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山拿着碗筷进屋招呼着李长朔和阮氏吃饭,李长朔正跟阮氏说着什么,见饭好了,也不客气,转身出了门去端菜。

和往常一样,他每顿饭之前, 都会给阮氏盛饭,今日林香草熬的汤格外的香,让他忍不住向着锅里看了看,可锅里除了像是棒子骨之外,也没见着什么,他不免有些诧异。

以前这丫头虽会煮饭,却也不知道,她的厨艺有这么好啊?

林香草感觉到了李长朔在看她,只道他是嫌弃锅里没肉,这就道:“这骨头汤里的营养可比肉好上千百倍,你可别挑,把这骨头上的肉吃光了之后,还有骨油吃呢。”

李长朔嘴角微微抽动,终是一反不发的盛了汤离开了。

林香草撇嘴,一边催促着林小山赶紧喝一碗骨头汤,这时候,屋子里就传来了一阵狗吠声。

院坝里,旺财朝着围墙的角落扑了过去,只可惜了还是个小奶狗,这个原本十分具有攻击性的动作,在此时此刻看来,却是十分的滑稽。

林香草本想笑,却听墙外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嗓音:“香草,做什么呢,这么香,把门开开。”

难怪旺财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林香草恍然回神。

只不过,她刚回来时就听说了,杨八斤是被张春秀给绑起来了,怎么这会子会瞧瞧的出现在自家围墙脚下?

心里有着满满的困惑,林香草开了门,这时候,旺财就像是找了机会一般,赶紧扑了出去。

谁知道,杨八斤竟是拿着一根木棍过来的!

于是,霎时间,旺财又怂了,赶紧退到了林香草的身后,躲了起来。

杨八斤不无得意:“早就猜到会有这一招了,亏了我是个激灵的。”

说了这话,似才想起自家离这里并不远一般,连忙捂着嘴,往屋子里走。

于是,旺财毫不例外的,又跟了上去。

林香草无奈,关了门,跟了上去,又特意给杨八斤多拿了一个碗,准备留他吃饭,再顺道和他道个谢。

刚进屋,就听杨八斤正在和阮氏说着什么,李长朔的面色倒是难得的好看了一些,显然,正和她记忆中一边,杨八斤和李长朔的关系十分不错。

“八斤,你快去吃饭吧,长朔你也去,香草熬的这汤好吃的紧,可别凉了。”

阮氏这话才刚刚落下,杨八斤这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恍然道:“是啊,香草,你这熬的是什么汤呢,这么香,我在自个儿屋里都闻到了。”

林香草瞟了他一眼,十分不客气的问了一句:“这又是逃出来的?”

杨八斤只觉面上有些挂不住,假意挠了挠头:“香草,我今天好歹也算是帮了你一回,你咋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林香草将给他盛了一碗汤,递给了他:“松茸骨头汤,多吃一点,很补的。”

“多谢,多谢。”杨八斤嘴上说着客气,可脸上却完全没有客气之色。

不迭的接过了她手里的骨头汤,杨八斤笑的合不拢嘴,她娘就是个会做饭的,却也没有熬过这种汤。

一股脑的把汤全部喝到了嘴里,此时,只见李长朔正盯着他看,他不由催促道:“长朔,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赶紧吃汤,这味道真是不错。”

李长朔自然知道这汤的味道不错,目光淡淡的朝着林香草身上瞟了一眼 ,见她还在催着林小山吃榆钱馍馍,淡淡的说了一句:“那日的银子若是用完了,就跟我说一声。”

这语气,咋像是一个当家的男人跟自家管事女人说话一般呢?

林香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回头朝着李长朔看去,只见对方正认认真真的喝着汤,她差点就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倒是杨八斤适时的说了一句:“应该的,应该的,香草把婶子照顾的那么好,还专门熬了这么好的汤给婶子补身子,长朔,你就该这么做!要是有什么帮得上的地方,尽管跟我提。”

“不用。”李长朔淡淡的回了一句,面色,一如往常那般清冷。

杨八斤也早就习惯了他的清冷一般,朝着林香草嘿嘿一笑,问了一句:“香草,还有没有?”

林香草将目光从李长朔的身上挪开,她哪儿知道,李长朔之所以会以为她将钱用完了,也不过是因为她刚刚说过的那番营养论。

此时,帮杨八斤又盛了一碗汤,林香草干咳道:“是该多补一下,你娘要是知道你在这里,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

杨八斤正喝着汤,冷不丁的听了这话,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

他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放下了汤碗,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李长朔看了林香草一眼,虽是没有多说什么,可林香草总感觉他在责怪她。

想想看,李长朔素来对人冷淡,却偏偏对杨八斤十分不错,如今还护短了,他们之间,倒是耐人寻味啊。

正当林香草就要想入非非的时候,冷不丁的,却听杨八斤道:“我娘还真不敢把我怎么样,必经我明儿个还得去衙门当差。但我娘要是知道这事儿是杏花告诉我的,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杏花!”林香草想到了那个从来不与人多说一句的女子,整个人有些回不过神来。

印象中,杏花从来就不管闲事儿,整日被孙婆子盯着,孙婆子也从不允许她跟村里的人多接触一下。

真是没有下想到······

这时,杨八斤 拍了拍手,表示同样的惊讶。

“你还真是别说,这事儿我也没有想到。杏花居然会帮人说话了!香草,你是不是帮过她?”

林香草摇头。

杨八斤微愣:“没有?怎么可能呢,她可不是个管闲事儿的人。”

林香草也是不明白,今儿个,若不是听杨八斤这么一说,她是真不敢相信的。

“杨八斤,你给我出来,我听见你声音了。”外头,忽然传来了张春秀的大嗓门。

杨八斤吓得不轻,当下就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林香草看出了他的意图,十分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我这地儿还能有躲的地方,你娘要真想找你,就算是把这屋子给掀起一个底朝天来,她也是绝对做的出来的。”

章节目录

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主并收藏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