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贺楼齐白日里同她说的那些话,冉盈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轻声说:“昨天是我不好,让你难过了。”

宇文泰见不得她落泪,哼了一声,丢下手中的最后一块石榴皮,扭过脸去,闷着声音说:“我有什么可难过的。”

冉盈往他身边爬了两步,到了他的跟前,仰脸看着他,拉起他的.手轻声说:“阿泰,你别生气了,我不该和别人喝酒醉成那样。我……我再不那样令你伤心了。”

从未有过的温顺乖巧令他一愣,直觉得她又在酝酿什么戏弄他的小把戏,不禁垂目警惕地看着她:“不胡闹了?”

她俯身伏在他的膝盖上,特别乖特别乖地说:“是我不好,我太任性了,没有体察到你的心……”

宇文泰想到自己昨天发脾气的时候她那张惊恐的小脸,到底还是心软了。他忍不住伸手去抚她的头发,说:“我也并不是有心要同你发那样大的脾气。吓着了吧?”

冉盈自他膝上起身,缓步走到凉亭边,掀开洁白的纱帐,默默地看着明月倒映的湖水。

月光那样明亮皎洁,湖面如笼轻纱。微风一吹,湖面就皱了,碎了满湖的月影,如他俩涟漪阵阵的心。

宇文泰不说话。尊严受挫固然是一个原因,可更多的,还是担心她吧。

惟恐自己一个疏漏,令她陷入危险之中。

冉盈回过头,见宇文泰依旧那样盘膝坐着,一动也不动,仿佛一尊沉默的雕像。她轻声说:“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我……我喜欢过子卿,可是我早已变心了,我喜欢上了你,很喜欢很喜欢。我明知道喜欢上你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我也努力克制自己了,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我忍不住被你吸引,忍不住地喜欢你,忍不住地对你有幻想……”

宇文泰敛目垂首,一动不动,背对着她悄悄地动容。

“可我不该喜欢你对吗?阿泰,你要娶公主的时候,可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

“宇文泰不需要我了,他有更好的东西去追求,挥挥手就把我扔下。可我要去哪里再找一个和他一样的人?”

说着说着,想到那时的心酸委屈,她猛的转过身去,双手狠狠地捂住了自己的脸,眼泪流出来了。

“你那么好,可你站得太高了。那么多世家女喜欢你,想要得到你。而我有什么呢?我没有家世,没有与生俱来的地位,也不如她们娇艳妩媚惹人怜爱……后来我懂了,我只有让自己变得对你有用,你才不会像上次那样抛弃我。我做了那么多的事,像个小孩子一样,只想得到你的一句夸奖。我怕自己对你来说可有可无,怕有一天你又不要我了。到那时,我还有什么选择?”

宇文泰起身走到她身后,捉住她微微颤抖的肩膀,静静地看着她,心里却翻江倒海。

这个狡猾的小家伙,将自己藏得那么深,以至于他从来没有察觉到她的内心是如此不安和自卑。

她总是用很笃定的语气和他说话,在他面前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竟然没有发现,她硬撑着为他做了那么多女人做不了的事情,只是因为怕被他再次抛弃。

她宁愿相信他的感情是有所要求有所图的,也不相信他会全心全意、不求回报地爱着她。

他明白了,她的那些心事,他一下子全明白了。

她年少无知,初涉情事,很多东西,她没经历过,也不明白。

她也不敢问他,只凭自己的本能去判断和反应。

当初在郎宅的小竹林里看汉武帝招魂李夫人的皮影戏时,她就婉转地告诉过他,她不愿以色事人,她懂得色衰而爱驰的道理。

他弃她而娶公主,她就更加笃定了一段感情只有喜爱根本无法长久。所以她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以为如果在除了感情的其他方面他也离不开她,她才不会再次被抛弃。

所以每一次对他给她的夸奖,她都格外高兴。

这个傻孩子!

不对,是他太迟钝了,是他不懂她的心。

她隐藏得那么好,从来都没有让他知道,她已经那么在乎他了。

他的心化得很浓稠、很浓稠。她的这副彷徨无助的模样,让他陡然心疼。

是他平日里对她不够好吗?对她不够笃定吗?对她要求太多吗?为何会让她觉得如此不安?

“阿盈。”他轻声唤她。

她放下手看着他,双眼通红,满脸泪痕。

他爱怜地轻抚.着她的脸庞,沉着声音说:“阿盈啊,关于你的事,我曾想了很久很久,我也犹豫过。你说得对,你没有家世,没有背景,我就这样娶你,所有人都会反对,所有人都会说,宇文泰,你娶了她,你的后院太薄弱了,你的婚姻可以换来更好的回报。可是,自从你去了荆州,我就已经确信,你是我梦寐以求的那个女人。有了你,我就不再想用婚姻去交换任何利益了。”

冉盈看着他,泪水放肆地流着。

宇文泰见她哭泣间鬓发有些乱了,伸手去将她的鬓发绕到耳后,一边沉声低语:“你知道吗?有时候半夜我会去你那里。就只是坐在你的房门口,只是那样坐着,隔着一扇门,看着你院子里的月光,知道我的阿盈正在安稳地沉睡,知道在我的庇护下,我的阿盈可以安枕无忧地做一个好梦,我就已经觉得很快乐。一想到你离我这样近,触手可及,我就已经觉得很快乐了。”

夜风吹过岸边的竹林,发出哗哗的声响,如浪低诉。

“自从有了你之后,我觉得什么柱国,什么天下,也没那么重要了。我有了你,人生已经完整了。”

他将目光投向庭院中渐浓的夜色,眉眼间有诉不尽的忧伤在轻轻流淌。

“从前我雄心万丈,觉得放弃你娶公主是应该的。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有作为的人都不会被儿女情长所羁绊。可是自从你离开长安,我就开始后悔。不要说区区一个公主,便是弱水三千,又哪及阿盈一人?我不断地问自己,儿女情长是一件不值得的小事吗?可是能遇到一个女人,刚好就是你想要的那个,是这世上大多数男人终其一生都求而不得的事情。所以他们浑浑噩噩,妻妾成群。而我宇文泰,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多的是美艳妖娆、楚楚动人的女子,想和我有片刻之欢。可是那又有什么意思?”

他垂下眼眸,像是在问她,又像是在自问:“如果不是阿盈,那又有什么意思?”

()

搜狗

章节目录

无限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眉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眉生并收藏无限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