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那里是用来养荷花的,但占地面积并不算小,是一个实打实的人工湖。寒冰也有点没底,冉宗延到底会不会给她呢?

如果那座荷花池彻底属于她了,那么今后,她随时随地都可以明目张胆的去找回去的路,就不用成天提心吊胆的担心哪天被人给毁掉了。

“荷花池?就这一个?”

“嗯。”寒冰点头,眼睛里满是期待。

给她其他的东西她也带不走,她穿越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背包就没能带过来。那大概她回去的时候,这里的东西也是带不走的。

“你难道就没有其他想要的吗?本王都可以答应你。”

冉宗延深邃的眼睛盯着她,仿佛要透过表面看到她的内心一样。

她急了:“王爷可是要反悔?”

“本王一言既出,就绝无反悔一说。”

她一蹦三尺高,开心得难以言表。

或许是冉宗延觉得她的要求太过于简单了,还是看她太过于寒酸了。在将荷花池赏给她之余,还连带着赏了她一箱银子!

钱啊……对于负债累累的她来说,无疑是意外的惊喜,不亚于雪中送炭。

她对冉宗延的好感度,那是蹭蹭蹭的往上升……

首先应该先去还账,瘦猴的娘还靠着他这点钱抓药治病呢。还有八吉的钱,还了之后还可以给院里的那些孩子改善一下伙食,做几身衣裳。

“大姐大,出事了。”

她还没走到后院,就看见八吉急匆匆的朝着她奔来。

“出什么事了?”

“厨房里的陈嬷嬷要将一个叫萍儿的丫头给打死了,厨房有人偷偷的跑出来,说找你救命。”

砰!她手里的箱子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该死的,她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她不该就这么放萍儿回去的,就算再匆忙,还没有来得及跟冉宗延禀报,也应该先将她给安顿好的。

她飞快的朝着厨房跑去,面色凝重,千万不要出事,希望还来得及,不然,她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叫你得意,顶嘴啊,继续吼啊?小贱人,还翻天了你!”

伴随着不堪入耳的辱骂声的还有鞭子重重打在肉体上面的闷声。

陈嬷嬷面目狰狞,手里的鞭子高高的扬起,上面还有鲜血滴落下来。眼看着就要落在面前被五花大绑,蜷缩在地上,浑身鲜血淋漓,正低声呻吟的身体上面的时候,陈嬷嬷连带着鞭子一起,腾空而起,重重的被抛了出去。

哐的一声巨响,陈嬷嬷肥胖的身体将院子里的一棵小树砸断了。

“啊……杀人啦,救命啊。”她痛苦的嚎叫起来。

她真的应该感谢自己全身厚厚的脂肪救了自己一命,不然,她此刻连喊都没有机会了。

寒冰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萍儿搂在了怀里。

可怜的萍儿已经昏死了过去,虽然出气比进气多,但至少还有呼吸。

“叫大夫,快。”

“八吉已经去叫了。”

当厨房的人来告密的时候,八吉和他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情肯定跟寒冰有关,不然他们是不会找到侍卫处来的。

王府规矩森严,每个职务相互之间是不能有过多交谈和接触的。特别是他们当侍卫的,跟后厨的人更不能有过多的联系。

所以,一接到消息,八吉就才能够后门偷偷的溜了出去,去找大夫去了。

她将萍儿横抱了起来:“萍儿,你一定要坚持住。请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你要将她带到哪里去?她是我厨房的人!”

陈嬷嬷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指着寒冰,胖脸涨得通红。

寒冰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陈嬷嬷,等萍儿醒过来之后,我自会来找你算账,今日的事儿,我跟你没完!”

她其他的逆鳞没有,就是护短,极度的护短。

萍儿已经是她的人了,虽然她还没有来得及去跟冉宗延说。但她已经主动跟萍儿说过了,以后就跟着她混了。

这就是她的人了。

而如今,她的人却被其他的人打成了这个样子,她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将萍儿放置在她的床上,看着忙上忙下的大夫,她呆呆的站在一旁:“大夫,能治好吗?”

“回姑娘,发现得还算及时,可以治好。”

她提着的心这才回到了肚子里。

“只是这位姑娘身上的这些疤痕,恐怕要留下了。”

萍儿身上,脸上,鞭痕交错,竟然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可见陈嬷嬷下手之狠,完全就是要人命的打法。

“能想想办法吗?银子不是问题。”

花再多的钱都无所谓,如果在古代,一个姑娘被毁了容,毁了肌肤,那么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老夫倒是听说皇宫里太医院的梁大人手里有极品的祛痕膏,不管什么样的伤痕,一抹就见效。”

皇宫吗?

“八吉,你在这里守着。”

“好的,大姐大。”

寒冰转身离开,瘦猴则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后。

吱嘎……她推开了冉宗延的房门。

“王爷,我来要赏赐了。”

章节目录

穿到异世去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是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是水并收藏穿到异世去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