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她低头看去。

月光下,冉宗延仰着头,眼睛里闪着不明的光芒和一丝笑意,炯炯有神的看着她。

看着那一双眼睛,她的嘴角也在慢慢的上扬着。

这王爷还是挺敏捷的,虽然她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但是能这么快就能发现她的存在,感官还是怒错的。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晃悠悠到厨房去吃了早饭之后,她正欲去找严管家,问问自己的房间在哪里,要去补觉的时候,却听见了一个让她惊慌的消息。

昨晚上被她揍的第一个刺客死了!

死了?她杀人了?

寒冰面色凝重,直接朝着牢房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阴暗潮湿的环境,跟她想象的相差无几。

嗯?冉宗延也在?什么时候来的?

“王爷早,我听说……”

“嗯,死了。”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竟然有些脚软……她竟然真的杀人了?

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能看到上面的鲜血在滴落,怎么办?她会不会被抓起来?会不会被判刑?

“姑娘是第一次杀人?”冉宗延挑挑眉,淡红的唇角微勾,不笑也似带了三分笑意。

“嗯。”

“噢?害怕了?”这个回答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怎么会死了呢?”她对力量的掌握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这点力道不应该置人于死地才对。

“内脏被震碎了,药石无医。”

她沉默了……内脏被震碎,的确有这种可能性。

是她太高估对手了,看似魁梧的身材却是这么的不中用。

“那王爷,我会受到什么惩罚吗?”

“怎么会?他们是要刺杀本王的刺客。有些人天生就是坏人,而有些人走上了歪路。更何况这些本就是想要取本王性命的人,也是该死之人,你何错之有?”他冷冷清清淡淡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响。

只要杀的是坏人恶人,就不会受到惩罚吗?那内心的那一关呢?要如何度过?她毕竟来自一个法治社会,杀人偿命是刻在骨子里的教条。

“走吧。”他指了指身下的轮椅。

寒冰不解的看着他,这才意识到,严管家居然不在,他的意思是要她来推轮椅?

这个倒是不难,身为保镖,这也属于她的工作范畴。刚走到门口,看着为数不多却间距比较宽的台阶,她有点纳闷,他是怎么下来的?

“王爷坐好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连车带人被她给端了起来。

一向面色淡定的冉宗延,这次表情都有点绷不住了:“你这是干什么?”

“上楼梯啊。”她回答得理所当然,同时也有点郁闷,这么明显也要问吗?不然怎么上去?

轮椅被她稳稳的放在了牢房之外之后,冉宗延看着刺眼的阳光:“姑娘师从何人?”

“王爷,我是你的侍卫,你不要老是姑娘姑娘的叫我,多见外。”

“好,冰儿。”

吱……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轮椅停了。

冰儿?这可是她妈妈的专属称呼,就连老寒都一直连名带姓的叫她。

“有何不妥吗?”

“没有。”既然是她的老板,她在这个世界需要靠他的时间还很多,也算半个长辈了,并且还是她的衣食父母,所以,她就允许他这样叫了。

“师门?我没有这种东西,我们都是统一在学校里学习,就是私塾。不过我的力气可是天生的。”

私塾?他竟然不知道还有专门教人习武的私塾?她说的应该是武馆吧?

天生神力吗?这样的人物在江湖上可不会寂寂无名,但为何一直查不到她的来历?

唉……无聊的一天又过去了。她原本以为,当上了他的侍卫,不管怎么样日子都要过得精彩一些了吧?

结果却比劈柴的时候还要无聊。

这一整天的时间,冉宗延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写字,不是在写字就是在作画,连吃饭都是在书房里面解决的。

没有事情可以做,时间就显得越发的难打发。她合衣躺在床上发呆,居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有刺客,抓刺客!”

刺耳的声音响起,寒冰迅速的翻身而起。看了一眼窗外高挂着的月亮,有完没完了?每天晚上都有刺客吗?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老是大半夜的来扰人清梦,完整觉都不让人睡。火冒三丈的寒冰箭一般的冲了出去,看见驻立在院子里的两个身影,她想都没想,直接欺身上前,拳头直接朝着两人身上招呼。

砰……嗙……噹……

当大家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

两个刺客被揍得毫无招架之力,不要说还手了,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被揍得面目全非的刺客,就连严良东,都第一次开始同情起刺客来了。

“冰儿,够了。”

大boss发话了,虽然她还没有完全的消气,但也不得不停止了殴打。

早已经昏迷了的刺客被人拖了下去,寒冰感觉自己的愤怒还没有完全的宣泄完,她转身对着那一大群侍卫家丁就是一顿狂吼:“你们要是不愿意做这份工作,可以辞掉回家!看看王府的安全被你们弄成什么样子了?”

她的手指愤怒的指向了冉宗延:“这里难道是菜市场吗?想来就来?我们家的王爷难道是砧板上的肉吗?是个人都想来刺杀他?”

章节目录

穿到异世去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是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是水并收藏穿到异世去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