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断了,就是碎了,并且还碎成了一堆粉末。

陈嬷嬷后退了一大步,惊恐的看着她:“你到底是人还是鬼?这是什么邪术?”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管我是什么呢,反正说了你也不会懂。”

“既然陈嬷嬷要将这件事情捅到王爷那里,那么就一起去对质吧。”

陈嬷嬷好歹也算是王府里的老人了,眼界也不是一般的下人能够比拟的。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寒侍卫真不愧为王爷的贴身侍卫,竟然连王爷的病情都不知道。”

嗯?什么意思?冉宗延生病了?

她突然回想起,刚刚萍儿打翻的鸡汤里面还有浓浓的药味。

“王爷现在在哪儿?”

“哟,还以为寒侍卫你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呢,竟然连王爷身在何处都不知晓,那还如何保护王爷的安危?”

陈嬷嬷的一番冷嘲热讽倒是没有刺激到她,因为人家说得在理啊。

虽然语气不怎么样,但人家说的就是事实!

她这几天光顾着训练那群孩子了,真的忽略了她本质的工作。虽然现在的摄政王府因为有她的存在,那些怕死的人已经不敢再来骚扰了。但凡事都有意外,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萍儿,重新盛一碗鸡汤,带我去王爷那里。”

跪在地上的萍儿抬起来,眼神不停的在她和陈嬷嬷的身上来回扫荡,好像在衡量着什么。

“今日之后,你就跟着我了,我自会去跟王爷说明。”

此话一出,不仅是萍儿,就连陈嬷嬷也是一怔。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王爷会同意吗?你以为你能护得了她一辈子吗?”

她往前垮了一大步,陈嬷嬷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我说能,那么就一定能。”

也许是她的这句话给了萍儿一个定心丸,也可能是她真的害怕陈嬷嬷的毒打。她毅然的站起了身,转身进了厨房,竟无一人敢阻止她。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冉宗延的院落走去。

“萍儿,王爷是什么时候生病的?”

萍儿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寒冰蒙了,为什么一问到这个问题,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都变得很奇怪?

“侍卫长才来没多久,不知情也是正常的。”

“嗯?这话怎么说?”

萍儿抬眼看了一下天空:“天气变凉了,王爷畏寒,病自然就越发严重了。”

天凉了?他这是什么怪病?还会根据天气变化发生变化?

站在冉宗延房门外,她真想给自己脑袋来一下。

还真的是个榆木疙瘩,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就他那身体,除了书房不就只能在房间里了嘛。

她正欲抬手推门的时候,被萍儿一个眼神阻止了。

“严总管,奴婢给王爷送鸡汤来了。”她站在门边,声音轻柔的禀报。

寒冰收回了手,原来应该这样做啊?可是她之前去冉宗延的书房都是直接进去的,他也没说什么。

得到了允许之后,她们一起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寒冰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热,太热了。

这房间里面就像是开了一台大功率的空调一样,不仅热还闷,在配合里面浓浓的中药味儿,简直就是蒸桑拿的感觉。

“咳咳……”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偶尔传来的冉宗延的咳嗽声。

“严叔,这窗户是不是应该打开一点通通风?”

怪不得冉宗延会咳嗽,就连她的喉咙都开始发痒了。

在一张巨大的牙床四周,放满了炭火盆。就算是最好最珍贵的炭,吸食多了也会中毒的,这些人就算不懂,难道身体难受还感觉不到吗?

“不行,王爷畏寒怕风。”

怕风难道就要活活闷死在房间里面吗?

她往床上看去,透过床幔,她只能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侧卧着,不知道是闭着眼睛的还是在看着他们。

“鸡汤端出去,本王不想喝。”

一向冷清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疲惫。

“王爷,您都已经一整日没有吃东西了,多少喝一些吧。”严良东像个老妈子一样苦口婆心的劝慰着。

“端下去!”

冉宗延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不耐烦。

严良东无奈的朝着萍儿挥了挥手,萍儿会意,端着鸡汤退了下去。

寒冰往床上看了两眼,什么都没有说,也跟着萍儿走了出去。

这种时候,他最需要的应该是休息,再跟他谈那些府里的琐事的确不太合适。

她面色凝重的走在萍儿的身侧,看起来,冉宗延的病还不轻,也不知道大夫怎么说的。

萍儿歪着头看着她所有所思的样子:“侍卫长是在担心王爷吗?”

“嗯。”

的确是担心,自己的衣食父母,再说了,冉宗延的为人还算是不错。

萍儿掩嘴轻笑:“那侍卫长要担心很久了。”

“为什么?”

“因为王爷会保持这个样子一直到明年夏天的来临。”

章节目录

穿到异世去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是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是水并收藏穿到异世去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