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匕首是安雅郡主拿出的彩头,她叹了口气,道:“如果知道叶儿妹妹喜欢,就留下来送你了……你该选那套玻璃杯的,自己的彩头自己赢回去,又不丢人!”

顾夜拍了拍挂在腰间的匕首,笑得一脸灿烂:“这把匕首不错!彩头当然要自己赢来,才更显珍贵。”

投壶的第一名是袁海晴,她以为顾夜面子薄,不好意思选那套玻璃杯呢,便把手伸向了有白色玉兰花装饰的玻璃杯。

这时候,五城兵马司指挥家的赵姑娘,阻止了她,开口道:“那个……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第二名,第二个挑选彩头的,应该是我才对!”

袁海晴是第一名没错,但她把选择彩头的机会,让给了第三名的顾夜。所以,她应该第三位挑选彩头,这的确没错!

袁海晴看了那套玻璃杯一眼,心道:如此贵重的彩头,这位六品官出身的小姑娘,不会这么没有眼色,挑选这套杯子吧?

她往旁边挪了挪,笑道:“好吧,让你先选!”

哪知道,那位赵姑娘很不识相的,把手伸向了那套粉彩的玻璃杯,如获至宝地捧在手中。一直关注这边的其他闺秀贵女见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

带赵姑娘过来的,是通政使司家的姑娘孙依诺。见状,她也顾不上自己的比试了,匆匆地赶过来,一把抓住了表妹的手,低声道:“快把玻璃杯放回去!这么贵重的东西,也是你能拿的?”

“表姐!这是我赢来的!为什么不能拿?”赵廷兰一脸娇憨。在她看来,玻璃杯是彩头,她赢得了比试,本就有挑选彩头的权利。

至于贵重与否……既然玻璃杯的主人舍得把它拿出来作为彩头,就要做好被人赢走的准备。再说了,镇国公家的姑娘最先挑选的彩头,她要是稀罕这套杯子,为什么舍它而去挑选宝石匕首?

赵廷兰选择这套玻璃杯的原因,还真不是因为它贵。她知道自家老爹,在陪着同僚逛隐珍阁的时候,看中一套玻璃茶具,回到家念叨了好久。

等母亲凑够了银子去购买的时候,那套茶具早就不知道被谁买去了。再后来,隐珍阁每季度都会推出几套玻璃器皿,那么多高官勋贵等着呢,哪能轮到他一个六品的小官?

虽然父亲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可赵廷兰知道父亲心中还是非常希望能够有一套玻璃器皿的。今天,她要是能帮父亲赢一套玻璃杯回去,当做父亲的生辰礼送给他,他一定很高兴吧!

孙依诺把表妹拉到一边,小声地道:“你知道这套杯子的价值吗?几千两的东西,你也敢拿?别人会怎么看你?赶紧放回去,换一件不起眼的彩头!”

赵廷兰倔强地鼓起腮帮子:“不要!我就看中了这套玻璃杯!”

“听话,表姐答应你,有机会的话,表姐送你一套玻璃茶具,这样行了吧?”孙依诺了解自家表妹的性子,并不是贪图这套杯子的价值,只是因为喜欢而已。如果赵廷兰是那种贪财近利的人,她也不会答应带她过来长见识了。

赵廷兰不过是位十二岁的小姑娘,倔性子一上来,八头驴都拉不回来:“表姐骗人!玻璃茶具只有隐珍阁有得卖,我跟我娘等了大半年,都没能买到。表姐说送我,肯定是在哄我!我不管,我就选这套玻璃杯!”

“你……你就不怕被人说‘贪财’‘贪便宜’?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还想表姐以后带你参加花会的话,就听话把杯子还回去!”孙依诺见越来越多的闺秀、贵女往这边看过来,有些急了,语气自然重了些。

泪花在赵廷兰的眼眶中转啊转的,小姑娘心里委屈极了。为什么表姐一定要她把杯子还回去?为什么大家都用那样的目光看着她?她又没偷,又没抢,这玻璃杯明明是她正正当当赢回来的!

顾夜看出来了,这赵家的小姑娘心思单纯,不像其他闺秀一根肠子绕八圈。而这样的性子,恰恰对了她的胃口。

她忍不住上前替小姑娘解围了:“孙姑娘,你就别责备她了!赵姑娘说得没错,这杯子既然是彩头,终究是要被人赢回去的。为什么别人可以拿,而她不行?”

“好了!别哭了!瞧这眼睛,红得跟小兔子一样!这套杯子我让人给你弄个盒子装起来,它是你的了,谁都抢不走!”顾夜不太擅长安慰人,有些蹩脚地安抚着小姑娘的情绪。

赵廷兰手中捧着玻璃杯,眨去眼中的泪水,冲顾夜感激地一笑:“谢谢叶儿妹妹……”

赵廷兰虽然比顾夜小一岁,却比她高上一个头尖。她见安雅郡主还有袁海晴她们都叫顾夜“叶儿妹妹”,也自来熟地跟着叫起来。

顾夜在心中翻了个白眼,问道:“赵姑娘芳龄多少?”

“过了年,就十三了!”赵廷兰抱着怀中的玻璃杯,脸上绽放出娇憨的笑容。

顾夜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她忍住到了嘴边的脏话,咬牙切齿地道:“我比你大一岁呢!叫姐姐!”

赵廷兰睁大了眼睛,诧异地看了看她的身高,在顾夜跳起来打人之前,乖巧地叫了声“叶儿姐姐”。

顾夜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忍下暴走的冲动。身高一直是她不愿直视的硬伤,谁碰她跟谁急眼。唉~看看人家,才十二岁,已经比她高好几公分了,难道她这辈子也逃不过“三等残废”的魔咒吗?

这时候,庆王府的丫鬟,寻来了一个雕花木盒,里面铺着红色的锦缎,装下六个玻璃杯正正好。顾夜把装着玻璃杯的木盒,塞进赵家小姑娘的手中。

赵廷兰喜滋滋地抱着,就连她的丫鬟要接过去,她都不放心。顾夜笑着捏捏她带着婴儿肥的脸颊,道:“就这么喜欢这套杯子?”

“嗯!父亲的生辰快到了,我和娘一直都想帮他弄套玻璃茶具作为礼物,可惜玻璃这种东西,有钱也未必能买到!说起来,还要谢谢叶儿姐姐呢!”赵廷兰说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暗夜中的繁星,明亮而清澈。

“廷兰妹妹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顾夜又捏了下小姑娘的腮帮子,手感真不错!

其他的闺秀和贵女,见玻璃杯的主人都不介意,虽然心中不屑赵廷兰的表现,却也没有做太多的关注,重新专注于自己的比试。京中的贵女们,心中互相不服气,都憋着一股劲儿,在众人面前露露脸呢!

很快,琴、棋、书、诗等才艺的三甲也陆续出来了,桌上的彩头在渐渐减少。接下来轮到画了,顾夜和林若涵都报名参加了这个项目。

顾夜不慌不忙地让人取了一块平整的木板,固定在架子上,上面铺了一张素描纸,手中捏着炭笔——没错,她准备画一幅人物素描,拉来袁海晴做模特!

前世,顾夜除了医术和制药外,唯一的特长就是素描了。她在读大学的时候,还曾经在人民广场摆摊帮人画人像赚取生活费用呢!

炭笔在纸张上勾勒,她新奇的画法,引来不少人侧目。赵廷兰抱着装了玻璃杯的木盒,颠儿颠儿地来到顾夜的身后,看着人物的轮廓在素描纸上渐渐成型,她眼中带着惊叹的神色,不停地啧啧称奇。

很快,顾夜身后聚集了不少围观的闺秀。有位闺秀有几分见识,惊讶地道:“我知道,这是西洋的画法!我爹酷爱收藏书画,曾经在隐珍阁中买了一张人物肖像,就是采用的西洋画法!这种画法明暗交替自然,很具有立体感呢!”

身后不停传来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顾夜却不为所动。在广场上给人作画的时候,有时候围观的人比这多多了,丝毫影响不了她。笔下,袁海晴鲜明的轮廓已经出来,细节也渐渐勾勒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顾夜还有些手生,慢慢的就找到感觉了。很快,一副古装人物素描,就出现在她的笔下。生动、形象,就仿佛是一张黑白的照片,栩栩如生。

“好了吗?让我看看!”袁海晴摆姿势摆得浑身僵硬,见顾夜手笔站起来,她赶紧跳起来活动活动头颈,口中嚷道,“叶儿妹妹,你要是把我画丑了,可别怪我大刑伺候!”

顾夜身后的闺秀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画纸上,缩小的黑白“真人”相,每一个细节,每一根发丝,都好像被复制在画纸上。画上的人物,眼中闪烁着光影,仿佛下一秒就能活过来似的。

袁海晴有些忐忑地走过来。看到画上的自己时,立刻扑上去,一把将画纸抢过来,哈哈笑道:“叶儿妹妹,真有你的!画得太像了,就跟我本人在照镜子一样!不行,这幅画是我的了!谁抢我揍谁!”

画上的人物,不但像,还把握住了袁海晴的神韵,形神兼备。而且画法新颖,自然在“画”的才艺展示中,拔得了头筹。顾夜又为自己赢得了一件彩头——一件双面绣的团扇。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