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不错的话。

苏清调了五千精兵把守城门,一万精兵围堵京郊。

除非齐王他们的密道挖的够远,已经出了京郊范围,否则,只要他们在京郊之内现身,必定被平阳军围殴。

到时候,场面……

绑架了福星的人,会迎来平阳军如何的痛打,可想而知。

媳妇,狠人。

大火点燃,薛天将火苗压低,只冒出浓浓黑烟。

将院中的几个竹桶卸了底子和盖子,几个桶连在一起,做成一个烟囱,烟囱直接怼进密道。

滚滚浓烟,就直逼密道而去,其中还夹杂着福星特制的药粉。

苏清搬了椅子坐在院子里,福星立在她一侧。

被齐王派去应付苏清而被暴揍一顿的杨德,因着齐王逃跑的时候忘记带他,被苏清活捉。

跪在苏清面前,长青一脚踹到他胸口上。

脸上带着一股狠劲儿,长青道:“说罢,你主子,什么人?”

敢绑架福星,没抓住罪魁祸首,长青满肚子的火,全撒在杨德身上。

当年齐王侥幸逃脱,杨德作为幕僚,一直被齐王安置在柳荫胡同,替齐王搜集京都消息,并且,为齐王经营此处这个联络点。

他肚子里,有关齐王的秘密不少。

杨德本就是一个文人,手无缚鸡之力。

有没有那些文人大儒的骨气,经不住长青暴风雨般的狂揍。

几轮拳脚下来,就磕头求饶,“我说,我说,我都说,别打了、”

长青挥起的拳头一顿,怒喝道:“说!”

就在杨德打算开口招供一瞬,苏清猛地起身,一脚踩到杨德脸上,“你以为你是谁?你想说我就想听吗?”

杨德……

你们把我打成这样,不就是为了我肚子里的秘密?

难道不是?

杨德痛苦又错愕的看着苏清。

苏清一抬手,冷哼道:“我是要听,但是,什么时候听,那得我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

杨德……

脚离开杨德的脸,苏清朝长青道:“继续揍,别揍死了就行。”

长青立刻应命。

杨德……

直接揍死我吧!

太痛苦了!

这什么毛病啊!

我都要招供了,你却不听?

长青拿着杨德撒火泄愤,容恒则关切的看向苏清,“有没有觉得哪不舒服?”

不及苏清开口,福星神秘兮兮笑道:“殿下都没吐,我家主子怎么会不舒服。”

容恒……

苏清狐疑看向福星,“什么意思?”

福星就笑嘻嘻道:“等的让殿下给您解释,现在这场合,不大合适,咱们重点抓坏人。”

说完,福星抱着鸭鸭去观看浓烟去了。

苏清……

眼角一抽,转头看向容恒。

容恒……

他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苏清,他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在屋里停留了三四个时辰的事儿吗?

这……

皱着五官一笑,容恒道:“我是说,你昏睡这么久,现在身体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苏清这才反应过来,在来找福星之前,她是从床上跃起的。

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到什么不记得了,就记得,她想醒来,怎么都醒不来。

做梦之前,好像是……

好像是她要去揍云王妃。

蓦地想到那天的场景,苏清道:“云王妃呢?发生了什么,后面的事,我竟然一点记不得了。”

容恒就把当天的事,言简意赅的告诉了苏清。

省略了他体内阴阳蛊虫给苏清解除蛊毒一事。

毕竟……

人太多,难以启齿。

等晚上回家再说吧。

苏清听得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么说,云王妃不是人,是一堆虫子?”

好恶心!

容恒点头。

这厢,苏清和容恒说着话,薛天带着平阳军搜查宅子,寻找一切可以找到的任何有用的东西。

那厢,密道中。

密道是齐王五年前修筑的,为的就是应急。

密道出口直通青云山。

路程不算多远,齐王一行人走的不紧不慢。

长长的队伍,齐王和大皇子走在最前端。

大皇子在向齐王怒斥那只鸡究竟是如何把他们撂倒,把他五花大绑的。

齐王一路黑着脸。

如果不是血缘关系,他绝对不会承认这个蠢货是他儿子!

见过蠢得,没见过这么蠢的。

这么些年对他的调教,全都白费了。

正说话,后面一个随从急急的奔来。

“殿下,不好了,密道里有浓烟滚进来。”

“浓烟,怎么会有浓烟?”大皇子疑惑反问。

随从没有理会大皇子,只看向齐王。

齐王死死攥了下拳头。

怪不得那老东西那么看重苏清,还真是有几分本事。

“加快速度,火速离开密道。”

齐王下令,大家在密道里,几乎跑步前行。

从柳荫胡同到青云山,走直线距离,又是跑步前行,很快。

青云山。

一个没有立碑的坟茔前。

王氏跪在地上,满目肃然,磕了三个头。

“娘,伯母,你们安心吧,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清儿嫁给了恒儿,日子过得很好,清儿马上就怀孕了,到时候,我抱了孩子来看你们。”

一杯酒洒下,王氏眼底,泛着晶莹。

“镇国公府垮了,镇国公夫妇也被陛下处斩,云王府垮了,云王虽然跑了,可云王妃死了,哦,对了,和你们二位说个事,那个云王妃,果然不是人。”

第二杯酒洒下,王氏抹泪,扯嘴笑了笑。

“伯母,清儿体内的蛊毒也解了,这孩子长得,比我料想的好很多,瞧我,说起话来,有些颠三倒四的,熹贵妃娘娘的案子,陛下翻了,还有我爹,王召之谋逆案,陛下也给翻案了,娘,爹没有造反,您在天之灵该踏实了。”

“我和慧儿也相认了,慧儿现在过得很好,就是慧儿的亲生父母一直没有找到,不过,我看慧儿的样子,也不太想找,她原就说过,早就将爹爹和娘当做亲生爹娘的。”

王氏又撒了一杯酒,抹了抹泪。

“看我,说起话来,总是啰啰嗦嗦,慧儿若是在,又该笑我了,今儿就不陪你们两个了,等清儿生了,我再来。”

说着,王氏重重磕了个头,起身。

转身对秦苏道:“磕头。”

秦苏……

无语的心头翻了个白眼。

从小到大。

只要王氏来这里祭拜,总要带着他。

这里面埋着的,是王氏的亲人又不是他的,也不知道王氏怎么想的,每次都让他也跟着磕头。

第一次,他剧烈反抗了。

结果被王氏暴揍一顿。

回家之后,他委屈的把事情告诉他爹,结果,他爹又把他暴揍一顿。

他的道理很简单,总而言之一句话:堂主说什么都是对的!

默默跪下磕了个头,秦苏起身。

才起身,就听到一阵哔啵哔啵的声响。

秦苏顿时全身汗毛一炸。

“我滴娘,该不会诈尸了吧!”

不及语落,王氏抬手朝他脑袋上一拍。

“胡说什么!”

哔啵哔啵的声音,又响起。



章节目录

第一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苹果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苹果小姐并收藏第一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