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婶子,快别说了。叶儿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多照顾些也是应该的。”面对镇国公世子爷感激的目光,九婶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她其实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给小姑娘一些吃的而已。那时候,村里家家都穷,他们家孩子又多,自己都吃吃了上顿没下顿呢,能给的帮助真的有限!

老管家亲手把礼物送上,感激不已地道:“我们姑娘说了,如果不是九叔九婶时不时接济一口儿,我们姑娘早就没了,哪里还能等到跟亲人相聚?算起来,你可是我们国公府的大恩人呐!”

“不敢,不敢!我……我只不过做到了一个亲戚应该做的!”九婶红着脸连连后退,不敢接他手中的厚礼。国公府的恩人,她怎么敢当?

“收着吧!凡是给过我们姑娘帮助的,都有礼物。”九婶是个妇道人家,老管家不好硬塞,就顺手递给她身边一个跟她眉目相似的少年手中。

下一个,是顾氏的老族长,老管家拉着他的手,热泪盈眶:“老哥哥,您真是品格高尚、不为金钱所动啊!我们姑娘的那块玉锁,是跟家人相认的关键,上好的羊脂暖玉,至少值几千两银子。您能够在我们姑娘有能力支配自己物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还给她。这份情,我们国公府记下了!”

什么?几千两银子?!老族长的几个儿子瞠目结舌。他们知道那玉锁值钱,可不知道竟然如此值钱。不过,即使知道了又能怎样?卖出去换银子?

那价值不菲的玉锁,可是国公府上的物件儿,追查到他们头上,谁兜得住?幸好,他们不知道玉锁的价值,没起了贪心。否则,现在收到的不是谢礼,而是责罚了!

接下来,几个平日里对顾夜多有关照的家庭,都收到了价值上百两的礼物。看得青山村的乡亲们羡慕不已,不光是羡慕他们发了一笔小财,更羡慕这些东西,可是国公府的诚意。

谢礼发完了,老管家脸色一整:“不知那苗氏的坟茔在何处,我们姑娘托世子爷替她在坟上燃柱香,表达一下她对苗氏多年疼爱的感激。”

九婶忍不住替苗氏说了句话:“当年,苗家妹子对叶儿是真疼爱,对她比自己亲生儿子还要好,就是在病重的时候,依然不忘时时教导儿子,要照看好自己的妹妹……亲生的也不过如此,这也是村里人从未怀疑过叶儿身份的原因。”

“兰香姨的恩情,我们镇国公府上铭记在心。她的儿子,我们也会当自家兄弟照看。”俊美的年轻将领终于开口了。

当年,他陪着母亲回衍城为外祖父过寿,兰香曾经抱着比妹妹大几天的儿子,去给母亲磕头。祸事来临的时候,母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忠心的大丫鬟,把妹妹托付给了她。可惜,她命太短,要不然妹妹也不会受那么多苦!

老管家的儿子,给半山腰一座孤坟上了香。褚慕桦又吩咐给苗氏修坟立碑。山里人注重身后事,对他的做法赞叹不已。

“老村长,刘氏呢?本世子要‘好好谢谢’她对我家小妹的关照呢!”褚慕枫在说“谢谢”的时候字眼咬得特别重。

一直混在人群中看热闹,对那些谢礼眼馋不已的刘氏,听到这儿,顿时心中觉得不妙,扭转身子就要溜走。却被损人不利己的李柱媳妇一把揪住了:“在这儿呢!刘氏在这儿呢!”

说到刘氏,村里人忍不住对顾乔投向了鄙视的眼神。顾乔向来是个眼高手低的,干活不下力气不说,还染上了赌钱的恶习。虽说在村里耍钱耍的不大,一个月下来至少也要输上几百个大钱。

顾乔厚着脸皮,在药田管事那儿佃了两亩药田。种药可不是轻省的活计,他去打理了一两次,就放任自流,不去管它了。还是药田管事要收回他的药田,才又去了几趟。

再加上家中还有个幼子嗷嗷待哺,顾乔的日子简直过得焦头烂额。小壮经常饥一顿饱一顿不说,身上的衣服经常仨俩月不洗,又脏又臭就跟小叫花子似的。后来不知怎么了,顾乔又跟已经休弃的刘氏混到了一起,两人搭伙过起了日子。

刘氏人品败坏,却是个能干的,那两亩药田都是她在打理,药种得还不错。小壮也重新有了孩子样儿,每天能吃两顿热乎饭,身上的衣服虽然旧,却也干净。

刘氏也刻意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在村里夹着尾巴做人,平时除了去药田和上山采山货,几乎不出门。低调得乡亲们都快忘记村里有这号人了!

两个士兵上前按住了想要逃走的刘氏,把她带到自家少将军面前跪下。刘氏匍匐在地上,抖得像残风中的寒鸦。

“听说,我妹妹在你家的时候,颇受你的‘关照’!你说本世子该怎么回报你呢?”褚慕桦的声音,像催命的阎罗。刘氏恨不得自己下一秒就昏过去,不必直面镇国公世子的怒火。

“你可别晕啊!我父亲说了,要剥你的皮,给我妹妹糊面鼓敲着玩。本世子却觉得太过血腥,我家小妹未必会喜欢。你要是在本世子面前玩装晕的那一套,本世子说不定会觉得剥人皮,也是件不错的选择!”

褚慕桦看穿了她的小伎俩,一张俊脸阴森森的,让人看了忍不住打个寒颤——开口闭口就要剥人皮,这活脱脱就是一追命阎罗!

“饶命啊!世子大人饶命!”刘氏裤裆里一热,屎尿全流,吓得魂儿都快没了,只会磕头求饶。

“算了!剥皮太过血腥,会损阴德的。小妹刚刚找回来,就当替她积福了。不过……虐待国公府姑娘——刘县丞,你是这无名镇的县官大老爷,你说这罪名该怎么判?”刘氏磕头磕得血流满面,褚慕桦却跟没看到似的。

如果不是小妹心善,特地叮嘱他不要伤及人命,他早一鞭子把她给抽死了!这恶毒的婆娘,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污染空气!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