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香草吓了一跳,也怕他们当真打起来。

毕竟,林有田虽是脑子不灵光,什么都听陈婆子的,却也是一个心眼儿不坏的,兴许,也能补救呢。

快速的迎了出去,林香草连忙打着圆场:“二舅舅,是你?赶紧进屋来坐坐,我阿婆也不知道给二舅母吃了些什么,现在身子还没有缓和过来。”

林有田望着林香草,很多时日以前,他就听她娘说起过林香草了,这个白眼狼,要不是因为她娘养大了她,她早就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她倒是好,却是当着全村人的面,害他们老林家丢了那么大的颜面。

林有田十分不待见的看了林香草一眼,有些不喜道:“小丫头片子,你懂个什么,要不是你阿婆,你早就没命了,这会子,还有功夫来中伤她!”

林香草好笑,果然,她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了。

毕竟,她不得不承认的是, 陈婆子还是一个有福气的人,亏了她生了林有田这么一个愚孝的,不然,就她那么折腾,只怕往后连个给她养老送终的人都没呢!

“二舅舅若是不相信,大可以问问外头的人,什么泥巴,烟灰能吃的,不能吃的,阿婆都在喂。”

林香草见林有田面上似有松动,原本还有点高兴,没想到,自个儿这高兴根本就过早了。

“林香草,你小小年纪懂什么,你阿婆都是为了她好,一个不会下蛋的鸡,谁会要?我们林家将她养了这么些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林香草愕然,林有田,这个原本老老实实,大话都不敢说一句的男人,如今,斥责起了自家女人来,竟是这么的义正言辞!

李长朔却是冷冷一笑:“不会下蛋的鸡,很好!”

说着,就要把院门关上。

林香草将手放在门把手上,止住了李长朔关门的动作。

“二舅舅,你要想清楚,以后跟你过一辈子的人究竟是不是我二舅母,我二舅母差点就为此死掉,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当真能这么轻松?”

说实在的,虽然,她明明就知道这话对林有田而言,根本就是不起作用的,可此时此刻,她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要不是进了这闹鬼的地方,能丢了半条命,有家不回,成何体统!”

林有田越说越是气愤,他好生生的在外头挣钱打工,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可她阮氏呢,哪一点像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他真是丢脸丢大了,就因为这阮氏,他在村里头是彻底的抬不起头来了。

此时,林香草终还是松了手,退后,回了屋。

李长朔毫不犹豫的将院门关上了,直将林有田关在了院外。

林有田压根就没有想到李长朔当真敢关门,霎时间,气的直跺脚:“李长朔,你骨头长硬了,是不是,你娘给教的,是不是?我警告你们娘儿两,要是再不出来 ,以后也别想回林家!”

林香草脚步微顿,印象中,林有田常常用这样的话威胁李长朔。

年幼时的李长朔,性子就十分倔,但凡有那么一点忤逆了林有田,林有田就会吓唬他,似乎李长朔真的不听话,他就真的会赶走他一般。

身后,一阵脚步快步而来,李长朔先她一步进了屋中。

林香草看着李长朔,面上终究还是十分的感慨。

要知道,如今的李长朔要养活自己,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了,如何还能跟孩童时一般,轻易的就被杨有田给吓唬住呢?

显然,林有田等了一阵,也没有等到李长朔给他开门,也是气恼了:“李长朔,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不让你娘出来赔礼道歉,以后,你们娘儿两都不准回林家了!”

林香草好笑,淡淡的朝着院门处说了一句:“二舅舅,你还是回了吧,让村里人听见了,又该笑话你了。”

之后,一如林香草所料,再没听到一句喊话声。

林有田几乎是气冲冲的回去了!

林香草看了自家屋子的方向,有些担忧阮氏,毕竟,阮氏的性子很是软弱,任何人都能拿捏一般,如今,林有田过来说上这番话,只怕,她该难过许久。

虽是不想看到阮氏难过的样子,可林香草还是担忧。

回了屋里,李长朔刚好将药给阮氏端过去。

阮氏看了看李长朔,又看了看林香草,继而冲他们微微一笑:“不碍事儿的,瞧你们担心成了什么样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就那样子。”

“我不想回林家了。”闷了半响,李长朔终是沉沉的开了口。

阮氏微愣,继而苦笑:“那林家,又如何是你想回,就能回的。”

经了如今这事儿,只怕林家上下会越发记恨他们母子的,到时候,即便是回去了,又如何能有好果子吃呢?

她的长朔在林家,原本就是做牛做马,累死累活的,也不过是盼上一碗残羹剩饭,勉强长大。

如今,得罪了林家,只怕回去,也是待不长的。

她怕就怕林家会像当初对待香草一般,对待他们母子。

“二舅母,就在这里住下吧,我旁边还有两个屋子,长朔哥找几个工匠来,稍微整治整治,还是能够住人的。”

林香草眯眼一笑,她是真心诚意的在留阮氏。

毕竟,在这个异世,她能够感受的温暖实在是太少了,若是阮氏能住下,这院子也会热闹许多,往后,大家也有个帮衬。

当然,也是念着阮氏当年对小山的照拂之意,她这才有心帮忙的。

只不过,李长朔听了这话之后,又是扭头朝着她看过来了,那面色中,分明带着防备。

林香草有种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的挫败感。

将手掩在唇边微微咳嗽了两声,淡淡道:“放心吧,不会让你掏钱的,你上次拿的钱一个子儿都没用呢,就用那钱盖房子吧。”

说话间,她明显看到李长朔的眼里,滑过了一丝诧异!

林香草干咳,正想说话,却听阮氏笑了:“香草,你一番好意,长朔怎么会那么想,只不过,这落叶还是要归根,我和长朔,终归还是要回去的。”

章节目录

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主并收藏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