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赵雀可以不顾身份不顾颜面的对这老头出手,他不能。

他是庄主。

堂堂庄主,就要仁义道德,礼义诚信。

吁~

深吸一口气,慕容鹤朝对面的老头道:“房契地契,我可以给你,但是过户嘛,要等到明日户部开门了。”

振阳子一副唯恐到嘴的鸭子飞了似得神情,“不行,过户等明日,那房屋地契,你现在给我,你给了我,我心里踏实,咱们继续后面几局,毕竟这是你慕容山庄的地盘,我老头子势单力薄,心中不安。”

势单力薄……

众人齐刷刷看向倒在地上还在抽搐的赵雀。

势单的确是势单,可这力薄……

语落,顿了一瞬,振阳子继续,“再说,老头子我的要求,又不过分,你输了,我赢了,我拿回我改得的而已,慕容庄主该不会扣押吧?”

慕容鹤胸膛烧着一把怒火。

这火,仿佛烧了几十年。

当年输给大夏朝皇帝裤子的那一刻起,他胸膛就燃着一把火,只是后来,这火被他强行忘记。

今日……

这一切都与当日太过相似,这火便也更加的灼热炽烈。

“好,取地契!”

慕容鹤一字一顿道。

一侧的账房先生抖着眼皮晃了晃身子,“庄主。”

慕容鹤咬牙切齿,却要做出风轻云淡的江湖大侠姿态,“去拿,愿赌服输,天经地义。”

振阳子立刻道:“慕容山庄,不愧是天下第一,这般气度,大夏朝的三和堂可是比不得。”

一听到三和堂三个字,慕容鹤差点没一口血喷上来。,

当年慕容山庄与三和堂为了争夺大夏朝和南梁边境湖泊海域的占有权,足足打了一年。

最终慕容山庄联合大夏朝徽帮以及大夏朝的巫蛊之人,将三和堂老堂主击败,不光不采的赢得了这场较量。

因着这件事,慕容山庄的名声,在江湖上结结实实恶臭了几年。

直到几年后,大家才渐渐忘记。

现在对面这老头再次提起,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慕容鹤阴森的目光盯着老头,想要从他眼底面上寻找出些什么。

这个老头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当下的威胁,更是那种仿佛来自久远的恐吓。

这老头,仿佛趟过岁月,从他的记忆深处,从他年轻时候直接过来,来羞辱老年的他。

这种感觉,真是令人想要原地暴毙。

账房先生看着慕容鹤的神色,在他面上感觉到慕容鹤的态度,重重叹一口气,怨毒的看了对面老头一眼,转头去取地契。

众人静静的等候着。

这一夜,真是永生难忘的一夜。

不过须臾,账房先生颤抖着双手,将一个小匣子捧上赌桌。

钥匙打开匣子,触动机关,匣子盖子啪的弹开,露出里面的地契房契。

慕容鹤努力调整着心态,做出大度的姿态,一抬手,朝振阳子道:“房屋地契,慕容山庄的所有地产,全部在这里。”

振阳子毫不客气的伸手去拿。

账房先生真想朝这死老头的手咬一口,直接咬掉、

然而,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在账房先生脑中上演他如何就地摩擦振阳子的时候,振阳子开开心心的拿出了匣子里的地契,一张一张的看。

慕容鹤……

“怎么?难道还怕我作假?”

振阳子笑呵呵的道:“对呀!”

慕容鹤……

他能吐血吗?

成吨的那种!

真的,快要憋不住了。

比尿急都痛苦。

忍着胸口疼,慕容鹤道:“房屋地契,全部摆在这里了,等到明日天亮,就能过户,现在,我们继续?”

说是继续,可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继续也是输。

只能输的更惨。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两个小伙子被抓,然后这里的一切,全部推翻。

心急如焚,怎么还不动手。

这一刻,慕容鹤比苏清都迫切的希望苏清他们快去救人。

就在慕容鹤语落一瞬,人群里响起一道高亢又颇有威力的声音。

“让一让,让一让。”

声音猛地响起,大家纷纷回头去看。

人群自动裂出一条缝。

顺着裂开的缝,慕容鹤看过去,一眼看到对面从人群走来的人,慕容鹤真的差点就喷出一口老血。

他们南梁的户部尚书,被那两个年轻人五花大绑着走来了。

户部尚书胸前,挂着他的大印。

一路走来,左右摇摆。

摇摆,摇摆~

慕容鹤只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他盼望着去救人的人,没有去!

他们去抓了户部尚书。

来这里过户了!

这……

慕容鹤想要喘口气,却怎么也喘不上来。

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抚着胸口,他……真是太难了。

振阳子笑呵呵的道:“这下好了,不用等到明天了,现在就能过户。”

随着振阳子语落,苏清一脚将南梁的户部尚书踹倒桌案前。

户部尚书脚下一个趔趄,人就直扑桌案。

胳膊被绑在身后,他身子重重撞到桌沿儿,疼的五官扭曲。

秦苏指了地契,朝户部尚书道:“慕容山庄的庄主,当着京都百姓的面,将慕容山庄输给了我爷爷,这是地契,劳烦尚书大人给过个户。”

慕容鹤……

你们不是来救人的吗?

不赶紧救人,这么着急着圈地做什么!

好像你们是来圈地的似得。

有没有工作重点!有没有责任心!

真是!

户部尚书脸上鼻青脸肿的,一看就是来的路上挨了不少揍。

青肿的眼皮努力的睁开一条缝,朝慕容鹤看去。

慕容鹤黑着脸立在那。

他能怎么办!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悔吗?

他怎么能想到,这俩夜叉去抓户部尚书去了!

捏拳捏的差点将自己的手捏断,慕容鹤才维持住一代庄主的大侠风范,道:“劳烦尚书大人了。”

户部尚书……

我却~

我还等着庄主你救我呢!

所以,现在是,你眼睁睁看着我成了这样,还要让我给你过户?!

慕容鹤……

不然呢?

我能怎么办!

这么多眼睛盯着呢!

户部尚书……

为什么有这么多百姓?你没有必胜的把握,为什么要聚众赌博。

慕容鹤……

“过户吧。”

户部尚书……

苏清一刀将户部尚书胳膊上的绳子砍断,唰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大厚本子。

上面,是户部用来记录案件的。

秦苏从怀里掏出笔墨纸砚。

宣纸朝户部尚书面前一铺,秦苏非常绅士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众人……

我去!

今儿夜里这瓜,好大!

章节目录

第一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苹果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苹果小姐并收藏第一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