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彦是第二天上午见到周婉的。

周婉这次来找她,一是恭贺她做了母亲,二是向颜彦讨教些荒地种植和改造之法,这是颜彦之前答应过她的。

原来,周家这次回乡下,虽说家中还有些田地,可也只是够温饱,想要再过之前那种富庶的生活是不可能的,为此,周婉在乡下考察了一个多月后,也想学颜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挣钱来改善自己的状况,而不是坐等机会从天上掉下来。

正好周婉父亲也不想在乡下待着,之前那么风光的他,如今虽没有沦为阶下囚,可这身份上的落差也够他难堪的,走到哪里都有对他指指点点的人,因而,他早就动了离意。

于是,周婉和父母协商了一下,把乡下的田地卖了一部分,拿着这笔银子在京城西郊租了一处宅子,周父打算开一间私塾,周婉则想学颜彦买一片荒山开发,主要是她手头也没有多余的银子,只能买得起荒山,就这还是变卖了些她和母亲的首饰凑的银两。

“你真想做点实事?你能拉下这颜面?”颜彦不太相信对方能做到。

毕竟周婉和她不一样,周婉是地地道道的官家小姐出身,和颜彧她们一样,骨子里是看不起农民的。

“彦儿姐姐,我也不瞒你,我们家的状况也由不得我任性,弟弟妹妹们还小,我娘是没有吃过苦的,我是家里的长女,可不得早些为这个家打算。”周婉的眼圈红了。

世道艰难人情冷暖她算是有了深切的体会,不说别的,之前她每次去陆家,陆老太太和姨母都会笑脸相迎,可昨日她去拜访,老太太敷衍了她几句便借故头疼先离开了,姨母倒是问了几句他们的状况,可也没个笑脸,最后临走时倒是要送她点银两,不过她没要,她不是去打秋风的,是想着来京城了,得去拜访一下这些亲戚长辈们。

再则,父亲的事,陆家也是出过力的,因而于情于理,她都得上门道声谢。

其实,不单是陆家,还有朱家以及钱家等,这些长辈们谁不是冷眼相待,因而,周婉才会迫切地希望改变自家的现状,不期待父亲能东山再起,最起码一家人的生活得有保障,不至于走到哪里都被人当成乞丐或是打秋风的。

因而,和这些歧视白眼比起来,自己付出一点辛苦又算什么?

“可是种地的收益比较慢,这样吧,你也同时兼做养殖吧,正好我家有饭庄和糕点铺子,省了你去找销路。”颜彦见对方说的这么恳切,细心替她规划起来。

颜彦说的规划可不是口头说说,而是用纸和笔一条一条地给对方列出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有点类似于计划书。

因着颜彦有过打理荒山的经验,做起来自是不费力气,她建议周婉入冬前先盖上几座房子,可以先开始养羊,其次,找个懂行的人看看那片荒山适合栽种什么,有没有水源,趁早找人把种子或树苗预定了等等。

猜到对方可能经费紧张,颜彦主动提出借给对方一千贯钱票,“这样吧,左右你的东西将来也是要卖给我们家的,这一千贯就当我预付的定金。”

这番话一说,周婉的眼圈又红了,“彦儿姐姐,自从我爹出事后,你是第二个没有嫌弃我的人。”

“第二个?第一个是谁?”颜彦好奇了,她也是忽然想到了陆鸣。

陆鸣肯替周父求情,后又亲自送周婉一家回乡,保不齐这周婉还真对陆鸣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谁知怕什么真来什么,颜彦的话一说完,只见周婉吸了下鼻子,“第一个是二表哥。彦儿姐姐,我知道你们之间有许多宿怨,我不是替二表哥说好话,我是就事论事,只说这件事上,他确实比别人好多了。”

“那你,该不是。。。”后面的话颜彦没有说出来,怕交浅言深。

“该不是什么?”周婉没有领悟到后面的意思,抬头追问。

“没什么。”颜彦没说下去。

“彦儿姐姐,你放心,你是你,他是他,我不会刻意为他说好话,也不会刻意去说他坏话,你们之间的宿怨,我仍是认为他对不住你,可这次他帮了我,我不能不领情,希望姐姐能体谅我。”周婉以为颜彦生气了,又解释了一遍。

“他知道你要来找我吗?”颜彦问。

周婉点点头,“二表哥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说要跟你学种地,他当时像是看个怪物似的看了我一会,随后也说要给我银钱,我也没要。我说这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我总不能一直向别人伸手吧?”

这话倒是合了颜彦的心意,不过她倒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你年龄也不小了,你家里没说什么?”

周婉十四了,论理,这个年龄该说亲了,京城女孩子一笄年就嫁人的不少,云裳拖到十六就算是晚的了,要不然也不会赶在一年订亲成亲。

当然了,云裳那也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陈宸。

陈家最后还是相中了徐钰,晋阳长公主托太后暗示的徐家,据说两家已经交换了庚帖。

还有,颜彦知道颜彤和吴斳都有了中意的人家,徐如青和孟箐两家也正在寻摸比较呢。

因而,周婉即便想努力改变家里的状况,可留给她的时间也不多。

“说了,之前我娘就托了几位姨母舅母,说给我找一位官家子弟或是条件差点世家子弟,可一直没有音讯,后来,我爹说,不如就在镇上找一个乡绅,姐姐也知道,我这人心气高,看不上那些不学无术的乡绅,可找一个读书人吧,条件好的人家看不上我,条件不好的,我家也没有能力去扶持他,所以我的意思是不如缓两年再说。”周婉说着说着又垂下头。

见此,颜彦没再追问她什么,只要不是看上陆鸣就好。

不过以周婉目前的条件,确实不太好说亲,凭她的才情品貌自然不甘心屈居在乡下做一个小地主婆什么的,可城里这些官宦之家是断然不会接受一个罪臣之女的。

除非,做妾。



章节目录

庶门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千年书一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书一桐并收藏庶门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