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皇帝没毛病吧?还是眼神不好?随便一个宫女太监看她的装束都能知道她来自于哪里,为啥他没有对受伤的柔妃有一点的安慰,反而对着自己大吼大叫的?

“皇上,这是臣的侍卫。”

冉宗延站到了寒冰的面前,看着前面那个因为瘦而显得骨架特别大的背影,她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她又被他保护了?真是奇怪了,明明自己才是他的保镖,为什么感觉他保护自己的时间比她的还要多?

“噢?是贤弟的侍卫?就是打了驸马爷的那个女侍卫?”

“正是。”冉宗延的声音不卑不亢。

这件事情传到宫里并非什么困难的事情,相反,大公主不回来诉苦才是一件怪事情,因此,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还有七公主,也是在她的手里受的伤?”

“是。”

“既然如此,贤弟准备如何给七公主还有大公主一个交代?”

“臣已经责罚过了。”

“哦?”

烈泽楚这长长的拖音,摆明了就是不信。

冉宗延也会说谎啊?虽然是在帮她说话,但这也有点颠覆他的形象了。

“既然贤弟已经责罚过了,那么为兄也不好再继续惩罚了。只是,若还有下次,朕定不会轻饶!”

“谢皇上。”

“朕听说你身手十分的了得,是真的吗?”

原本站在他们中间的柔妃,忍着疼痛,悄悄的走到了烈泽楚的身后站定,低垂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寒冰也从冉宗延的身后走了出来,跪在了烈泽楚的面前。

冉宗延神色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可能没想到她今天会如此的懂事吧。

寒冰倒是没有想那么多,面前这人可是皇帝哎,谁见了皇帝不跪?她又不是嫌命长了,再说了,那些现代迂腐的条例在她这里根本就不管用,下跪而已,又不会少一块肉。

“回皇上,小的的确身手了得。”

噗……她的大言不惭成功的取悦了烈泽楚身后的蕙妃,其余的人都憋着笑,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吧。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贤弟的侍卫,连说话都这么的与众不同。”

“来人啊,去练武台,朕要看看,这个女侍卫,是如何的身手了得。”

说完,烈泽楚转身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大家自然是跟了上去。

见到这个场景,寒冰自然也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了冉宗延的身后。

至始至终,冉宗延都没有跟她说过一个字。看着他的背影,她有点郁闷,这人表情不是很好看的样子,是不是生气了?

是因为她刚刚的话吗?可是她没有说错啊,她就是很厉害啊。

不是她喜欢吹牛,而是她的实力不允许她低调!

再说了,练武台,这三个字听起来就非常的有诱惑力,最好是刚刚那个扔石子的人也出来较量一番,那么她就不虚此行了。

他们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四个娘娘在烈泽楚身后的空位上落座,烈泽楚则是拉着冉宗延并排坐在最前面的位置。

他这样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大家都相互递了一个震惊的眼神。

四个娘娘,目光虽然一直看着正前方巨大的武台,但都时不时的看向冉宗延的方向。

目光都是小心翼翼的,轻轻的扫了过去,然后快速的收回,神情自若,就好像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寒冰站立在冉宗延的身旁,看着面前的武台,她有个疑问,是要让她在这台子上表演吗?

表演什么?唱歌跳舞?不是说好了来打架的吗?她的对手呢?不会是让她表演打自己玩吧?

打架这种暴力行为,哪有什么可欣赏的?她又不是表演型的选手,一击即中,让对手在最短的时间里失去一切防御和攻击的能力,这才是她的第一准则。

“唰唰唰唰……”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一群带着刀的御林军站到了他们的面前。

这些人,果然不是外面那些乌合之众可以比拟的。

他们不管从走路的力道还是间隔距离,都像是同一人那样的整齐,有力。

这些都是她的对手?寒冰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虽然这些人看起来很强,但对于她来说,还差了一点。

这些人上战场还行,但跟她打架,远远不够。

除非来一点高手,不然,她一人一拳这些人就会倒地不起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皇上,臣有一事禀报。”

章节目录

穿到异世去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是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是水并收藏穿到异世去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