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在众士兵中的刘县丞,颤巍巍地走出来,哆哆嗦嗦地道:“凌虐贵女,心思狠毒,手段毒辣。按律……杖一百,流放八百里……”为了讨好镇国公世子,刘县丞有意把罪名说的严重些。接收到镇国公世子赞许的眼神,他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一关算是过了!

刘氏像堆烂泥似的瘫在地上。这一百杖打下去,她不知还有没有命在。流放八百里苦寒之地做苦力,一辈子都没有回到家乡的机会,就像软刀子割肉,这比打死她还让人难熬。

“世子爷饶命啊!我该死,我不是人,我猪狗不如。世子爷,您别跟畜生一般见识!求世子爷饶我一条性命,我以后天天在佛祖面前给您祈福,给国公府姑娘点祈福……”

刘氏拼命地往自己脸上甩巴掌,不多时把自己打得跟猪头一样。她不敢停下来,她心中抱着微小的希望,希望世子爷能够消消气,大发慈悲饶了她的小命。

“你的确畜生不如!我小妹多可爱多乖巧多懂事的孩子,七八岁就给你们做牛做马。在别人家,就是牛马也得给喂足了草料。你们呢?让她喝刷锅水,啃野菜……如果不是老天爷心善,我那可怜的妹子,早就被你给活活饿死了!这会儿找回来的,不过的一具枯骨……”褚慕桦说不下去了,虎目含泪,牙关咬得死紧。

以前听顾家小姑娘的遭遇时,他曾唏嘘过,怜悯过。可谁曾想,这些都是他嫡亲妹子亲身经历的啊!他可怜的妹妹,那么小,饿着肚子从早到晚伺候一家子……

“我该死,我错了……”褚慕桦说一句,刘氏就哆嗦着在地上磕一个响头,额头上血肉模糊,却没有人同情她。自作虐,不可活啊!

“你把我小妹饿得半死还不算,狠心地把她扔山里喂狼。如果不是顾茗领着全村人半夜冒着危险去找,我们国公府的姑娘,就被狼啃成带血的骨架了!”褚慕桦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再也忍不住了,飞起一脚把刘氏踢出老远,撞断了一棵树,半天都爬不起来。

褚慕桦让手下的士兵,把人揪着头发拖过来,弯下腰看着死狗似的刘氏,一字一顿的道:“你不是想把我妹妹卖到最肮脏的地方吗?听说西北的盐场,那儿最缺女人,你这种货色的,也只能在那儿拉到生意了!”

“我没有!那牙婆冤枉我!我只不过是想把她卖掉换几两银子,想着她要是有福气进了大户人家当丫鬟,家里也能沾点光!我真没有那肮脏的心思啊!世子爷明鉴……”刘氏一听,忍着全身的疼痛,像个虫子似的朝着褚慕桦的方向蠕动着,声音凄厉中带着恐惧。

虽然刘氏罪有应得,可老村长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镇上的那位牙婆子,心地倒是不坏,很少把小姑娘卖到脏地方去!衍城的不少大户人家,都从她手中买过丫鬟。名声不算很差!”

“不管怎么说,刘氏卖过我们国公府的姑娘,这是事实!”老管家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我该死,我猪油蒙了心了!我罪大恶极……请世子爷大发慈悲,饶我一条小命吧!”刘氏五体投地趴在地上,继续磕头。

“我们国公府,也做不来仗势欺人的事!饶你不死,可以!不过我妹妹受过的罪,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抹去了!”痛痛快快地要了她的命,那太便宜她了,妹妹所经历的一切,他要让这恶毒的贼婆娘加倍去品尝。

“只要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为以前的行为赎罪!”刘氏见对方有松口的意思,忙表明自己愿意接收惩罚。

“药田的管事是哪位?”褚慕桦觉得再多看她一下,都脏了自己的眼睛。他退了两步,朝着人群中一位身着布衣的中年男子看去。

那位管事上前一步,谦卑地躬身道:“小的便是!”

“你找个人盯着她!每天只给她一顿稀的,无偿为我妹子打理药田。如果那几亩药田长得不好,那一天一顿都给她停了,让她在山里自生自灭吧!”褚慕桦知道这位管事,是从济民堂请来的。不过,不管他什么来历,能做事就行!

“是!小的一定盯紧她,决不让她多吃一口,少干一刻!”管事的本来是济民堂伺候药田的老手,被主家派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打理药田,心里本来是不怎么乐意的。不过,顾家姑娘给的报酬还算优厚,他也就捏着鼻子忍了。

现在,顾姑娘突然成了镇国公府里失散的姑娘,他没想到自己有机会给国公府世子办事,感觉自己的身份顿时高大上了!

“嗯!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褚慕桦目光在人群中掠过,问了句,“谁是顾乔,在这儿吗?”

“在,在!”缩在人群最后面的顾乔,自知躲不过去,惨白着一张脸,畏畏缩缩地蹭过来。

十三年前,他婆娘原本的主家犯了事儿,把孩子托付给他婆娘。本以为,他们犯的是抄家杀头的罪名,谁知道十多年后却翻了案,成为公侯之家。早知道如此,他肯定把人家姑娘当祖宗一样的供着!

“当初,我母亲给了你们近千两银子,还有好些个首饰,托你们两口子照看我妹妹。你就是这么照顾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不,你有良心吗?”褚慕桦一拳砸在顾乔的脸上。顾乔摔出老远,左脸顿时肿成猪头。跟满脸青紫,肿胀不堪的刘氏,真是般配!

“嘶……一千两银子?我要是有这家底,谁还在这大山里混啊!没看出来,老七居然藏了那么多银子!”顾氏一族的一个青年听了咋舌不已。

“顾老七也太不是东西了,收了人家那么多银子,却那样对人家姑娘,是要遭天谴的。这不,报应来了吧!”村民甲不停地摇头。

“老七,银子呢?赶紧拿出来还给世子爷!”顾族长的儿子,冲着他直使眼色。现在这形势,保命要紧啊!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