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元满脑子里飞速转着,葛氏一时半会没有接小背篓让她心里没底。

难不成,当真就连银钱都比不过三房?

不应该啊。

葛氏对银钱可是很看重的。

不等元满再偷瞟一眼葛氏,苏氏已经搂着哄好的小闺女开始撸袖子准备发飙。

“好你个丫头片子!年纪小小心肠如此歹毒!!看我不教训你....!”

苏氏指着元满就骂道,此时已经恨不得冲上前直接教训元满。

元如兰顶着哭红的肿泡眼,也撅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倒是元如梅立在一边,不再参与,降低存在感暗暗看情况。

“这有你说话的地儿了!?”

葛氏发声的时候元满还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她。

方才观这便宜阿奶的态度,她还想着今日要完蛋了。

结果哦豁!?这一出峰回路转哟!

葛氏淡淡一句话就让苏氏定住,想起这是在老家,闭嘴后嘴皮子动了动,最终还是不敢再说什么。

只是神色颇为不服。

葛氏斜瞟苏氏一眼,“哼”了一声。

这老三家的就是欠调/教,想必是成日在镇上作威作福惯了,回到这儿居然还想越过她当家做事?老三怕也是惯着这个小贱蹄子。

儿子越对儿媳妇好,小心眼还爱偏心眼儿的葛氏就越讨厌。

元家三房俩姐妹可没想到她们想坑一把元满却不想自家被自己拉进阴沟里。

葛氏摆完当家主母的威风后才老神在在地抬个眼皮子问元满。

“满丫头你说,这是个怎么回事儿。”

元满见葛氏将话头给自己,心眼儿估计就是选择偏向她这边。

心道一定得抓住机会。

于是开口细细道来:“我方才刚刚卖了草药从山上回来,一进门就撞见俩堂姐,兰堂姐先笑话我,我不理她,想着先把铜板给阿奶您送去,又不知道为何,兰堂姐死活不让我进去,还拉我一把险些将我拽摔喽,我这才打了一下她手想让她松手。”

元满倒也没有添油加醋,只是老老实实将事情从她的视角说一遍。

本就是三房俩姐妹一人唱白脸一人唱红脸的无理取闹欺负她。

所以不用添油加醋也是她们的错,直接说明葛氏自然有数,多说反而会激起俩姐妹的不服,到时候一通吵谁错谁对就不好分了。

果然经过元满一番解释,葛氏看一眼她老实又忍住委屈的样子,又看一眼明显有些慌乱的元如兰,心里就有了成算。

“兰丫头!”

葛氏将目光放在元如兰身上,语气冷冷的就足够将她吓得直往她娘苏氏身后躲。想她在家哪见过葛氏这阵仗啊,自然害怕。

却不知道这小小的举动成功惹怒了葛氏,葛氏也不大声呵斥,只笑着说道:“你做错事,躲你娘身后就能了事?阿奶得告诉你!你娘她可帮不了你!”

元如兰被这样阴森森笑的诡异的葛氏吓得当场就落泪,愈发贴着苏氏,身子已经有些哆嗦,让苏氏好一阵心疼。

但顶撞长辈是谁也不能做的事情,哪怕当今圣上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阿奶您别生我小妹的气,她只是还小,孩子心性...”

元如梅自认为识大体劝慰的一句话,却不想葛氏并不买账。

苏氏也是瞪一眼这个心机重的大闺女,她这是脑子被猪吃喽故意给他们三房惹事呢?!

果然这边葛氏一听就气笑了,道:“你这个姐姐倒是做的好!!方才见你小妹惹事怎么不教着点儿?!这会子出来说什么?你小妹还小?满丫头今年才六岁!比兰丫头还小一岁,她怎么不去先招惹你小妹?”

葛氏冷嘲热讽笑着说这么一通话,将元如梅说的脸僵,旋即心里大感不好。

从前葛氏对她们姐妹俩的态度可不算差,到底是哪出了差错?

元如梅后背惊起一身冷汗。

她悄悄看一眼她娘亲,苏氏此时也冷着一张脸看她,显然一副怪她自作主张瞎出头,元如梅嗫嚅一番也说不出什么。

葛氏这种人只要让她记恨上,无论你说什么她都是不会听的。

元满看这一出大戏,心里那叫一个乐呵。

狗咬狗什么的最好玩了。

葛氏数落完后又接着发难,道:“我看梅丫头你这规矩也不如何!这长辈的正讲话,何时轮到你这个小丫头出口打断?”

元如梅被葛氏说的脸色一白,暗道不好,这一顶不敬帽子扣下来,她可是如何是好?

更重要的是她这个阿奶不知为何突然帮腔二房对付他们三房来了。

这一信号显然苏氏也接收到了。

就在这时元大硕和元大钱一前一后地也及时赶回来。

俩兄弟在大门口处撞上。

正所谓狭路相逢。

俩人视线对上转瞬又移开。

兄弟俩自幼就不大对付,元大硕一开始还让着元大钱,到后边发觉元大钱就跟蚂蝗似的,一贴上人就想吸血。

后边就逐渐和他疏远了。

元大钱见元大硕身上便宜占不了,又防着他,后边对元大硕也是愈来愈不满,吵了好几回,终于是闹掰了。

更别提他收到消息元大硕今年还将年货提前备齐,断了他敛财的路。

可把元大钱气的哟。

于是也不顾什么长幼有序,快步越过元大硕就往院子里边去。

元大硕冷眼看着这个三弟故作挑衅的行为,倒是也懒得理他。

心里担忧小闺女,便紧随着进院子里去。

后边元武元绣躲在远处,见元大硕进家门后才悄悄溜回家。

故意错开时间为的也是避免葛氏知道他们去搬救兵。

这边先进家门的元大钱看着院子里的一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是正巧从外边串门回来。

不像二房孩子去搬救兵,他又没有人特意通知他。

饶是元大钱不清楚状况,但看着自个媳妇儿委屈哀怨的目光,小闺女脸上的泪痕,大闺女的紧张惊慌,再看葛氏黑着一张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必定是自家和老娘起冲突了。

于是元大钱先是腆着脸,也没再看自家人,直接笑着上前搂上葛氏笑道:“娘这是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来,同儿子说说,我替您教训去!”

章节目录

福满农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米饭饭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饭饭呀并收藏福满农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