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南措前一句话语气中充满尊敬,后一句话却说得嫌恶无比,可见他对这曼荼罗教实在痛恨已极。

“曼陀罗阵既毁,曼荼罗教为了搜寻帕焚提之法像,竟尽屠我佛国十五寺!”

“帕焚提正是灭世之神湿婆的妻子,早已转世在人间,如果没有了曼陀罗阵,便唯有帕焚提女神苏醒才能唤醒湿婆记忆。”

摩南措尚在那里碟碟不休,赵子寒内心却思潮滚滚,还哪里有心思听他说了些什么?

他心里隐隐觉得这事不对,可是,究竟哪里不对又一时半刻想不明白。

湿婆苏醒?传言西天佛教有三大主神,湿婆,梵天,毗湿奴,相互克制,共死共生。这湿婆凭什么单独苏醒来灭世? 其他两个大神是吃素的吗?

难怪卓王孙在扎伦丹寺提了那么首诗,可是,他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想了想,他不禁朗声吟诵起来:”王露花开满梵宫,谁舞劫灰向碧空……”

他觉得,这首诗有问题,然而,问题在哪里?疑惑之下,他不由抬起眼睛,恍惚地看向万里虚天。只见天空浓云重锁,黑云之下,荒野上刚刚破土的嫩色瑟瑟发抖,有西风吹来,半空云雾聚散,风与雾仿佛正在进行一场殊死的搏斗。

就如九天之上,也和这飘摇的人间一样,正在进行一场善与恶的生死较量。

摩南措听到赵子寒吟了这两句诗,两眼现出空空洞洞的神色,在一旁不停喃喃自语:“梵宫?梵宫!”

姚瑶似乎有所感悟,她惊疑地问道:“西方净土,传说中不仅有诸神三千,况且,从佛到菩萨,到罗汉、声闻、帝释、再到比丘,力士,那更不知有多少,真可谓浩浩荡荡。这其他的西天诸神都干什么去了?凭什么任由湿婆一人苏醒肆虐人间?”

赵子寒深以为然,不由对着摩南措频频点头,眼中满是询问的神色,他心里想道:佛国成劫灰?我曾经说过,千万佛国信徒每日里吃斋念佛祷告,虔诚的信仰和心心念念的期盼,换来的竟是灭世的灾殃?!

这没有道理!

这些东西,信或有之,不信则无,全在一心。我们三人都是道家门人,自然不信你西教那一套,岂容你西教的神在这里灭世?这一次,既然遇上了,只怕要管一手闲事。他大爷的,我虽然只是一介小妖,可就是看不管世间这些不平之事啊……

哦是了,看起来,卓王孙很早就来了这里,他怎么来此先且不说,姬曼华却在不久间曾在南阳牛头山现身,她一身功夫再怎么的高强,终究还算不得修仙之人,竟能比我们还先到达这里。那么,或者是那样?

所谓的江湖,自然免不了江湖人的争斗和恩怨,江湖人也有他们的使命和他们自己的一方世界和他们自己的故事。卓王孙和姬曼华到此,或者根本就不是为去圣山圣湖,这不在他们的世界,也不在他们的认知范围之内。

他们来此,只是为了江湖的正义,或者他们作为一代江湖大侠的使命,这世界是如此的神奇,他们有他们到达这里的方法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如此推之,她们到这里,或者只是为了阻止湿婆转世重生,如果是这样,那他们由圣湖而到达乐胜伦宫就能够解释得通了啊……我们找我们的圣山呢,不跟他们一路,去那什么乐胜伦宫干什么?

想了想,赵子寒打断了活佛的喃喃自语,向他说起了此行一切的一切,并拿出了那副上古圣山谶语图……

摩南措活佛起初睁大了眼睛,然后越听越震惊,最后竟跪了下来,泪流满面,面向西天,频频叩首,哭道:“菩萨啊,你万千的信徒在佛前无比虔诚的跪拜了数千年,你今日终于开眼了啊……”

赵子寒见之,心中感叹:可怜的活佛!竟把这一切归功于菩萨的先知先觉与点化,嗨嗨,这是哪跟哪呀,我道家若日后兴盛,可不能这么死脑筋啦。

若湿婆转世重生是为了或者就能够干死八脚,那上古的时候,这青冥的世界上,各个种族何止千百,各族之神魔何止万千,那时还是没能尽歼这些凶恶的敌人,现在崩出一个湿婆又如何能够?

赵子寒在这里浮想翩翩,那边摩南措却似乎慢慢回过了神来,他嚷嚷道:“梵宫,去梵宫!那里是通往圣山的路径,不能让曼荼罗抢了先!”

“王露花开满梵宫,圣湖花开满梵宫,前一句说的是湿婆大神苏醒前的征兆,后一句说的是飘渺的圣山出现在世间的征兆,这两件事不是一回事啊!”

老和尚这时似乎已恍然大悟:这脸上有小梨窝的小女道姑说得极有道理啊,神明的佛祖在上,更有万千神魔在天,岂会眼睁睁看着毁灭之神独自胡来?如今天下群魔乱舞,星外的敌人那才是真正灭世的灾难,得赶紧找圣山啦。

赵子寒和两个女孩闻言,心里不禁高兴了起来,似乎终于又看到了一线生机。却不知摩南措此时看着这三个道士,眼中满满地全是惊喜: 传闻,道家教化中原,感化万民,那可是功德满天下,正是大劫的克星。这三个孩子都是道家门人,此刻竟巧不巧的来到了这里,莫不是上天有眼?

“你们跟我来。”活佛说道,脸上神采焕然,招呼了小喇嘛一声,带着三人,向西南而行,

一路上,他耐心地解释道: “梵宫是传说中的天宫,被诸神封印,一千年才开启一次,入口便在圣湖。”

“圣山是青冥远古第一高峰,青冥大劫之前,横亘在喜马拉雅山脉之中,大劫之后,天地易改,圣山进入时空裂隙之中,一万年才现身一次,难啦。”

“上古传说,那时整个人类最杰出的科学家,曾在圣山之巅建立‘天眼’,以图窥测浩瀚星空的奥秘,若不是因为那场惊世大劫,他们可能已经见到了十分遥远的未来……”

“施主手中的那副上古圣山谶语图,传言之一,说的就是他们留下来的,而且,此图留下了多个版本,使用的是不同的语言,流传于各个不同的大陆。”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整个波光大陆都已沦于那些星外怪物之手,虽然,不屈的人们一直在浴血反抗,但那里的人间实在已经惨不可言,”

“不知道曼荼

罗教为了对抗那些怪物,还是为那些怪物效命,总之是打起了湿婆大神苏醒的主意……”

哲喀伦寺虽然不大,摩南措是名满雪域高原的活佛,一生苦修,虔诚无比。此刻他终有明悟,想明白了其中许多关节,遂对三人缓缓道出原委:“梵宫正是灭世之神湿婆与其妻子帕焚提共同生活过的地方,数月前曼荼罗教主帝迦以无上邪法,打开了梵宫的千年封印。”

“帝迦妄称自己湿婆转世,要借助曼陀罗大阵,又或者是帕焚提女神点化,苏醒神的记忆。曼陀罗大阵既已被姬女侠毁掉,湿婆在世间的转身便唯有帕焚提女神才能点化苏醒。”

“是故,曼荼罗教四处搜寻女神法像,屠僧灭寺,我佛国因此遭逢劫难!”

赵子寒、燕媚儿和姚瑶听他这么说,心知有异,但活佛正说到兴头上,却也不点破。只听活佛继续说道: “梵宫内有无数威力足以毁天灭地的法器,还有许多湿婆留存的邪法修炼秘法。”

“若湿婆觉醒前世记忆,开启法器,醒悟秘法,后果不堪设想!”

“我应哲蚌寺活佛之邀,前往圣湖,意欲进入梵宫,阻止湿婆转生。尽人事,由天命。”

“不曾想到,华音阁主卓王孙施主竟凭一身惊人修为,强冲封印,抢先破关,闯入梵宫。”

“通往梵宫之封印再次关闭!”

“古老相传,灭世之神在世间的替身有二,一真一幻。”

“卓王孙或许与帝迦一样,也是灭世之神在人世间的镜像,所以他才不需要圣物也能进入梵宫。”

“三位施主心有神明,刚才一语点醒梦中人。”

“万能的佛祖在上,岂容灭世之神一人为恶世间?此事定然别有蹊跷。“

“请三位随我去圣湖,若佛祖有灵,天不灭我万千子民,梵宫封印必然再次开启!”凭着一世苦修与对佛祖的无限信念,摩南措这最后一句话说得坚定无比。

“梵宫的封印便在圣湖?然则圣湖又在何处?”赵子寒问道。

“不错,梵宫的封印就在圣湖之中,圣湖是上古相传洗涤人的灵魂的地方,凡俗之人要进入天宫,必须接受圣湖之水的洗礼。”

“圣湖就在太阳升起的地方!”

此时西风劲吹,翻滚的云雾逐渐被劲风吹散,碧蓝的晴空露出了它原本的颜色,巍峨的山峦也展现出雄伟的风姿,辽远的荒原视野开阔了起来。

五人按照太阳的指引,逐渐走进了山峦深处,四野冰雪覆盖,白茫茫一片,太阳的光芒照射在亘古不化的冰原之上,反射出刺目的五彩光辉。

雪原上常常猛地从地洞中钻出一只只鼠兔,这家伙很机警,见到动静立即又钻进洞中,摩南措活佛说,像老鼠一样爱打洞,又像兔子一样狡兔三窟;偶尔能远远地看到一群群羚羊,体形优美之极,就像青春四射的少女一样美丽。

有时候天边会突兀地出现一顶顶白色的毡房,毡房周围多半飘舞着五彩的丝带,那是牧民们特意挂的经幡,以此祈求吉祥平安。

章节目录

暗月战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不由人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由人算并收藏暗月战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