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夜捂着被敲疼的脑门,嘟了嘟嘴,道:“我是怕你突然回去,我心中落差太大,不习惯嘛!你提前告诉我,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说着说着,她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习惯了他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在自己身边,如果哪天突然见不到了,该怎么办?

凌绝尘摸摸小姑娘的头顶,心中带着几分欣慰:小姑娘终于有些开窍了,懂得思念和离别。以后,再也不是他一个人的相思了!

“交给尘哥哥,我会想办法的!”凌绝尘的笑容虽然浅淡,却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

顾夜是靠在尘哥哥的怀中,嗅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清冽味道睡熟的。尘哥哥什么时候离开,她又怎么跑到床上去的,她一概不知……

次日,昭容帝的御书房中,迎来了两位贵客——炎国的四皇子和宁王。在昭容帝面前,四皇子全然没有在宁王面前时的跳脱和随意,端重异常,带着几分威严。

四皇子端起茶杯,用盖子抹去上面飘着的茶沫,缓缓地说明自己的来意:“吾本次来,是想向东灵帝您,借一个人!”

“借人?借什么人?”昭容帝的目光,朝着宁王清冷的面容上扫了一眼。果然不愧是战神,一袭黑色劲装的他,即使没有其他的动作和表情,只是坐在那儿,就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势。

昭容帝眉头微微动了动。莫非宁王还没死心,变着法子地想要把镇国公家的姑娘弄到手?那姑娘据说已经是九级药师了,四皇子要是借她帮着给配个药什么的……额!这就不是他能担心的了,毕竟药师界有他们的规矩,求药也得药师本人乐意啊!

四皇子缓缓地开口了:“说起来,吾还要感谢这个人。如果不是他,吾还是个躺在床上数着日子等死呢!”

炎国的四皇子常年卧床,据说是小时候落水留下的病根。不过,这只是对外的说辞罢了,身为东灵国的皇帝,昭容帝还是有自己的消息来源的。四皇子是被人下了毒,请了无数名医都无法解除,身子一天天被拖垮。据说,他活不过二十岁……

不过,现在看来,四皇子不过清瘦些,脸色苍白些,哪里有传言中病入膏肓那么严重?原来,有人把他的毒给解了。这人,还是他们东灵国的医者……难道是……医仙他老人家?不对,医仙享誉医坛数十年,如果能解毒的话,四皇子身上的毒早就解了,还用等到现在?

昭容帝摸摸自己的左胸,心念一动:不会是她吧?东灵国毕竟是炎国的属国,虽然近年来国力日益强大,可跟三大国相比,依然是大树和小草的差距。

而炎国,二皇子谋逆被贬,三皇子不堪大用,炎国盛德帝就四个儿子,老大还身有残疾……如此看来,最终皇位只能落在“病愈”的四皇子身上了。

眼前这位病弱皇子,可是将来的炎国皇帝。东灵国毕竟在人家手底下讨生活,这也是当初四皇子提出和亲,昭容帝无法拒绝的原因。当初的和亲无法拒绝,现在人家不过向他“借”人调养身子,他更没有理由拒绝。

一边是忠心耿耿的臣子,一边是强国未来的国君,昭容帝觉得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唉!小国的皇帝,真不是人当的!!

昭容帝强打起精神来:“哦?不知是哪位,有如此本事,能够为四皇子分忧解难?”

“不光是本皇子,就连宁王,当初身中剧毒,也是这位小神医将他从苍莽山中捡回,救了他一命呢!”四皇子说到“苍莽山”三个字时,放慢了速度,加重了语气。

昭容帝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镇国公家的姑娘,自幼生长在苍莽山中的小山村,前两年才搬出来,在衍城落户,并且建了药厂……再加上医术高强这一点,除了她,没有别人了!

这丫头,没事随便救什么人的?现在好了吧?人家找上门来,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朕知道四皇子口中的这位小神医是谁了!说起来,她也算朕的救命恩人。”昭容帝微微叹了口气,道,“如果是别的医者,殿下借了也就借了。只是,此女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九级药师。想必殿下和宁王也知道,药师界有自己的规矩。这规矩哪怕是皇族,也不能轻易逾越,所以……”

“吾并未有逼陛下您勉强褚姑娘的意思。褚姑娘那儿,吾改日定亲自登门相请。褚姑娘毕竟是东灵国人士,又是东灵重臣家的女儿,礼节上自当先向您说一声!”

四皇子谈吐有度,儒雅中带着几分稳重。十年的隐忍,造就了他坚韧的性格。比起另外几位,他的确是太子的最合适的人选。

昭容帝还能怎么说。人家四皇子已经给足了东灵国面子,礼节上也颇为周到。他要是再从中阻拦,就不占理了!

镇国公啊镇国公,不是朕不帮你,朕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于是乎,当晚凌绝尘很准时地出现在明珠阁时,顾夜能清晰地感知到他从内而外的兴奋,便忍不住问了句:“有什么高兴的事儿?说出来也让我高兴高兴。”

凌绝尘一把将小姑娘拉过来,搂在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顾夜清楚地看到他那性感的喉结,一上一下地动:“马上能拐个小姑娘跟我回国,你说我高兴不高兴?”

顾夜拧了拧眉,心中不断搜索着,却一无所获。她纳闷极了:难道她做梦的时候说梦话,答应跟他一同去炎国?不可能!即使她答应了,她老爹也不可能同意。除非两人私奔……

她装出一副气呼呼的模样,用力推了推尘哥哥的胸膛——没推开!顾夜哼了哼,道:“好哇!竟然背着我勾搭人家小姑娘,还来我面前炫耀。当本姑娘手中的药,都是吃素的吗?武功高了不起?相不相信我下一秒就让你成为废人!”

“相信,你的制药术经过我两世验证过的,怎么可能不相信?”凌绝尘像安抚炸毛猫似的,抚着她的背,“除了小叶子,尘哥哥永远不可能勾搭别的小姑娘。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跟尘哥哥回炎国,说不定咱们还能一起过个年呢!怎么样?高不高兴?”

“不可能!我爹和我娘,还有我那些哥哥们,是不可能答应的!”顾夜语气十分坚定。

凌绝尘略有些不开心。小姑娘心中的牵挂越多,他在她心中占据的比重就小了很多。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二话不说便开始兴致勃勃地准备她的炎国之旅,顺便把顾老爷子和顾茗打包一起带上,美其名曰“全家游”。可是,现在……

凌绝尘捏了捏小姑娘腰上的软肉,抱紧她不让她躲开。他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能让你父母同意呢?”

“不!可!能!”顾夜斩钉截铁,“我爹不把你打出去就算给宁王大人你留面子了,更别说让你把我拐回炎国!”

“那……你敢不敢跟尘哥哥打赌?如果你输了,你就乖乖跟我回炎国,陪我过个年,怎么样?”凌绝尘低头看向小姑娘的眼眸,嘴角噙着志在必得的笑意。

顾夜反问道:“如果你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就留在东灵国,陪你过年,如何?”

顾夜听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到底谁陪谁?不过,直觉告诉她,不能如此轻易地答应。这一世,尘哥哥狡猾狡猾滴,没有把握的事,他是不会无的放矢的。

“可是……今年是我回到褚家的第一个年,也是爹娘盼了十三年,才盼来的团圆年。我要是跟你走了,他们会很难过的……”顾夜犹豫了,她是很想跟尘哥哥一块儿过年的,可是……她又心疼爹娘。

凌绝尘无声地叹息着,把小姑娘轻轻揽入怀中,声音中带着几分可怜:“可是,你不跟尘哥哥过年的话,尘哥哥又要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府邸,孤孤单单,形单影只,茕茕孑立……”

“你爷爷呢?”顾夜对他家的情况,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人丁是单薄了些,只爷孙俩“相依为命”。

“我来东灵之前,爷爷就去边关了,估计过年前是回不来了……”凌绝尘装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仿佛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狗。

顾夜自然知道他是装的,可是想想那么多年,他经常是一个人过年。万家团圆的时刻,他只能对影独酌……还是有些心疼。不过……

顾夜双臂勾着凌绝尘的脖子,甜腻腻地撒娇:“今年不是特殊嘛!你看,我最迟十八岁嫁给你,留给父母的日子只有短短的五年。而有我的保养药剂在,咱俩活成一百岁的人瑞都没问题,余生的八十多年,每一个新年,我都陪你过,行吗?”

凌绝尘那张绝美的脸孔,依然带着几分凄然,却隐忍地点点头:“小叶儿说的对,我再想跟你一起,也不能不顾及你的感受。这一世,你好不容易有了父母亲人。尘哥哥怎么舍得勉强你……只是有些心疼我自己!”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