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鬼?生病还有时间限制的?

“王爷每年一到天凉就会卧床不起,一直到开春回暖才会慢慢的好起来。要恢复到以前那个样子就只有在夏天最热的时候。”

每年都是如此?

“没有找大夫来看过吗?”

“找了,他们都说这就是咱们王爷家族的诅咒。”

萍儿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慌乱的四处张望,生怕被别人听了去。

诅咒?

还没等她追问,萍儿早已经路荒而逃了。

看着她匆忙的背影,寒冰转身朝着冉宗延的院子走去。她这个侍卫真的是太不合格了,看来,她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夜幕降临,繁星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天空。

古时候的天空的确很美,美得一直在房顶上的寒冰都看直了眼睛。

她的老家,夜晚的星空也是同样的美。以前她在家的时候,经常偷偷的去将还在襁褓中的弟弟给抱到屋顶上,跟他乱七八糟的说那些星座。

虽然她那时候也不懂,但是神奇的是,每次她弟弟都会睁着大大圆圆的眼睛,好像很认真的在听一样。

从来都不哭不闹……

皎洁的月光笼罩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显得那么的忧郁。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她的回忆。

这已经是冉宗延无数次这样咳嗽了,光是声音听起来就那么的痛苦。

她纵身一跃,跳到了下面,悄无声息的走进了他的房间。

果然,夜晚比白天的时候还要闷,浓浓的炭烧味道让她的嗓子瞬间变得难受起来。冉宗延的房间炎热无比,这对于她这个天生怕热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地狱般的存在。

轻轻的将一扇窗户打开,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顿时让她感觉舒服了很多。

她静静的站在冉宗延的床边,透过幔帐看着他。

他平静的躺着,眉头紧锁,脸色苍白,嘴唇因为缺水,都已经干裂了。

什么地位崇高,荣华富贵,身份尊荣,好像此刻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只是一个苦苦跟病魔做斗争的普通人而已。

只是那传说中的诅咒……寒冰皱起了眉。

在她的威逼之下,瘦猴和八吉没有丝毫隐瞒的将传说全部告诉了她。

摄政王府历代的王爷,都死于诅咒!所以才会都在二十五岁的那一年死去。

没人能逃脱这个命运,也没有一人能跳出这个怪圈。

她自然是不信的,她宁愿相信他们只是有一种罕见的家族遗传病。什么诅咒能够这么厉害?那这个世界上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坏人的存在了。

“咳咳咳,咳咳咳。”

床上的冉宗延突然非常痛苦的开始咳嗽起来,甚至还有一丝血液从他的嘴边溢出。

“是谁在那里?”

寒冰一惊,这人的感知力好强,居然在这种身体极端不适的情况下还能感知她的存在。

“王爷,是我。”

“冰儿吗?是你开了窗户吗?”

“是。”

“关上!”

冉宗延捂住胸口,好像新鲜的空气让他无法呼吸一样。

“王爷,屋子太闷了,你需要透透气。”

“关上!然后出去!”

短短的几个字,就似乎耗尽了他的体力,他再次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仔细的关好窗户之后,她再次回到了屋顶上。

下面房间的热气不断的往上冒,热得她心里无比的烦躁。

天亮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越来越凉了。

这段时间,寒冰可以算得上是王府里最忙的那个人了。

白天,她要忙着训练那一群孩子,锻炼他们的身体,教他们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侍卫。晚上,她就守在冉宗延的屋顶上,听着他整夜的咳嗽声。

日复一日的过着……

“快快快,大家都快点到院子里去。”

严敬文是严良东的远房侄子,在王府里负责采购之类的事物。一般他都不在府里,这次慌忙的跑来叫大家,莫不是府里发生什么大事了?

寒冰带着孩子们赶到院子里的时候,大家都黑压压的跪倒一片了。

严良东跪在最前面,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身穿华服的太监,还有一群小太监宫女模样的人站在他的身后。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的,这太监手里拿着的明黄色的卷轴,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圣旨?

是大公主,七公主?还是张丞相去告了状?

寒冰苦笑,她还真是厉害,来了没多长时间,得罪的人还真不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宣摄政王明日进宫面圣,不得有误,钦此……”

在悠长又尖锐的声音中,严良东惊恐的抬起了头。

章节目录

穿到异世去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是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是水并收藏穿到异世去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