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苏抖了抖眼皮,看向坟头。

“好像是从坟里传出来的。”

王氏……

两年前,她请风水先生算过,当时先生说,她立下的坟头风水不好,建议她迁坟。

在青云山找了三四天,风水先生给她指了这片地方。

说是五千年难遇的风水宝地。

虽然也知道,风水先生的话不靠谱,不过,当年的旧坟,时常漏雨漏水,她也就顺势迁了。

哔啵哔啵……

声音又起,王氏皱眉看着坟头。

不会吧。

不过,她倒是真的希望,这五千年难遇的风水宝地,能让她娘吸收大地之精华,从坟里,破土而出,立在她面前。

哔啵哔啵……

声音越来越大。

王氏将乱七八糟的思绪拨至一旁,侧耳聆听一瞬,抬脚朝坟头走过去。

秦苏一把拉住王氏,“您干吗?”

王氏……

这么大的男子汉,怕鬼?

那里面住着的,是你外婆!

没好气瞪了秦苏一眼,王氏继续向前走。

没有上坟头,而是绕过坟茔,走到后面。

才走过去,就看到坟头后面几丈远的地方,地上的草和树叶在动。

他们听到的声音,该就是干树棍子发出的声音。

不是坟里的声音,秦苏松了一大口气。

“这是什么?”

疑惑着,跟着王氏想那片会动的草走过去。

“听听有什么动静。”

王氏语落,秦苏利落趴在地上,耳朵贴着地皮,闭眼细听。

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传来。

秦苏神情一紧,跳起来,拍拍手上的土,“底下有人,估计是个密道口,底下的人正准备出来。”

王氏狐疑看了一眼那片颤抖的草,朝秦苏道:“上次,宋兮姑娘送你的东西,带了吗?”

“那张网?”

宋兮在战场上受了流箭之伤,苏清让秦苏火速赶回三和堂为宋兮治疗。

当时,秦苏还以为宋兮被伤的多么惨烈。

结果……

只是胳膊擦破了点皮!

看到宋兮,秦苏气的差点没栽过去。

估计宋兮也觉得有点对不住他,在他给她包扎好之后,宋兮送了他一张网。

说是刀砍不断,手撕不烂。

当时,在大佛寺后山,福星用一张网拦截大皇子叛军的时候,他就见识过那网的威力。

的确是刀砍不断,手撕不烂。

没想到,宋兮送他一张。

麻溜将折叠好的网取出,秦苏疑惑朝王氏道:“您怎么知道我带了这个?”

王氏就笑,“出门的时候,看到你叠它了。”

秦苏……

王氏指了那片颤抖的草,道:“你把网贴着地面固定过去。”

秦苏领命执行。

密道里。

齐王有些着急的问道:“怎么样?”

这密道修好之后,只试用过一次,就没有再用过。

当时住进宅子里,他问过杨德,密道是否通畅,杨德拍着胸脯保证,绝无意外。

结果……

后面浓烟滚滚马上就追来。

这里,他们却被卡在密道口出不去。

原本,机关打开,外面只是一层养着草的土而已。

结果,现在机关打开,似乎养着草的土底下,是石头。

而且是很重的石头。

七八个随从咬牙用力去顶开那巨大的石头。

云王冷眼看着。

若是逃不出去,就这么死了……

除了见不到云溪,其他的,似乎也没什么了。

活着出去,他也是齐王手里的一根提线木偶。

碰了碰大皇子的肩头,云王道:“殿下怕死吗?”

大皇子转头横了他一眼,“没什么正经话要说,就闭嘴!”

云王不以为意,笑道:“殿下,见到齐王殿下,很激动吧?”

大皇子原本抱臂斜靠在密道墙壁上,闻言,脊背骤然一僵,转头,错愕看向云王。

“你说什么?”

云王疑惑的看着大皇子,转而嗤的一笑,“殿下怕是早就知道,齐王殿下还活着,臣对殿下,也算忠心了,没想到,殿下连臣都瞒着。”

大皇子转身,一把捏了云王的脖子,“你说什么,说清楚点。”

云王皱眉,“殿下这么激动做什么,臣又没有说什么,您和齐王殿下……”

大皇子恶狠狠的打断了云王的话。

“你说,我父王还活着?他在哪?”

云王满目匪夷所思看着大皇子,盯了他一瞬,目光挪向大皇子背后不远处的齐王,眼底忽的漫上笑来。

忍不住,云王哈哈的笑出声来。

齐王居然没有告诉大皇子他的身份!

大皇子竟然不知道,眼前这个被毁了容的带着面具的男人,就是齐王!

真是……

皇室之间,在这样的情形下了,有的都只是算计和利用,没有亲情吗?

云王的笑,激怒了大皇子。

大皇子怒目直视,挥拳就要揍他。

齐王冷脸看过来,“你们两个,在闹什么!嫌这里不够乱吗?”

大皇子一把松了云王,转头朝齐王道:“他说,我父王,齐王还活着!”

齐王骤然眼底一寒,带着杀气,警告看向云王。

“胡言乱语,可要付出代价的,欺君之罪,云王最好谨慎。”

齐王明显不愿意在大皇子这里暴露身份。

虽然猜不透用意,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云王就只笑道:“与大皇子殿下开个玩笑,没想到,殿下当真了。”

大皇子转头一巴掌打到云王脸上。

“什么玩笑能开,什么玩笑开不得,云王一把年纪,都不知道吗?”

“放肆!再胡闹,我就把你自己留在这里!”

大皇子原本一脸的戾气,却是在齐王一声怒斥下,骤然神色一垮。

云王瞧着,只觉好笑。

说话间,一个随从奔上前,“殿下,浓烟已经逼近过来!”

在大皇子和齐王面前,这些随从,从不避讳,只唤殿下。

可大皇子一直以为,他们唤的殿下,是他。

他从未多想过。

从未想过,他父王,还活着。

齐王闻言,催促道:“快,再用些力。”

说着,一把抓了大皇子,“你也来帮忙!”

堂堂皇子,被人当下人使唤,大皇子纵然满心不满,也不敢表露。

只忍气吞声,奋力去顶头顶的石头。

密道里,浓烟已经近至眼前,大皇子眼睁睁看着不远处的随从们一个个倒下,咬牙用力朝外托头顶的石头。

章节目录

第一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苹果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苹果小姐并收藏第一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