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棠六岁的时候,生母病逝了。

阿娘刚没的时候,奶娘经常会抱着她抹眼泪:“可怜的姑娘啊,日后郎君续娶了,我的姑娘可怎么办?”

池棠日日听着,也跟着掉了不少眼泪。

后来不知怎么,奶娘就没再说了。

而爹爹,也一直没有续弦,也没有纳妾,甚至没有将她交给大伯母教养,而是独自带着她来了吴郡。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爹爹续弦的事了。

“譬如丢东西这样的事,倘若有个主母,不说能杜绝,至少也比较好处理。”颜松筠的神态甚是感慨惆怅。

池棠回了神,道:“先生怎么就不好处理了?”前世可以,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颜松筠正经道:“你那里都是娇滴滴的女孩儿,我怎么好审问?还是你自个儿来吧!”

池棠不以为然:“锦屏不也在先生这儿?”

颜松筠一滞,道:“那是府君的吩咐。”

池棠赌气起身:“我去求爹爹!”

颜松筠笑了一声,背脊后靠,施施然道:“锦年院诸人品性我不熟悉,你若要我来查,偷盗财物这样的事,可不比锦屏失职这样的小,锦年院上下、乃至外面的,都得用一用刑,真舍得你那些娇花儿一样的婢女们?”

池棠止住脚步,咬唇不语。

她还真舍不得。

这事是谁做的,她心里有数,但又不能直接点出来;可是不点出来,又委屈了那些无辜的。

但颜先生是说认真的,她见过他的雷霆手段。

他叹了一声,语重心长道:“府君和我毕竟是男子,后院——”

“不如让颜姐姐来帮我?”池棠猛然回身,目光灼灼道。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颜松筠不是孤身一人在池府,他跟池长庭一样,都带着一个女儿。

不过颜松筠女儿是养女,名叫颜殊,比她大四岁。

颜殊深居简出,池棠见她的次数比见颜松筠还少。

但前世池棠初进京那一场大病后,颜松筠就将颜殊派到了她身边,既教授她,也照顾她。

三年下来,亦师亦友,如今突然离了她,池棠也有些不习惯。

如果颜殊能回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一直神态悠然的颜松筠脸色却顿时淡了下来,似笑非笑道:“我是受雇在你们家,又不是卖了身,颜殊为什么要帮你?”

池棠没想到他说得这么尖刻,愣了好一会儿才讷讷道:“我、我拜颜姐姐为师,好不好?”

上一世,她也对颜殊行过师徒礼,并没有将颜殊视作仆人的意思。

听她这么一说,颜松筠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道:“就算拜师,也要颜殊自己同意。”

池棠连连点头,道:“我可以见一下颜姐姐吗?我当面求她收我为徒!”

颜松筠睨了她一眼,道:“你急什么?此事还得府君首肯。”

池棠忍不住嘟囔道:“怎么什么都要先问爹爹……”

颜松筠笑道:“当然是因为你没娘啊!”

池棠接不下去了……

……

其实这种事问不问池长庭,结果都是一样的。

但凡池棠开了口,池长庭很少有不同意的,何况财物失窃这么大的事。

池长庭回府一听说,直接变了脸色,当即怒令展遇去锦年院拿人。

池棠忙拉住他:“爹爹,这事我知道是谁干的!”

池长庭惊疑不定看她。

“我梦里发生过这件事——”池棠期盼地看着他,“爹爹,倘若查出来确实如此,你是不是能信我了?”

池长庭不答,咬牙问道:“是谁干的?”

池棠心头微黯,道:“是陶贵一家——”

“混账东西!”池长庭勃然变色。

陶贵是池棠奶娘的丈夫,因为奶娘的关系,陶家颇受重用,管着池棠生母许多陪嫁,因此做起手脚也特别方便。

“还有几个,我记不清了……”池棠弱弱道。

那时她正逢丧父之痛,哪里顾得上这些。

池长庭冷声道:“你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了——展遇!”

池棠忙又拉住他,巴巴道:“秋光身子不好……”

池长庭淡淡点头:“知道了,我会让颜先生对她手下留情。”

池棠松了手,心中黯然。

她想的不是手下留情,爹爹未必不知,但不同意。

奶娘临终前希望她能多照看照看秋光,可出了这样的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照看了。

池长庭见她如此,不由心疼,柔声道:“这事是爹爹的疏忽,芸姑去后,锦年院确实少了个能当事的——”微顿,抚了抚女孩儿细软的发丝,“倘若你阿娘还在……”

池棠看着他黯然神伤的模样,突然想起颜松筠的话,心里动摇了一下。

阿娘去世时她年纪还小,这些年来,有爹爹的照顾,并无多少悲伤剩下。

倒是爹爹,每每想起阿娘必是一阵神伤,看得人心疼。

难道真要给自己找个继母?

池棠忙摇了摇头,拉着池长庭转移他的注意力:“爹爹,我想拜颜先生的女儿为师——”

……

拜师的事池长庭没有同意。

他和颜松筠同辈相交,池棠和颜殊也属同辈,拜了师,辈分就要乱了。

至于颜松筠所说锦年院的事他和池长庭不好插手的问题,池长庭嗤之以鼻,仍旧将这件事丢给了颜松筠处理。

颜松筠或许需要把锦年院的人都审一遍才出结果,但是池长庭不需要。

他直接点了陶贵一家让颜松筠盯着审,很快就有了结果。

颜松筠派来向池棠告知结果的正是颜殊。

“……府里的财物是秋光偷了出去,多是小件,已全部录了册——”颜殊递了一本账簿给她。

池棠正听得心情激荡,不自觉接过账簿,入手捏了捏,惊道:“这么多?”

颜殊道:“这本账簿是陶贵父子在外贪挪的财物,里面夹着的那张纸上才是秋光从府内偷盗出去的。”

池棠打开看了一眼,才觉得心里好受一些。

“先生说,池府从未出过这等叛主盗窃之仆,何况陶氏深受主恩,比之寻常更是可恶万分——”

池棠听得抬起头,心里有些紧张。

这是要说颜先生的判决了,她记得前世——

“先生的意思是,当众杖毙,以儆效尤!”

都和前世对上了!

池棠捏紧手心,按下激动的情绪,一时没有对这个结果作出反应。

可屋里却有另一人先作了反应——

“不要!”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