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辅夫人的症状,比起当初的君氏轻了许多,生血丸服用三个疗程,便可痊愈。顾夜发现,自己身边好多女人,都或多或少有气虚血虚的毛病,便用阿胶、红枣、枸杞、黑芝麻等,熬制了阿胶糕,作为零嘴大家一起服用。

不光如此,还给一些要好的人家,也送去一些。这种阿胶糕,不光味道好,还能补血养气、美容养颜、润肠通便、提高免疫力的功效。大家反馈良好,很多人都说服用一段时间后,皮肤光滑细嫩,气色也好了不少呢!

顾夜便把这种阿胶糕,当做保健零食,放在母亲的一个卖糕点的嫁妆铺子里出售,小赚了一笔呢。这个糕点铺子,本来不是卖糕点的,顾夜回府之后,小厨房中层出不穷的点心和零嘴儿端上来,许多君氏连听都没听过,更别说吃了。这些糕点和零嘴儿,味道却出奇的好。

君氏手底下一个管事婆子,尝过主子们赏的点心和零嘴儿时,便提议在自家的铺子中出售。颜婶紧急培训了一批“糕点学员”,经过考核合格后,正式上岗。

这家“知味居”糕点铺,前不久就正式开张了。开张不过十多天,铺子里的糕点就开始供不应求,每天不到下半晌,就没货卖了。生意甚是火爆!

“阿胶糕”进驻铺子后,更是提高了铺子的规格,把养生的概念,融入到糕点之中,获得了更多人的喜爱,彻底打开了“知味居”的知名度。顾夜所不知道的是,这家铺子,君氏已经悄悄地过到她的名下。等到年终盘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多了一笔不小的进账呢!

十日的休整期,顾夜在庄子里疯玩了五日后,就开始修身养性,张罗起大药会最后的终极考核阶段的准备。这次,她打算制作“青霉素”。碍于现有的情况,她那些先进的仪器不能使用,只能用突发提取青霉素。

前期的准备工作,必须开始了。庄子上的下人们,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家姑娘。她竟然在收集发霉的食品,像馒头啦、包子啦、水果啦……上面都长了一层毛,姑娘居然还当宝贝似的收起来。这还不够,她还故意把采摘下来的水果,放在又闷又热的地方,催使它发霉。

下人们背地里都说府里刚找回来的姑娘怪,不会是小时候受了什么刺激,有什么怪癖吧?后来,被夫人身边的嬷嬷逮住狠狠地斥责了一通,并告诉他们姑娘这是准备制药,让他们别往外瞎咧咧。

除了这些,顾夜还准备了制作培养液的物品——米啊,芋头啊,玉米啊,棉籽饼啊……经过验证,棉籽饼浸出的药品,最适合做培养液。

另外,还需要滤棉、消过毒的活性炭、蒸馏水、酸性水、碱性水,还有一些适合的容器。其他的都好弄,酸性水能够用醋制作,碱性水有点棘手。最后还是从庆丰楼弄来一种海草,煮汁过滤后备用。

当这些都准备妥当之后,最终的大药师考核日,终于来临了。大药师的考核,是不对外公开的,实行全封闭式,绝对保密的机制。

本次考核,参加人数只有九人,除了顾夜之外,都是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子。入场时,这些人看向顾夜的神情有些复杂。因为这小姑娘,是他们眼看着成长起来的。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白身,一步步走到了九级药师的高度。在以前的考核中,他们都曾担任过评委,自然知道这小姑娘制药功底和技巧,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在当初评判她考核成果的时候,他们没想到还有跟她一同参加考核的一天。想想,心情够复杂的。他们熬了半辈子,才达到现在的高度,人家呢,一路就跟神仙上身似的,一路畅通无阻地过来了。

他们都在心神不属,愁眉不展地位这次终极考核忐忑不已的手,人家依然像秋游似的,带了大量的吃的用的,制药所需要的东西,只占了不到五分之一。瞧瞧人家这心理素质,简直让人羡慕啊!

仿佛看穿了他们的心思,顾夜朝着那些爷爷辈的药师,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我就是来感受一下大药师考核的氛围,过了是我幸运,没过的话,我也没什么损失。”

那些头发花白的九级药师们,心里酸得像狂喝了一桶醋。是啊,人家年轻嘛,有更多的时间供她挥霍。一年不成两年,两年不成十年……他们中间,有好几位是在十年前的大药会上参加过考核的。他们还有几个十年?多少药师,到死也不过是九级药师,突破不了那个门槛儿……

顾夜察觉到他们异样的目光,摸摸鼻子——她好像说错什么话了?

“呃……什么味儿?”炎国的一位九级药师,恰好排在顾夜的前面。空气中散发的怪异味道,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捂住了鼻子。

顾夜带着抱歉的表情,让林诺把那袋发霉的馒头、水果什么的,展示在那名药师面前,道歉道:“对不住了,这是我带的‘药材’,味道上的确带着腐败的怪味。见谅啊!”

“胡闹!发霉腐烂的食物,都是有毒的。你到底是制药,还是制毒?”那名炎国的药师忍不住斥道。

顾夜冲他神秘的一笑,凑过去小声地道:“当然是制药了。制一种能治疗痨病和花柳病的特效药!”

“什么?霉变的食物,还有这功效?”那名药师目露狐疑。只听说发霉的食物吃坏肚子、吃死人的,可从未听说过能治疑难杂症的!

顾夜笃定地点点头,道:“当然!你别不想相信。长霉的食物有毒,但其中蕴含的青霉素,是能够杀死一些病菌的。咱们药师,不就是利用药材的相生相克原理,制作出能够治病的良药吗?”

“那……让青霉变成能救人的良药,定然没那么简单……”那名药师自言自语地道。

顾夜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那名炎国药师赶忙澄清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要打探你秘方的意思……”

“我知道!既然能被挑选成为本届大药会的评委,你的人品和药品,自然是有目共睹的。我是想说,如果简单了,岂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大药师了?大药师的终极考核,自然越难越又挑战性。不是吗?”顾夜跃跃欲试,骨子里一种挑战欲在热血中沸腾。

那名药师定定地看着她,心中赶出颇深。他也曾经像小姑娘一样,充满一腔热血,发誓要做出新药来,解除病人的苦痛,为百姓分忧。何曾几时,这份青春、这股热血,被沉重的现实打击得溃不成军。对“大药师”这个名头的追求,远远盖过了他学制药的初心。或许,这些才是他失败的根源!

这一刻,小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情和纯粹,重新点燃了他内心的热血,让他找回了初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他感觉心中的一道壁垒,哄然倒塌,身心从未有过的轻松。小姑娘教会了他人生最重要的一课:放下,才能走得更远。

炎国的药师,深深地朝着顾夜鞠了一躬。古人有“一字之师”,而小姑娘的一番话,和积极的态度,不正引领着他的人生导向吗?

顾夜却被他吓得跳向一旁,结结巴巴地道:“老人家,你这是干什么?你这不是要折我的寿吗?那个……提醒您一下,轮到您入场了!”

顾夜也没想到,自己的这番话,居然成为一名大药师成长的催化剂,直接导致药师界又增加了一位大药师……

很快,轮到顾夜进场了。估计经过这次大药会,已经无人不认得这个把考核场所当做野炊的小姑娘了。

入场处的几位工作人员,笑呵呵地看着她,温和地道:“小姑娘,这次又带了什么好吃的啊。”

顾夜这次把林诺和花好月圆都带来了,此时她身后的三人,手中、胳膊上、背上都挂满了东西。顾夜取了一袋饼干,递给其中一位工作人员,笑道:“也没啥,跟以前差不多吧。这袋饼干是我们家厨娘刚想出来的方子,各位大哥拿去尝尝呗。”

“好哇!你居然敢公然行贿,被我逮到了吧?”饶会长溜达了过来,从纸袋中取了一枚饼干,塞进口中尝了尝,点头道,“香酥得宜,奶香浓郁。不错,不错!”

“会长伯伯,你可别给我戴大帽子,我头小,承受不起!”顾夜翻了个小白眼,“行贿,是有一定的目的性和功利性。敢问会长伯伯,你是觉得这几位大哥,能在制药上帮助我,还是在药师评定上助我一臂之力呢?”

饶会长看看这几名工作人员,最高的级别不过是七级药师,讪讪地笑道:“你这小丫头,伶牙俐齿的,一点亏都不肯吃。怎么样?这次考核有没有把握?”

“会长伯伯,这个问题你问得太没水平了。我要是说有把握,未免显得太轻狂,没把大药师的考核当回事儿。要是让我说没把握的话,又有些太违心。所以,我可以选择不回答吗?”顾夜露出狡黠的笑容,像只偷吃了鸡的小狐狸。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