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林香草一提醒,杨八斤也淡定了好些了:“没事儿,总之我明日要当差,她也不敢将我如何。”

声落,还静静地坐下来,把碗里的汤全部喝完了。

“你真的不怕吗?”这时候,林小山抬着小脑袋瓜子,十分天真的问了杨八斤一句。

林香草明显的发觉杨八斤的嘴角抽了抽,最后,又回归于平静了。

“不怕,怕啥。”将手里的空碗放下,杨八斤冲着众人摆了摆手,这就僵着身体往外走去了。

林香草以为,他是要大大方方走正门的。

结果,他居然打上了爬墙的注意。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杨八斤才刚要翻墙,旺财就扑过去猛叫。

杨八斤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从院里翻了出去,这时,旺财总算是平静了,外头,张春秀那声铜锣般的嗓子顿时又传来了:“杨八斤,你个忤逆子!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是个鬼屋,鬼屋!让你不准进去,你倒是好,非得反着来,是不是?”

林香草和林小山对视了一眼,很快就传来了杨八斤杀猪一边的叫声:“娘,疼,可不能再揪了,明日去了衙门,会让人笑话的。”

“你个忤逆子,明天还想去衙门,我非得打断了你的腿不可!”外头,张春秀气急败坏的喊声越来越远,显然,是拧着杨八斤回屋了。

林小山艰难的喝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松茸骨头汤:“阿姐,刚刚我门应该再给杨大哥盛一碗的,春秀婶儿说了,要打断她的腿。”

林香草嘴角微抽,望着林小山那十分认真的眸眼,忍不住说了一句违心的话:“不碍事的,你八斤大哥说了,她娘不敢打他。”

打肯定是要打的,只不过,打断腿,倒是不可能的。

张春秀就那么一个儿子,平日里宝贵成了那个模样,要真的打断了杨八斤的腿,她还不得活活被自己气死?

“长朔啊,你去外头看看,别真的出个什么事儿了。”阮氏有些担忧。

李长朔皱眉:“娘,你放心吧,张春秀的力气全放在嘴皮子上了。”

“可是。”阮氏终究还是担心,林香草见她似要起身查看,连忙道:“是啊,二舅母,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要当真让长朔哥过去,只怕八斤大哥会被打的更惨的。”

‘砰砰,砰砰砰!’院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阮氏本就放心不过杨八斤,如今听着这声响,忍不住道:“该不会是八斤来了吧,好是,你春秀婶儿?”

这敲门声十分急促大力,明显就是用了大力道的,倒不像是杨八斤。

若说是张春秀,倒也不太像。若当真是她,她早就敞开了嗓子骂人了,还至于等到现在?

林香草正打算起身去开门,李长朔已经快她一步了。

林香草凑到了院门处观望,她是真的好奇这门外站着的究竟是何人。毕竟,这闹鬼的事情都传出来了,有点脑子的都直到离他们家远一点,咋可能还有人敢过来呢?

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门开了,一个带着愤懑的男声传来:“你娘呢,把她叫出来,看她把二水害的!我走之前是怎么叮嘱她的,她可倒好!”

当林香草意识到这门外之人就是她那不怎生爱说话的林有田时,李长朔已经利落的将院门关上了。

林香草压根就没有想到李长朔是会这么冷酷。要知道,平日里,他虽是对她这二舅舅不甚喜欢,可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难不成,这厮是打定了主意,不让她娘回去了?

心里头这么想着,李长朔已经回来了。

阮氏强撑着身体,似要起来:“香草啊,这声音怎么像是你二舅舅的,你二舅舅是不是来了?”

“啊?”林香草一愣,李长朔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林有田打扰了阮氏,自己若是承认了,只怕少不得,又会被李长朔当做是眼中钉了。

“娘,你躺好,老林家就没有一个人会来关心你的,以后我养你,别的事儿,你别管。”

李长朔沉沉的声音响起,此时,他已经到了阮氏炕边了。

林香草看着他少年英气的模样,却总觉得对方有点太过成熟,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不过,李长朔能这么做,还是非常好的。

以前那个只会当受气包的李长朔,倒是真的让人喜欢不起来呢。

阮氏明显是想要说些什么,可又觉着扭不动李长朔,就在这时候,院外, 又传来了林有田大喊大叫的声音:“李长朔,赶紧把你娘给我叫出来。”

这一次,林有田的声音明显是比刚刚大了许多的,林香草就站在桌边一听,都觉着惊耳朵,自然,阮氏他们,也该是听得清清楚楚才是。

下意识的朝着阮氏看去 ,只见阮氏带愣住了,待回神过来,连忙就要穿鞋下炕。

“是他,长朔,你怎么能这么做,赶紧扶我出去,他也是你爹啊。”

李长朔将头转开,一脸的不喜。

印象中,他几岁来到林家开始,从来没有叫过林有田爹,这也是一向老实的林有田十分不喜欢他的缘故。

如今,眼看着阮氏当真就要摸鞋子下炕台了,李长朔连忙道:“好了,我去将他请过来。”

阮氏还想说些什么,李长朔已经出去了。

将门打开,林有田正在朝着院里喊着话,猝不及防的被李长朔打断,竟忘了说话了。

李长朔冷着一张脸,没有更多的表情,也没耐性听他重新开口,只淡淡的道:“进去吧,我娘身子不方便,还需要休息。”

他不说这话倒也还好,这时候,这话才刚刚说完,林有田整个人,顿时就火了:“她身子不好,让她去看看我家二水,都让她害成什么样了,她还有脸了。我娘也不过是担心她到了闹鬼的屋子,这才故意让二水过来接她回去,她倒是狼心狗肺!”

李长朔没有说话。

林香草虽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却也能感受到他的愤怒。因为,此时此刻,他那双垂下去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似乎再等林有田说上一句,他的拳头,就会直接的朝着林有田身上招呼一般!

章节目录

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主并收藏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