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雅郡主沉默了片刻,对王梨落道:“你,去把姓顾的叫来,让她帮本郡主看看脸。如果不是抬举的话,就让人把她抓来!”

“郡主,万万不可!”王梨落大惊,急忙阻止道,“全天下的大药师,不超过十位,目前咱们东灵国除了药圣他老人家,仅有两位,都出自同一师门。据说顾家的这位药师,制药技艺已经超越了大药师。这位药师是药圣的关门弟子,也就是说,这东灵国的大药师,全都出自同一门派。据传,药圣最为护短。要是得罪了顾家,就等于得罪了国中所有的大药师……”

王梨落急切地规劝安雅郡主,不是为了郡主考量,而是为了自己家。得罪了大药师,以后家里人有个疑难杂症的,再别想从他们手中求到药,小病要多受许多罪,大病有可能因而丧命!

安雅郡主脸色一变,她也想到了这一茬。可是,让她想一个贱民低头,她忍不下这屈辱。她乃皇亲国戚,皇上亲封的郡主,怎么能……

“郡主!恐怕这顾家,出身也不是咱们想象的那么低微。您想想,药圣他老人家,失踪了将近二十年。这二十年在做什么?估计都在倾心培养这位弟子。药圣的嫡传弟子,即使不是大药师,身份上也高人一等。

再说了,顾家的平价儿童药,可是皇上亲口称赞过的。入了皇上的眼,将来只怕是少不了封赏的!她家虽然开了药厂,可那药厂都生产的什么药?丸药和冲剂!

且不说千金难购的丸药了,光说冲剂这种新药,研制新药,可是衡量大药师的标准。您想想,谁会因为百里大药师制药出售,就认定他是商人的身份?”

在世人眼中,那些大药师一直都处于受人尊敬的崇高地位。尤其是历史上唯一一位制药宗师,就连皇上见了他都毕恭毕敬、以礼相待。谁要是跟大药师关系密切,会引来众人的羡慕嫉妒!骂大药师贱民?只怕会被世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王梨落已经觉察到,围绕在安雅郡主身边的闺秀们,渐渐减少了。她和胡明媚也被孤立。再不跟顾家小姑娘修复关系,直觉告诉她,会发生她承受不了的事情!

安雅郡主也觉察到事情的严重性。顾家的大药师,目前籍籍无名,应该是没经过药师会的认定。明年是十年一度的大药会。过后,只怕顾家会成为东灵国第三位炙手可热的家族。到那时,她们庆王府恐怕也会有求到人家头上的一天。不,确切的说,她现在就要求到人家头上了!

“我现在去求她,会不会被她奚落羞辱?在别人眼中,我还有一点面子吗?”安雅郡主脸上现出纠结的神色,本来姣好的面容上,布满红色的痘痘,有的还冒出白头来,显得狰狞又恶心。

王梨落定了定心神道:“郡主,不如我去转达您的意思。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顾姑娘有气就让她往我头上撒吧!”

京中,三品四品的官,扔跟棍子都能打到好几个。安雅郡主本来对跟在她身后的王梨落,一向态度轻慢,觉得自己跟她相交,是降了身份,一向爱理不理的。此时,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感激和真诚。

王梨落从郡主的帐篷里出来,嘴角含着笑意。看到袁海晴和林若涵从顾姑娘那儿得到了好处,她早就心动了,想跟顾家姑娘拉关系,又顾忌郡主对她的看法。现在她可以公然跟顾姑娘联络感情,又获得了郡主的善意和感激。这一趟,最大的赢家是她!

“青莲,你去探听一下,顾姑娘现在何处!”王梨落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道。

青莲很快回来了,屈膝一福道:“姑娘,顾姑娘被皇上召去了。整个营地都在讨论这个!”

顾姑娘是皇上派人请来的,现在又召去他的营帐,私底下达官贵人们都悄悄地议论。顾家的丸药和冲剂,以及儿童药入了皇上的眼,只怕会一飞冲天。许多带了姑娘过来的人家,都叮嘱自家闺女,要跟顾姑娘交好,不可怠慢!

此时,顾夜给皇上的伤口拆了线,叮嘱他近期都要静养,不要做一些大幅度的动作,更不能从事体力劳动。

昭容帝低头看了一眼胸前蜈蚣般的疤痕,心中感叹不已。这么大这么深的伤口,居然七八天的功夫就长好了。换了传统的治疗方法,只怕多一倍的时间,未必有此等效果。这缝合之术,果真如军医所言,有助于伤口愈合!

顾夜见皇上盯着 自己的伤口久久不语,以为他嫌弃伤疤难看。她取出一瓶淡化疤痕的药膏,递到庄公公的手中道:“这药能有效祛除疤痕,不用半年,皇上您这伤疤,就几乎看不见了。”

皇上无语地瞪了小姑娘一眼:朕一个大老爷们,还怕身上有疤?不过,这小姑娘走到哪里都会带那么多药吗?

“听说,你和袁家和林家的姑娘关系不错?”昭容帝随口问道。

顾夜态度恭谨有礼:“袁姐姐和林姐姐对民女多有照顾,民女甚为感激。”

“所以,你就送了她们丸药,作为谢礼?”昭容帝声音微微上扬。

顾夜眨巴几下眼睛,不知道皇上到底什么意思,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看她们有些内火上升的征兆,就送了药。皇上,可是有什么不妥?”

“不妥?岂止是不妥,是大大的不妥!”昭容帝瞪大了眼睛,露出不悦之色。要换了别人,早就诚惶诚恐,跪地请罪了。

顾夜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小声地道:“那怎么办?药,两位姐姐已经吃了,没吃出什么毛病,民女实在没看出有什么不妥。不信,您让张院正给她们诊诊。”

昭容帝重重地哼了一声,见小姑娘睁大了无辜的大眼睛,有不解,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他心中暗叹小丫头的胆大。他缓缓地开口了:“你有这等有效的药,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只给袁家和林家,其他人呢?不服关外的水土,生病了的,可不在少数。他们也是朕的股肱,朕的臣子,朕不能眼看着他们受罪……”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