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雪颜这话一出,弼喜只能收了,莫雪颜乐呵呵的拍了下弼喜的肩膀。

“这才对嘛,好东西都是要分享的,一个人会被撑死的,好啦,你赶紧回去吧!估计皇上快要下朝了,要是到时发现你没在,可就不好了。”

莫雪颜摆了摆手,弼喜告辞离开了,莫雪颜双手一背搭,然后哼着歌蹦蹦跳跳的回去了倾颜宫。

而在她们两人离开后,不远处的假山后面出现了一个侍女,看着莫雪颜的背影直到消失,才快步去了西面的灵惜宫。

灵惜宫的主殿中,玉贤妃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白皙嫩滑的面容,轻勾起了一个嘴角,微微一摆手,替她梳妆的贴身侍女碧水躬身退了下去。

临走之际,碧水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莫昕雨,嘲讽了一个嘴角,想要利用她们娘娘来对付一个二等侍女,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莫昕雨,你说这几月来宫中那个风头正盛的墨雪是为了故意接近皇上,你有什么证据,本宫可没发现墨雪有什么越举,倒是她那新奇的故事本宫很喜欢。”

玉贤妃转过了身,挑起莫昕雨的下颚,柔声说道。

一身的玫红色贤妃宫装,整个人柔丽的温和,周身更是娴静的舒逸。

莫昕雨被迫仰着头,看着玉贤妃,一脸的不甘嗜恨,都是二等侍女,凭什么那个可恶的墨雪就可以过得那些舒服,而她却是每日战战克克,这不是她所想象的生活,

要不是那个女人的突然出现,朔哥哥不会打她的,她一入宫,朔哥哥便会因为她是姐姐的妹妹而对她不同,然后将她册封为贵妃,将对姐姐的爱转移到她的身上,然后他们便是一对别人口中羡慕的神仙眷侣,这样才是对的。

“贤妃娘娘,您之所以没感觉到害怕恐惧,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那个墨雪,你要是见过她了,就不会这么淡然了,

羽儿可是您的表妹,她是什么样的人您应该比我更了解,能让她吃了亏还怎么告状都无济于事的人,您觉得简单吗,

我确实是恨墨雪,想要借你的手来对付她,但我何尝不是在帮您,当年皇上是怎么从你身边离开的,您应该是记忆犹新吧!

不然现在的皇后之位也不会空着了,您也不会只是一个贤妃了,而且还是太上皇出面才得到的妃位。”

莫昕雨虽然跪着,身上却是没有一点被玉贤妃压着的卑微感,大家小姐的傲气脾性是一脸无余。

玉贤妃坐直了身,松开了莫昕雨的下颚,轻轻一笑,“莫昕雨,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本宫出手,当年之事,本宫确实是记忆犹新,但是有一点你错了,

莫雪颜抢走皇上,本宫是恨,却也幸,因为莫雪颜是唯一一个让皇上展露笑容的女子,你如此恨不得除了那个墨雪,无非就是你忌惮她,

那么为什么?你的心思,从未入宫前本宫就看的清楚了,能让你忌惮害怕的人,必然是和莫雪颜有关却能让皇上开心的人,

而能让皇上开心的人,本宫都不会动上分毫,反之,本宫会将她亲自送上皇上的龙榻之上,只为皇上可以重拾曾经的那点滴笑容。”

话落,玉贤妃站起了身,轻蔑一笑,莫雪颜,我用了三年时间,却是只见了皇上三面,你让我抓住机会,我抓了,可是我还是做不到的,那么就让别人来吧!

莫昕雨不可置信的看着玉贤妃,她无法相信一个女人可以这么大度,大度的把自己喜欢的男人推给别人,她不相信,她绝对不相信。

“玉玲月,你少自命清高了,我们不过是同一种人而已,你只是比我伪装的高深…”

莫昕雨大吼了,玉贤妃的眉头紧紧一皱,两个大力嬷嬷将莫昕雨的嘴堵住拉了下去。

“莫昕雨,知道为什么你会来我的宫里吗?因为我不会让你再对付那个墨雪,从你利用羽儿对付墨雪开始,我就已经派人关注她了,弼喜是皇上身边的内侍,没有人可以收买他,除了皇上。”

玉贤妃低低的喃呢着,走出了内殿,墨雪是皇上第二个关注的女子,不管是因为莫雪颜的缘故,还是什么,皇上关注了她,便说明她对皇上来说是不一样的,

只要是能让皇上开心的女子,她都会保护,因为她想要殿下重拾曾经那般的笑容,那么纯真的笑容,是她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

……

莫雪颜回去倾颜宫,刚用过早膳没多久,弼喜带人抬了三个大木箱来了。

皮影人物制作的和她画的分毫不差,莫雪颜拿起一个仕女和一个男子皮影,让方管侍他们将白色幕布的架子搭好。

“看好了,我今天给你们来个更好玩的。”

莫雪颜神秘一笑,拿着皮影人物走到白色幕布后面,口中一声的铛铛腔腔,然后手操作着仕女皮影在白色幕布上动了起来,口中也开始说起了:“奴家乃一亭中人,不知公子去向何方。”

一手又拿了男子皮影,抱手一握,“姑娘见礼,小生去往京都赶考,途径亭中,息的片刻,叨扰姑娘,实乃抱歉。”

然后又是一声声的铛铛腔腔,一个短短的对话故事完结,莫雪颜的脑袋从白色幕布后面伸了出来,看着一脸惊奇的众人,嘿嘿一笑。

“怎么样怎么样,我的故事配着这些人物是不是超完美啊!是不是比光听着要更加好啊!”

众人拍起了手,冷弦歌是两步走到了白色幕布后面,手中拿了一只猴子皮影,“雪儿雪儿,我也试试,西游记,我要表演西游记。”

岩敏也拿了一个走了过来,莫雪颜让开了位置,两人学着莫雪颜刚才的动作开始了,却是一塌糊涂,慌乱的明明该是抬脚的,却是抡了手。

倾颜宫中的众人就是一片笑声。

莫雪颜走到弼喜面前,手肘搭了弼喜的肩膀。

“弼喜,你说太上皇看到皮影,会不会开心啊!”

弼喜乐呵的一点头,“雪儿姑娘,奴才想了好多,却是怎么也没想到皮影居然是这样用的,这样新奇的表演,太上皇一定会龙颜大悦的。”

莫雪颜立刻美滋滋了。

看了一会儿,弼喜带着人离开了,倾颜宫中的众人是玩的不亦乐乎,没有发现弼喜的离开,也没有发现一座宫轿停在了倾颜宫外。

直到一声通报:“贤妃娘娘到。”

众人才手忙脚乱的跪了地,手上还拿着一两个皮影人物,立刻的塞进了衣袖中,吓的白了脸。

玉贤妃被碧水搀扶着走进了倾颜宫,看着满院的狼藉,快速的一蹙眉头,随即又舒展,“都起来吧!本宫只是听闻这倾颜宫又出了什么好东西,所以过来瞧瞧。”

说话的时候,玉贤妃的视线落在了莫雪颜身上。

莫雪颜低着头是一脸的扭曲之色。

贤妃娘娘,她来倾颜宫做什么,不会是因为她入宫的这几月做的太过了,坏了宫中的规矩,所以来找她麻烦了。

章节目录

雪颜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落雪悠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悠莲并收藏雪颜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