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依旧难堪。

甚至比昨天还难堪。

午夜录得1100万出头的票房。

看似是昨天的一倍,可今天有三成的影院都在给这部电影强推啊!

票房这玩意儿,永远得跟多少排片资源联系起来看。

有些小制作电影,一点关系没有,上映以后能拿到百分之零点几的排片就乐得不行,一个月下来卖一千万的票房那也叫成功。

而投资几个亿,狂轰乱炸各种资源,堆着大量院线来播放,最后得了几亿票房那也叫惨淡收场。

准确的说昨天还只有半天。

由此可见那六百万出头的票房,里面有多少是友情了!

说起来万长生能在昨天拉出上百万的友情票房,在网上已经被冷嘲热讽成什么样了!

之前一直在号召抵制这部炒作电影的群体,简直就好像是在过节!

他们当中可能有大部分是真的憎恶炒作,可根本没有想过思考其中的来龙去脉,就是为了厌恶而抵制。

午夜数据还没出来,就弹冠相庆,喜大普奔的到处嘲讽!

杜雯晚上一直在带人跟这些声音对抗!

万长生在参加这边晚上八点过的首映礼时候,看见她气得在群里破口大骂了。

于是悄悄发个一百块的红包过去。

杜雯秒懂,画风突变的温柔贤淑下来,喜滋滋的谢谢老板。

再骂句:“没多少人能像你那样随时清醒的,死鬼。”

于是完场时候却有十多个大美社的鄂州小伙伴,被杜总监指挥着在影院门口等死鬼吃夜宵。

因为从鄂州到湘州距离比较近,而且同属一家公司,这边的影院老总安排的车是明天一早过去。

结果鄂州的小伙伴找上门,说是幸亏听了杜杜透露消息,现在西京的小伙伴气得不行,各种质问是油泼面不好吃,还是羊肉泡馍得罪了老大,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跑了!

那时候杜雯是知道万长生不喜欢麻烦。

这会儿却找小伙伴来陪万长生解闷。

钟明霞在飞机上打了个盹,就没有再打嗝,现在也能被小伙伴们欢喜的招呼,有些还带了自己本地的同学朋友,甚至有父母跟着一起来的。

好想带着他们见证自己跟随的人是什么样。

都在拉着万长生说电影好看……

万长生这时候觉得都是客套话,但还是热情的感谢了大家,并且在热闹喧哗的小龙虾大排档边,捍卫了自己买单的权利。

如果不是钟明霞跟着,万长生多半会喝得一醉方休。

他明白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帆风顺的,跨界也没那么容易,叫好不叫座的事情落在自己头上也是理所当然。

网上的帖子已经把各种罪过都数落清楚,没有明星,没有名导演,宣传还过度炒作,拍摄制作更是抢工期,这种电影谁去看!

一副我不看,但我早有先见之明的嘴脸得意洋洋。

怪不得杜雯那么生气。

这种时候确实是跟大家喝个酒,忘掉烦恼就行了,明天起来,生活依旧要继续。

这加起来都快两千万的票房了,死皮赖脸的一般在四十天内计算的票房,要凑到一个亿看来也不是很难。

不是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了么,怎么这会儿又开始得陇望蜀呢?

所以小伙伴们根本看不出来万长生有半点郁闷,乐呵呵的得意三千万投资的电影,现在两天就快两千万票房收入,所以这顿饭必须他请。

更是随口说起前些日子去日本旅游的景致,决定大美社从下学期开始增加日本学习采风这样个项目。

小伙伴们本来有点忐忑,一个劲想安慰万万的心情都放回肚子里,开心的跟他比赛剥小龙虾了。

况且还有钟明霞,全程静静的坐在旁边喝点果汁,间或吃几口菜,淡定得好像一点不受网上舆论影响,真正做到了听一下,然后走掉。

十一点过左右,两人被开心的小伙伴们送回酒店休息。

钟明霞在门口欲言又止,充满内疚的回房间。

万长生给贾欢欢和杜雯分别留言晚安、辛苦了,就没有再关心那些场面,倒头睡觉。

所以午夜过后,伴随难堪的票房数据出炉,还有大量推荐影评,万长生就没注意到了。

杜雯也眼不见心不烦的没有看。

哪怕她的团队有人在看,可能都以为是大美社内部成员去吹的各种彩虹屁。

实在是杜雯这两天鼓动了大量小伙伴干这个事情,硬生生的把网上不同的影评分数一直推动在9分之上。

这时候他们还以为都是自家人干的活儿呢。

幸灾乐祸的网民们在冷嘲热讽时候,几位当事人却早早的睡了。

江竹清她们大概知道这边有在推动影评,但不知道力度多大,反而混淆干扰了他们对市场反馈的判断。

一切都还在以票房为基准。

换做普通电影,上了百分之三十的院线资源,却只拿到这么点成绩,电影院会毫不犹豫的撤下来!

各家影院经理都有这个权利,根据他们对票房的预测更换排片的。

主创团队到全国各地参加首映礼,与其说是给观众看,不如说是来监督各家影院的。

有些电影为了陪好各地影院经理没少下功夫。

在这个电影市场越来越热的局面下,连美国大片很多时候都只能拿到两成多点的排片资源呢。

全国大概有几万块大屏幕,三成就是每天十万场放映量,可以想象这周五的一千来万票房,平摊到每场电影里面的上座率有多低!

平均每场一百多块钱!

这是要被各地影院经理们骂娘的!

全靠席导他们一干大佬下了死命令,要求无论如何这种排片也要坚持过这个周末。

也幸亏这个暑期档的中旬,这个周末没有别的大片新上架抢排片。

所以连江竹清、唐建程他们也不敢吭声来问万长生。

在主创人员群里已经有人在说市场培育艰难,想做出点尝试探索怎么就这么难呢。

老戏骨们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去到的地方反映都很好啊!

小字辈儿们更不敢说那都是别人给你们面子。

这一夜,可能除了杜雯、万长生有点彻底放弃的睡个好觉。

好些参与者都很是不眠。

而恰恰两边都知道点的林楚妮到了江州,正处于什么都新鲜亢奋的状况,几乎有点忘了自己还是那个杜雯的传媒公关公司副总了。

也没看沸腾了一夜的网上!

大美社的小伙伴们以为那些帮着自己战斗的声音,都是自己人呢。

第二天一早六点过,万长生和钟明霞就上了院线老总安排的豪华房车前往湘州。

四个多小时的路程。

所以他也不知道九点半左右吧,应该是现在各种影院早上第一场的时间,有些城市会从九点五十开始。

上午一般排片就只有这么一场,但多场次的影院,会从十点开始陆续滚动排片。

各地数据就开始炸了!

好多年轻观众,从周六一早就开始走进电影院,观看这部在网上评分极高,却毁誉参半的电影。

因为昨天晚上的骂战开始,稍有上网常识的人都会发现,说好的都能说出一堆哪里好,自己感动的点在哪里,文笔好的甚至能洋洋洒洒的写一大堆影评。

说不好的,基本上都只能谩骂,而且毫不避讳自己根本就没有看的事实。

这也是个奇特景观!

给低分骂的都主动说自己没看,就是来刷数据给差评的。

可实际上刷好评的,前期很多确实是大美社动员来的账号,甚至是大美社成员请朋友看了再来说话,可后面就逐渐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于是杜雯终于在早上十点过,翻看昨晚各种战况数据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她一直以为好评数据是自己刷的。

很多影片或者明星这种事情都是请公关公司刷,人家大多也是用软件程序刷,哪有她这样全都是实打实的真人刷单。

她还一直以为那个九分高评价是自己刷出来。

这时候忽然瞥见那个差评数据竟然有数千个,那就意味着要有数万甚至更多的好评数据,才能把高分保持在那里。

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吧!

但是这时候叫她去一一核对那些账号数据哪些是大美社,哪些是真实观众,已经不可能了。

而且几乎所有电影评分网站上的数据这个上午已经开始大幅跳动!

才十点半左右,好些观众迫不及待的在电影院开始发表评论,简短的评论:“好评!好看!正在看!”

“推荐!良心推荐,不要听那些胡说八道,是好电影!”

“感动!不敢动,因为只要稍微眼皮动一下,眼泪就会出来,可我特么是在看一部喜剧啊!”

“我家就是从破产厂拆迁出来的,待会儿要喊爸妈来看,下午二刷!”

“自豪我是个学美术的,我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

“感谢那些骂这部电影的人,你们成功的让我注意到这部好电影,谢谢!”

“我是水军,正在看这部电影,还没完已经急切希望报名参加水军了,哪里可以领钱,我很擅长吹彩虹屁的,谢谢”

评论数据飙升的同时,评分也在高热不退!

杜雯有点惊呆,使劲揉揉自己还没洗脸的眼睛,再看看各种影评数据,可惜她没法拿到实时票房数据,统计也没这么快出来。

但她聪明啊,马上拿起手机在网上选票……

果然发现好多平京的影院接下来《人间不拆》场次已经售出大量座位,能挑选的就是边角位置了!

再往中午、下午的时段选票,也有大量被售出的信息!

卖了!

真的大卖了!

杜雯像个望夫成龙多年,含辛茹苦一辈子的黄脸婆,坐在自己床上忽然有点喜极而泣!

是她点燃了这个创意去拍部电影,也是她在平京帮助万长生完成了前期各种联络安排,直到最后的所有支持工作。

双手使劲捂着自己的嘴,都捂不住泪水浸出来。

一直都认为自己够冷静够独立的杜雯,怎么都控制不住这种情绪。

可能还是这些天压抑得太厉害了。

让经过窗外的卢婆婆有点吃惊,连忙推门进来呵护孙女:“怎么了?怎么了?”

杜雯索性搂着奶奶恣意放纵下情绪:“他拍的电影终于卖出好票房了,真的太开心了……”

卢婆婆心疼的搂住孙女,轻轻叹气。

儿女情长最磨人啊。

章节目录

大美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中秋月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秋月明并收藏大美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