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亲怒斥的青女,立马就跑到芳娘的身侧埋头大哭。

“姐夫。”寒生拔高声线怒喝道。姐姐去世,每个人都很伤心。

也可以理解姐夫的难受,可是他怎么可以怪到青女身上。

柳大于红着眼转头看着寒生:“如非她,芳娘怎会冒雨赶路。”

“是她,是她,她就是一个克星。”

“应该打死才好!”柳大于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另一方嚎啕大哭的祖母乎听见女婿要打死自己女儿,就立马止住了哭声。

“怎么,我女儿刚过世。你就要打死青女。”

“芳娘呀!你快睁眼瞧瞧呀!这个没良心的人要打死青女。”说着说着祖母又嚎啕大哭了起来,今日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下青女。

不为别的,就为她那可怜的女儿留一丝血脉。

“岳母!”柳大于也满脸无奈的望着坐在地方的老人,打死青女他也舍不得。

可是他怕呀!

怕有朝一日,青女也将他克死。

寒生见状立马又柳大于道:“这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你怎么能将这事怪到青女身上呢?”

“晚个发大雨,将山体冲下。姐姐才……。”寒生提到姐姐几度哽咽。

柳大于听了寒生这一番话,自然不敢在提将青女打死的是。

毕竟这于情于理都是他的不对,如果再贸然提可能寒家就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了。

如此这般柳大于只好作罢,又大约花费了半宿的功夫,终于把芳娘的遗体带回了自家。

自打芳娘去世以后,青女的生活也不似以前那般幸福了。

常常喝醉酒的柳大于不是对青女谩骂,就是拿起棍子打她。

而此时村中也流言四起说青女是不祥的人,更甚至见了青女就会吐口水的人。

如此这般,青女就过了整整三年。

十一岁那年,青女见到了一位身着破烂的女子讨饭。

顿时心中升过了怜悯,便偷偷去屋中拿了一块饼给女子吃。

本以为这仅仅是一段施饭之恩,谁曾想没过几日,她的父亲便带回了一位女子,说是以后这就是她的娘亲呢!

青女定盯一看,这不是前几日来讨饭的女子吗?

女子朝她轻轻一笑,然后温柔的说:“以后你呼我柔姨便可!”

方柔的轻轻一笑,真是软了青女的心。

多少年了,多少年都没有人对她笑过了。

因为她不吉。

“柔姨。”青女生涩的呼了一声。

方柔的到来也彻底改变了青女生活,青女本以为方柔听了村里的谣言也会避开自己。

然而方柔没有,她很温柔也很娴雅。

她教青女如何画眉,又如何点朱唇。

她也教青女刺绣,又教青女分辨药草。

可是就是这般如母一样的人,却在青女家生活尽三年却像轻烟一般失踪了。

自从方柔失踪以后,青女也再一次过上那种如地狱一般的生活。

反观柳大于却一丝都不伤心,而且在方柔失踪的第二天。

便带上媒婆去村中平寡妇家提亲去了。

平寡妇,也就是大家称呼的平姑。

青女的谣言也是从她口中传出来的。

不仅如此,她们之间还有一道很深渊。

那就是当年平姑的儿子淹死时,青女正常在草丛中看见了这一切。

平姑恨青女,恨她为什么当时没有站出来去救她的儿子!

所以说平姑也一直觉得青女也是杀死她儿子的另一个凶手。

章节目录

那个美人有点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草本萋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本萋萋并收藏那个美人有点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