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太后的千秋节,堪称是近些年来京中数一数二的盛事。

千秋节这日,天还未蒙蒙亮,姜宝青跟宫计便早早醒来,宫计倒是好收拾,一身朝服,再用玉冠将如墨长发挽起,露出一张隽秀昳丽的脸来。

他站在屏风一侧,看着姜宝青在屏风后由寻桃觅柳服侍着换着衣服。

衣服是早就在天衣阁订制好的,一袭烟紫色云天水漾月华裙,外头套了件月白兰花云燕纹锦缎褙子,显得纤腰不堪盈盈一握,行走间那月华裙裙摆间漾出的隐隐水波暗纹,又仿佛人在云雾水天中行走一般。

因着姜宝青身上有一品夫人的诰命,按照惯例,在太后慈宁宫觐见时,太后会挨个跟她们这些一品夫人们聊几句,姜宝青在首饰上也没含糊。单说那支紫玉雕云纹的步摇簪,那清润又光华流转的品相,一看就不是凡品——正是姜宝青救了太后一命后,太后赏赐下来的御赐之物。

这一套装扮下来,原本支着身子倚着屏风的宫计都直起了身子,眼神炽热又直白的看向姜宝青。

都老夫老妻了,姜宝青哪里不明白这眼神的含义。

她只觉双颊一红,有些羞恼的瞪了宫计一眼。

宫计笑了起来,上前帮着姜宝青整了一下胸口,低声笑道:“夫人今天可真美。”

姜宝青挑了挑眉,斜斜的看了宫计一眼:“你是说我平时不美吗?”

“平日也美,”宫计慢条斯理道,“只是今日尤其美得惊心动魄。”

姜宝青没撑住,笑了出来。

“今儿宴席上八成会有些变故,”宫计低声吩咐道,“你别怕,你是一品诰命,又是太后的救命恩人,看谁不顺眼,只管怼上去,莫要让自己受了委屈。”

姜宝青眨了眨眼:“意思就是我可以横行霸道喽?”

宫计轻笑一声:“倒也不是不能这么理解。”

“这倒也不必,”姜宝青笑容越发盛了,她双眸亮晶晶的看向宫计,知道这是宫计在给予她底气,“……我不是那等蛮不讲理之人。”

宫计在姜宝青颊边轻轻的亲了一下,叹了口气:“我倒希望你可以蛮不讲理一些。”

“偷香窃玉的小贼。”姜宝青嗔笑着轻轻的推了一把宫计,“好啦,我知道你担心我,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今儿你在前殿那边,需应付的人跟事不比我少,你自己也要好好的。”

宫计点了点头,夫妻两个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印着大将军府徽记的马车在皇宫外门停了下来。

不仅仅是大将军府的马车,这会儿宫门外,已经是井然有序的停了十数辆马车,还有陆陆续续赶来的。

姜宝青掀起车帘往外看了一眼,略略点了点头。

她向来喜欢掐着时间不早不晚,这会儿倒是刚刚好。

姜宝青扶着觅柳的手下了马车,好巧不巧,官道对面那辆马车里的妇人,也正扶着丫鬟的手下马车,两人下车后这么一抬头,便看见了彼此。

姜宝青内心倒是毫无波动,她漠然的跟对方打了声招呼:“相王妃安好。”

相王妃丘沛柔却是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姜宝青,没有说话。

自打上次德荣长公主的寿宴过后,姜宝青就没再跟丘沛柔见过。到底是双生子,这些日子丘沛柔肚子就像吹气一样大了起来,整个人也有些浮肿了,再加上她怀相不好,吃什么吐什么,再多的脂粉也遮不住她的疲惫,看上去足足老了好几岁。

而姜宝青今日这般容光焕发,却是针一般的刺痛了丘沛柔的双眼。

丘沛柔站在那儿,眼神下移,落到了姜宝青的肚子上。

今儿姜宝青穿得这月华裙,腰身剪裁纤细合度,哪怕穿得厚实,但肚子那儿平平坦坦的,却是一览无余。

丘沛柔像是扳回一城似的,盈盈的笑了起来:“这不是姜夫人么?……有些日子没见了,怎地肚子还没有动静?定国侯府长房就宫司首一个独苗,难道尚大夫人跟翟老夫人不急吗?”

丘沛柔眼中闪过一抹犹如实质的恶意,笑得越发灿烂了,“哎呀,你瞧我,自打有了身子,这记性也不好了。姜夫人跟侯府闹翻,搬出去住的事,全京城都晓得,我怎么就忘了呢?……还是姜夫人聪明,这样省得被指指点点,说什么下不了蛋啊什么的。”

虽说这会儿人不是很多,但到底还是有些命妇已经到了。

已经有几位往这边看了。

姜宝青根本没把丘沛柔的话往心里去。

她知道丘沛柔是故意的,宫门前不得喧哗吵闹,只要姜宝青被丘沛柔给刺激了,唇枪舌剑的反击,到时候依着丘沛柔的尿性,说不得就要借着那肚子来闹一闹。

她怀有皇嗣,吃亏的定然不会是她。

这大概就是挟孕碰瓷吧。

姜宝青偏偏不上丘沛柔的当,她施施然的笑了笑,根本没理会丘沛柔,直接走了。

丘沛柔在原地愣了会,这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看着姜宝青的背影。

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走了?!

丘沛柔气得浑身都有些微微发抖。

还有什么比对手根本无视你的存在还更羞辱人的吗?

婢女看着丘沛柔脸色难看至极,吓得声音都有些哆嗦了:“王妃,您,您怎么了?没事吧?仔细您的身子。”

婢女的声音唤回了丘沛柔的理智。

丘沛柔深深的吸了口气,缓了缓情绪。

姜氏那等乡野贱民,根本不配让她动怒。

她肚子里这一对双胎,已经私底下让妇科圣手看过了,八成是一对男婴。

丘沛柔眯着眼,摸了摸肚子。

相王也说过,眼下这等紧要关头,尽量拉拢宫计夫妇,莫要起了什么冲突。

且先让姜氏那个贱人再张狂几天,等她把孩子生下来……

丘沛柔眼里闪过一抹阴鹜。

宫门处,有不少太监等在那儿接引。

姜宝青还未迈进宫门,便见一个穿着内监服的中年太监笑得如同弥勒佛般迎了上来,行礼道:“可是大将军夫人?”

这内监有些眼熟,姜宝青略一思索便记了起来,是慈宁宫的范内监。

===

o

z今天开始为期一周的四更……

第一更

章节目录

田园小针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兰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兰花花并收藏田园小针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