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奇然不愧是武将出身,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哪里是那些文官可以比拟的?

他的话让金銮殿瞬间安静了下来,就连大家的呼吸声,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对于他造成的这番影响,他自己倒是十分得意,还带着邀功的眼神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己的顶头上司三军统领镇国将军刘遂文。

但刘遂文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夸奖之意,他微眯着眼睛,看着龙椅上的烈泽楚。

气氛安静且诡异,刚刚还热闹非凡的氛围好像一下子跌到了冰点。

“梁爱卿的这个提议甚好!摄政王一向为人低调,但这生辰,过一次就少一次。这次就风光大办吧,就在摄政王府,到时候,众爱卿谁都不能缺席!”

“遵旨……”

烈泽楚满脸笑意的看着那些大臣,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些人看起来还算顺眼,上道。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飘到了冉宗延的身上,可惜的是,除了一如既往的淡然,他没有在他身上看出一点的异样。

下了早朝,烈泽楚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竟然会邀请他一起去逛御花园。按理说,皇帝下了早朝之后,就要去处理奏折,还有今日朝堂之上产生的分歧。

他居然连朝服都来不及换,就迫不及待的要让他一起去走走。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冉宗延不想去问,因为很快他就会知道了。

而在另外一边,寒冰悠闲的坐在墙头,看着下面一个身穿奇怪服饰的男子,正努力的一拳一拳的在打树。

与其说是在打,但在她看来,跟给树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喂,我说你的方法不对,这样练要练到猴年马月你也不见得能把它给打倒。”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下面专心致志的男子吓了一大跳。

他转过身,寒冰才得以见到他的真容。

这个男子好man啊……不同于她在这里见到的男人,都属于清秀俊美那么一挂的。

这个男人五官比较深邃,比较粗犷。身上的装扮也像是少数民族地区的那种,用很多的银饰来当做装饰品。没有穿长袍,而是分体式的衣裤。

“你不是大烈王朝的人?”

还是说大烈王朝也跟现代一样,有很多民族?

“你不认识我?”

“认识我就不问你了好不好?”

寒冰在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仔细的观察她。

“居然是摄政王府的人?这可真是稀奇了。”

寒冰愕然,原来这标志是个人就认识的?明明他们王爷都已经那么低调了,原来他不在江湖,江湖上依然还有他的传说啊。

“没想到,摄政王还有进宫的一天。”

男子轻笑,不再理会寒冰,继续一拳拳的用力打树。

碗口大的一棵树,在同一个位置,已经被他的拳头打掉了皮,打得树干都变得光滑了。

“我说的话你怎么就不听呢?你身体素质这么好,为什么手上跟没劲一样?”

男子充耳不闻,继续击打着。

吃了闭门羹的寒冰丝毫不气馁,她甚至还跳下了院墙,走到了他的身边。

“你瞧,你用错劲了。”

“应该将全身的力气都汇集到你的拳头上,而不是手腕上,更不是手臂上。”

白瞎了那一身腱子肉了,简直就是中看不中用。

看她说得头头是道,男子干脆停了下来,不屑的看着她:“说得那么厉害,你来!”

她来就她来!她早就看不下去了。

“你躲远一点。”

对于她的好意提醒,显然男子并不在意。

他抱着双臂,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已经准备好了讥笑她。

寒冰对着树轻轻的一巴掌拍了上去,这棵树太瘦弱了,暂时还没有资格让她用拳头。

咔……一声脆响,在男子惊骇的眼神中,那棵树齐齐的断了。

这还不算完,倒下去的树刚好砸到了旁边的另外一棵树,直接将那棵树也硬生生的砸断了。

“这,这……你用了什么邪术?”

他突然结巴了起来,回过神来了之后开始质问她。

她不过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哪怕是穿着侍卫的服装,也不可能力气大到这种惊人的地步。

她轻描淡写的看着倒下的树木:“我都跟你说过了,你力气用得不对,还不信我的,哼,走了,懒得跟你啰嗦了。”

她一跃就跳上了院墙,男子看着这七八米的高度,在她面前就跟不存在一样,更是震惊了。

“姑娘能否留步,指点在下一二?”

“现在才来客气?晚了。”她虽然很热心,但是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

吱嘎,院子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跟男子装扮差不多的姑娘,她没有发现寒冰的存在,对着男子禀报:“王子,皇帝和摄政王去御花园了。”

章节目录

穿到异世去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是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是水并收藏穿到异世去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