多好看。还有这镯子,又大又粗……”顾萧指着一套首饰,极力推荐着。

顾夜看了,满头黑线,为自家爷爷的审美感到担忧:“爷爷,您确定这适合小姑娘戴?”

“呃……先买着,等你长大了再戴。”顾萧一员武将,哪注意过小姑娘们都戴了些什么首饰?他沉吟片刻,觉得现在戴不了,总有戴上的一天。不管那么多,先买了便是。

顾夜忍不住捂脸:“爷爷,这套首饰,得等我像君家老夫人那样年纪,才能戴好吗?”

不远处的掌柜的,又坐不住了。他颠儿颠儿地跑过来,对顾萧道:“这位老爷,要不,小的给您介绍几款小姑娘家喜欢的首饰?”

顾夜刚想说不用,却被她爷爷截去了话头:“好!那些来逛铺子的小姑娘,都喜欢什么样的,掌柜的应该很清楚。小叶儿,你也来看看喜不喜欢。”

掌柜的亲自拿出几样珠花,或淡雅或艳丽的都有,还有配套的耳饰,在顾萧面前摆了一溜儿。

顾夜见爷爷一副非给她买套首饰不可的态度,便耐下性子,选了最普通的银玉兰点缀米粒大小珍珠的珠花。顾萧却觉得小姑娘应该打扮得鲜亮些,又选了一套红玛瑙腊梅样的珠花和耳钉,让掌柜给包起来。

顾夜赶忙阻止爷爷道:“爷爷,等咱们回了青山村,这首饰不好戴出来吧?”

————————————

情人节快乐,情人节快乐……而姽婳却只能吟唱着“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