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可惜……这么一个人间绝色很快就要香消玉殒,哦不,是很快就要消逝了。

“王爷,我听说你活不过二十五岁?”

冉宗延拿着笔的手一顿,一团浓浓的墨汁透过了白白的宣纸,那一团醒目的黑色……唉,这半天算是白辛苦了。

“我还听说你今年已经二十三了?那不是只有两年时间了?”

“冰儿竟然是如此的直接?”将笔仔细的清洗干净,晾在笔架上,动作熟练又利落。

太直接了吗?她以为这种已经从小就知道了的事实不会打击到他呢。

“生老病死乃是自然法则,谁都逃不掉的,所以,王爷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是吗?生老病死……”冉宗延的声音轻得就像是在喃喃自语。

“为何早已经传遍整个大烈王朝,整个天下的传闻,冰儿竟然会一无所知?”

“嗯?什么传闻是我要知道的?就连大烈王朝我都还是第一次听说呢。”仔细的过滤了一遍脑子里学过的历史,好像那么多的朝代里面,真的没有大烈这个王朝。

一直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花朵的冉宗延也疑惑的侧过头,连大烈王朝都没有听说过?大烈可是最大,最繁华,实力最强的王朝。迄今为止,已经存在好几百年了,周边的小国家都必须每年要向大烈进贡来换取保护,她竟然说自己没有听说过?

“不过我对这些没有兴趣,我就是想问一下,等王爷死后,这座王府会怎么样?”

“冰儿总是能给本王意外的惊喜。”可不是吗?哪有一个细作不关心正主的死活却去关心一座府邸的将来?

“这对我很重要。”她的神色难得认真。

“冰儿留在王府的目的是什么?”

“荷花池。”

冉宗延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好像自从寒冰出现过之后,他皱眉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你的意思是,你是为了那座荷花池才留在王府的?”

“嗯。”

“理由。”

她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摇头表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并且还是一个不能跟任何人说的秘密。一旦那座荷花池遭到了破坏,那么她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在一切事情都得到了证实之后,下了班的寒冰,又开始静静的躺在湖面上,静静的等待着那奇怪的吸力再次出现。

“王爷,寒姑娘每日都去荷花池躺着,已经好几日了。”严良东忧心忡忡,他真的很怀疑这个寒冰的精神状态是不是不好?

如果真的是一个傻子或者疯子,那么留在王爷的身边会不会有危险?

“由她去吧……”

“王爷,王爷,大事不好了!”一个小厮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因为太过于慌张,以至于在进门的时候还被门框给绊住了,重重的摔了一个狗吃屎,连鼻血都摔出来了。

“为何慌成这样?成何体统?!”严良东暴怒,这府里的下人好像真的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对不起严管家,是,是张驸马来了!”

小厮忍不住浑身发抖,牙齿还不停的发抖,碰撞在一起发出声音难听的声音,可想而知,这个张驸马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寒侍卫呢?”

“在荷花池……”一个丫鬟怯生生的回答。

“还不快去叫来?”

“是。”

冉宗延好笑的看着一脸着急的严良东:“严叔,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如此的惧怕了?”

严良东一愣,对啊,这种局面又不是第一次,为什么他也变得这么敏感了?还有,为什么要去找那个疯女人?这张驸马莫名其妙的找上门肯定是因为上次她打了张二公子的缘故。

不对,既然祸是她闯下的,理应由她自行承担!

得到消息的寒冰,刚走到前厅门口,从里面飞出来了一个茶杯,她伸出手刚刚好稳稳的将它接住了。

唉,这里的人稍微不顺心就喜欢砸东西吗?真的是不知柴米贵。

“哟,果然好身手,不愧是名扬京城的第一女侍卫!”

从里面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个声音尖锐且沙哑,就像是一张磨砂纸在地上摩擦发出来的一般,让人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第一女侍卫?是在说她吗?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名气都这么大了吗?

一步跨进去,只见一个瘦巴巴的男人以一种嚣张的姿势坐在右边的首位上,左边是沉默不语的冉宗延。

这男人就是传说中的驸马爷?公主的夫君?那公主的眼光该是差到什么地步才能看得上这种没有一点礼貌教养的人?

“嘿嘿,嘿嘿,姐姐。”

憨憨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寒冰目瞪口呆的看着流着口水冲她傻笑的张二公子,这人怎么又来了?还有这声姐姐叫的是她???谁给他的权利?

章节目录

穿到异世去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是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是水并收藏穿到异世去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