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回了九重天赶紧查阅命簿,找到了魏芸,心想着为着祁楚渡劫,要助力一把,才好交差。

半个下午璇晨和连碧趁着黎琮睡午觉,坐在屋外挑拣着晒好的金银花。

“把这些挑出来好的捡拾一些,去和其它配在一起做些个药囊,给你和其它几个丫头。这些就去收捡好泡泡茶喝,我们也乐得个自己的新鲜。”

“好,夫人早吩咐过了,奴婢都记得。”

“千辰君上来做什么?”彦清挡在院门口。

“来看看自家妹妹,不可?”

彦清伸手拦住,“千辰君上的妹妹在辉月楼罚着禁闭,君上莫要误认了,惹出些是非来。”

彦清先发制人,逼着千辰一路打到外面。

“好好的天儿,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了。”连碧感觉到雨滴落在脸上,连忙护着璇晨进屋,一旁的侍女也连忙护着花进屋。

“夫人没淋着吧?”

“没有,这雨点打的可真大。”

黎琮软软的身子在被窝里翻腾挣扎终于起床了。

“今天可起迟了。”璇晨捏着黎琮睡的红彤彤的脸。

千辰无心和彦清纠缠,没过几招便走了。

“司命星君?”彦清又去找了司命。

司命坐在屋内仰头长叹,我的点儿也太背了吧,该去拜拜这里的土地公吗?

“司命星君不要紧张,坐。”彦清落落大方的像是自家一般。

“本神君来就是问问若是璇晨提前结束了,可对祁楚有什么影响?”

“早或迟,应该并无影响,只是这劫应了就可以了。”

彦清起身拍着司命的肩膀。

“有司命星君说的这句话本神君就放心了,这劫你如何写,本神君全然不管。还望劳烦司命星君多照看一下璇晨的安危,有些异道上打着千灵的注意,本神君最近事务繁忙,可就要多劳烦司命星君了。”彦清行着礼。

司命连忙回着,“不敢,不敢。”

“姑娘,你父亲在后门闹着,说要见你。”

“肯定在母亲那没拿到钱,来闹了。”

“妈妈说让姑娘赶快打发了。”

魏芸从屉里拿出一袋碎银子,“去给他吧。”

“姑娘,这么点儿?”

“多的也没有了。”

小云拿着钱袋子走了。

魏芸把手上的簪子狠狠的攥在手里,身子气的发抖,倔强抵不过眼泪。

五岁那年跟着亲生父母回老家,路上遇到了不知从拿来的人,把自己一家人都劫走,说是要带自己走才能活命,父母狠心,真把自己送给了歹人,又回到了北孤城,另找了一对父母给自己。养母对自己倒不错,偏养父是个烂酒烂赌的,时常打骂。五年后,那人又来,把自己送进了清乐坊。大半年前,那人又出现还派了人来教自己,一切的一切都让自己去学一个人,直到自己遇见了璇晨,才明白了。自己活这么多年原是做为一颗棋子活着。自那时起,自己出去若没得允许,便是一直戴着素纱帷帽。若不看璇晨谁又知道自己三分神似吶?呵。

“老夫人,外面马车套好了。”

何嬷嬷扶着李季上车,每月初一只要天气好李季必定去云台观,初一若没去,十五也会去。

李季上完香一般都要到提前备好的厢房歇一下再回去。

“姑娘,就是前面那间。”小云给魏芸指着。

魏芸躲在一旁等着,故意等到李季出来,假装正好从旁边的厢房出来。

李季并没有在意魏芸,往出的正路只有一条,魏芸走在后面。

司命口里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我天慈悲。”

一个滑的石子出现在李季脚下,何嬷嬷没来的急拉稳,李季摔的不轻。魏芸连忙上去帮忙扶着。李季却在地上起不来。

“好姑娘,能否出去给我们外面的马车说一声,来个人。”何嬷嬷连忙把腰间系的牌子给拿给魏芸,“好姑娘,就是外面有着叶字的马车,我们是叶府的。”

“无妨。”魏芸和小云急急的往外走。

何嬷嬷又给李季揉腰,又碰了碰李季的腿,骨头没断,只怕是扭到了,一时起不来。

叶府的人连忙来了,“多谢姑娘,不知姑娘是哪里人,必有重谢的。”

“清乐坊魏芸。”小云替魏芸开了口。

何嬷嬷愣了一下又好生道了几句谢。

“姑娘刚刚愣着做什么?”

“没什么。”

璇晨在府里得到快马回来的消息,连忙安排收拾着,李季回来时就已经请了张太医来。

“公主不要担心,老夫人只是脚扭着了,腰上倒无碍,多揉捏些就好了,好些静养就可以了。”

“多谢太医。”

璇晨送太医到门外,正准备进去看看时,何嬷嬷却出来送客了。

“夫人身体也不大好,今天劳累着夫人了,老夫人今儿受了惊吓,现下已经歇下了,夫人回吧。”

“好,若有什么何嬷嬷一定要来告诉我。”

“是。”

璇晨和连碧往院里走着。

“这老夫人对夫人一直都这么淡淡的,连侯爷都不怎么搭理。”

“好了,你去把王兄赐的一些人参从库里拿出来,给何嬷嬷拿去。”

“知道啦。”

下午,叶楚也从军营那边回来给李季请安,没和璇晨在里面待一会儿便出来了。

何嬷嬷在后面喊住了二人。

“侯爷,夫人。那日在云台观多亏了清乐坊一位叫魏芸的姑娘,奴婢已经差人送了礼过去,想着还是要来告诉夫人一声。”

“何嬷嬷做就是了,不必来告诉我这些。”

“是。”

叶楚陪着璇晨用晚膳,“母亲那边你以后少去。”

“怎么了?”

“没什么。”叶楚匆匆忙忙吃完饭,“这几日军营里有些士兵突发不适,我得去守着,中元节前再回来陪你,答应你的,不会忘了。”叶楚捧着璇晨的脸,小啄一口,“又瘦了,多吃点。”璇晨眨巴眨巴了眼,起身给叶楚换着衣服。

“那是要紧的,你去就是了。”

叶楚抱着璇晨,“你真舍得我?”语气十分温柔。

璇晨有些红脸,“走了。”叶楚捏了捏璇晨的脸。

“连碧。”

“诶,”连碧在屋外应着,“侯爷才回来便走了?”

“这是最好的人参,夫人看看。”

“不必了,你看着好就可以了。还有今天何嬷嬷说的那个清乐坊的,明天送些礼过去,也不用银子,用些好的首饰。”

“是。”

“老夫人,可好些了?”何嬷嬷服侍着李季吃药。

“腿还是有些疼,好多了。”

“等会儿再给老夫人揉揉。”

“今天那姑娘你谢了吧?”

“谢了,想夫人那边也会去谢的。”

“倒是她有心。”

第二日一早璇晨便来给李季请安。

“我说过你一应请安问好都免了,即使病着也是一样,你也不用来,我知道你的心意。”

璇晨虽然尴尬的有些下不来台,还是十分守礼。

“那母亲好好养身体,璇晨告退了。”

李季放下手中的药,一句话也没说。

“姑娘,叶府那边的夫人也派人送东西来了。是一盒贵重的首饰。”

“你挑些自己喜欢的,剩下的就收起来吧。昨天送来的银子,你去带给母亲些,再拿些孝敬妈妈。”

“是,多谢姑娘,姑娘想的周到。”

小云走后,魏芸便把房门关好,端正的跪着。

“我跟你说的都讲清楚了,去照着做好。”

“是。”

“侯爷,前面那几个的士兵的腹泻呕吐已经止住了只是有些咳嗽,没什么大碍,可现下又有十几个腹泻的。”一个副将上来通报着。

“把这几天吃的什么都写下来,留个底,再去多找几个郎中来。”

“是。”

“诶,等等,把那几个生病的先住在一起。”

“是。”

“后天要回府看一趟,你留下来多看着点儿。”叶楚吩咐着白原。

“是。”

七月的夏日已经热了,晚上用过饭地气散了,璇晨和黎琮坐在外面纳凉,连碧给黎琮扇着扇。

璇晨和黎琮正玩着挑花绳。

“娘亲,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弟弟妹妹陪我玩呀?”

连碧十分欣慰赞赏的看着黎琮。

“黎琮是想要弟弟多一些还是想要妹妹多一些?”

“弟弟吧。”

“为什么是弟弟?”

“弟弟的还,琮儿就能把会的都教给他。”

“那妹妹也可以呀。”

“那琮儿教她绣花,琮儿也不会呀!”黎琮十分真诚,从不一本正经的开玩笑。

“娘亲觉得是妹妹好。”

“为什么?”

“因为娘亲已经有一个好儿子了,想要一个好女儿。”

中元鬼节那天快下午了叶楚才回来。

“军营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好,没什么大事。”

“来。”叶楚拉着璇晨的手到妆台前坐下。

“连碧,去拿画花钿的东西上来。”

“是。”

连碧拿来放在妆台上就退下去了。

“中元节多有妇女画额妆的,只是额上的花钿图案不一,我也给你画一个。”

“诶,等等。”璇晨推开叶楚握笔的手。

“你确定你会?”

“画眉不会画,难不成画花还不行了?”叶楚被打击到了。

“那好吧,姑且让你试一试。”

叶楚每落一笔都要斟酌好久,下笔很轻。

“好了吗?”

“好了,马上,马上。”叶楚又小心的落了几笔。

“成了,看看。”

璇晨看着铜镜,淡粉的玉兰开在额间。

“画的这么好,怎么不见你画过画?”

“这颜色才衬你,白色的太素净了。”

“侯爷的心意呀,璇晨领了。”

“那你准备拿什么来还吶?”叶楚在身后抱着璇晨,两人的笑颜映在铜镜上。

章节目录

往生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北林一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林一木并收藏往生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