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啊!没有鱼饵,只能用这个了!”顾夜知道小少年好面子,倒是没有取笑他。人生在世,谁还没个怕的东西。她就怕……好吧,乱世来临之前,她是怕蛇这种生物的。后来嘛,奇形怪状的动物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顾茗忍着笑跑过来帮忙。兄妹俩很快挖足了鱼饵,把蚯蚓装上钓钩。君棋诚一摸蚯蚓就浑身起鸡皮疙瘩,顾茗看不过去了,替他把鱼饵装上。顾夜又从空间中取出一块点心,捏碎了撒在附近吸引鱼儿。

湖中的鱼,平日里生活*逸,笨笨的,很容易上钩。顾夜这个新手,很快钓到一条半斤重的花鲢。她眉开眼笑地道:“这个好,可以做砂锅鱼头和紫苏山药花鲢鱼尾汤,可以一鱼三吃。”

江中天看了一眼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鱼儿,撇撇嘴道:“这么小的鱼,还一鱼三吃。肉不够塞牙缝的呢!”

护妹狂魔顾茗上线,怼回去道:“小什么?妹妹可是咱们中第一个钓到鱼的。嫌别人钓的小,你倒是钓条大的给我们看啊!”

“嘘——别吵,鱼上钩了!”顾夜发现自己的鱼线在动,冲着斗嘴的两个人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这次,她钓上来的是一条大鲶鱼,足足有五六斤重,她好容易才把这家伙弄上岸来。

顾茗帮着妹妹把鲶鱼从钓钩上取下,冲着江中天耀武扬威晃了晃,比他自己钓到还要高兴。

“神气什么劲儿,又不是你钓的!”江中天龇龇牙,专注地看着自己的钓钩,心中念叨着:鱼儿啊鱼儿,快点上钩吧,再不上钩,他可就脸面全无啦!

可惜,鱼儿听不懂人语。即使能听懂,也不会为了他的脸面献出自己的生命。顾茗和君棋诚都钓到鱼了,江中天扔一无所获,气得他差点把钓竿给扔了。

顾夜扭头看了一眼相互比较,相互炫耀的幼稚少年们,把鱼饵装上钓钩,甩进了湖水中。突然,远处的一个影子,让她皱起了秀眉:“哥,你上岸的时候,有没有把船拴上?”

“拴上?船还要拴?”顾茗一脸懵圈。

君棋诚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顿时扔了钓竿,在岛上直跳脚:“顾茗,你个蠢货!船飘走了,咱们怎么回去?”

顾茗看着远处像叶片般大小,飘在湖面的木船,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办,你们谁会游泳?”

君棋诚很老实地摇摇头。江中天挠挠脖子,小声道:“我会一点儿……”

在君棋诚和顾茗灼热的目光中,他不好意思地踢了踢脚边的石子儿,声音几不可闻:“可是,我游个十几米,已经是极限了。”

看着几百米外的小木船,君棋诚心中希望的火苗,瞬间被掐灭了,他颓然地蹲在地上,叹了口气,道:“看来,只有等祖母派人来接咱们了。”

“老太太知不知道咱们来湖心小岛了?”江中天忍不住问了句。

君棋诚脸色一变:“大概,或许,可能会猜到吧?我是偷偷带你们过来的,连洗砚都瞒着呢!我这不是怕被别人知道,会横生枝节嘛!”小时候他们来小岛玩,都要经过大人们的批准,现在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就知道你是个不靠谱的!”江中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叶,“我去看看岛上有没有枯木,抱着木头的话,我或许能游到地方。”

顾夜空间中堆放杂物的地方,有游泳圈,还有皮艇,可是没法拿出来啊!至于她,即使她水性再好,几位少年也不可能同意她去犯险。更何况,她从小生长在山里,会游泳的事也不好解释。

“等等,”顾夜把手搭在额头,看向湖的另一面,一只漂亮的画舫,朝着这边驶近,“我们有救了!”

毕竟是邻居,他们被困,隔壁庄子的人不可能见死不救的。她站在一个显眼的地方,低头往身上看看,把自己亮黄色的汗巾拿在手上,朝着画舫的方向用力挥舞着。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找到比较鲜艳颜色的物件,朝画舫挥动。希望画舫里的人,能够注意到这边。

上天还是眷顾他们的。画舫平稳地朝湖心岛的方向行驶,越来越近,船头站着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一袭白衣随风飘动,长发被风撩起,很有些翩然欲飞、飘飘欲仙的感觉。

顾夜越看越觉得熟悉,再近些,她惊人的视力,捕捉到那张绝世出尘的俊脸时,忍不住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她扬声朝着画舫呼喊着:“尘哥哥,是我啊!我是叶儿,我被困在小岛上了,救命呀!”

“妹妹,不是所有穿白衣的,都是姓凌的那家伙!”顾茗怕妹妹失望,忍不住提醒道。

顾夜回头一笑,道:“我知道啊,可是,能把白衣穿成仙人的姿态,就只有我家尘哥哥了——尘哥哥,尘哥哥……”她手中的汗巾,挥舞得更欢实了。

画舫上的凌绝尘,看到岛上那个娇小的身影,活泼泼地蹦跳着,脆脆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本来清冷的俊脸上,露出一抹温柔宠溺的微笑——这一世,小丫头终于有小姑娘的欢实劲儿了。这份快乐和幸福,是他今生最美的守护。

他做了个手势,一个隐卫出现在他身后,向他躬身一礼,以优美的动作跃入水中,仿佛一条游鱼般朝着越飘越远的木船游去。上了木船,他并不把船划回来,而是将船划向对岸……现在,凌绝尘身边的暗卫,哪个不知道主子的心思?他这是替主子创造机会呢!贴心吧?

画舫渐渐靠近湖心小岛,岛上的少年们,都看清了船上人的面貌。君棋诚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句:“怎么哪儿都有他?”

尘哥哥、诚哥哥一字之差,叶儿妹妹从未对他这么热情过!顾茗是叶儿妹妹的亲哥哥也就罢了,姓凌的一个求医的家伙,竟然也跟他抢妹妹。可恶!

江中天闲闲地道:“人家这叫雪中送炭,救人于水火。没有他,咱们一人抱着一根木头飘回去?这岛上也得有木头才行啊!”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