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浓稠,愈加显出灯火辉煌处的热闹。

池棠从宴厅出来,向着西北方向走去。

一路行来,眼见着四周逐渐冷清黯淡,等过了那座石桥,仿佛所有的人间喜乐都被隔离在了对岸。

下桥的一瞬,池棠甚至有种落泪的冲动,突然无比心疼那位素昧谋面的陆大姑娘。

“池、池姑娘,要、要从这里进去吗?”橙子提着灯笼,对着竹林满脸拒绝。

橙子是陆子衫的婢女。

池棠原本是要同陆子衫一起来的,临走时,陆子衫被陆大夫人喊走了,留了橙子陪她来一趟芳尘院。

但是——

“你没来过?”池棠意外地问。

橙子点头道:“以前这里没人住,大姑娘回来后也不叫人过来。”

池棠又想哭了,竟然一个人住这么冷清的地方,太可怜了……

“应该是从竹林里穿过去吧?”池棠吸了吸鼻子,声音闷闷地说。

橙子缩着双肩,探头探脑地走了进去。

竹林里没有灯火亮光,黑幽幽的,甚至连声音也没有,根本看不出里面有没有人居住。

橙子胆子小,走了没几步就开始发抖,抖得灯笼一颤一颤的,照得她们的影子也扭曲乱颤。

“池姑娘,我们还是回去吧……”橙子快吓哭了。

池棠也有点胆怯,但对陆子衿的心疼还是占了上风,壮着胆子安慰橙子:“别怕啊……你要是怕就躲我后面,我来、我来提灯笼……”

——

让别人别怕,自己说话却还打着颤。

李俨听着,沉默片刻,道:“去接一下。”

——

橙子再害怕,也不敢丢了本份,哆哆嗦嗦地提着灯笼拉着画屏的手往里走。

池棠另一只手则紧紧抓住看上去比较镇定的夏辉。

走了四五步,四人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

“那、那是什么?”池棠颤抖着声音问道。

竹林深处,一团模模糊糊的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正悠悠荡荡朝着她们飘过来。

“不、不、不不知道!”橙子连退三步。

“或许是有人过来了!”画屏抓紧了池棠的手,说的话十分冷静,可惜尾音也开始打颤了。

池棠盯着越来越近的光团,咽了咽口水,道:“我、我还是下次来拜访吧——”话音未落,转身就跑。

刚跑出两步,突然看到原本被甩在身后的火光却出现在了身前,火光照耀下,影影绰绰一个人影立在那里——

“啊——”

主仆四人齐声尖叫,瞬间丢了灯笼,慌不择路地转身朝竹林里跑去。

竹林其实不大,池棠跑进去没多久就看到了亮光,本能地向亮光跑去,很快,看到了一座院子。

院子的门开着,她惊慌失措地跑了进去,却在门口结结实实地撞进一个怀抱。

严格来说,她也没有撞进那人怀里,因为对方反应很及时地伸手扶住了她。

池棠正吓得魂飞魄散,也没看清眼前的人,便一把揪住:“有鬼!有鬼!”

女孩儿仿佛被吓破了胆,带着哭腔发着颤,可怜极了,身后还跟着三个同样吓得面无人色的侍女。

李俨不动声色地将她推开一些,抬头看了一眼拎着灯笼满脸尴尬的青衣侍女,淡淡道:“没有鬼,是我的婢女。”

池棠顿时愣住,缓缓地回过头。

身后不远处站了一名容貌清秀的青衣侍女,手里正提着一盏灯笼,灯笼发出的光,依稀仿佛就是她们在竹林中见到的光团。

池棠尴尬地松开手里抓着的衣角,突然想起什么,左右看看,猛地抬头:“你、你是陆家的大姐姐?”

……

绿窗雪壁,碧萝卷檐,屋内陈设处处精雅。

就是太过冷清。

婢女们都被拦在了门外,池棠一个人跟着陆子衿进了屋。

偶一抬头,只觉得她身姿如松如竹,背影虽不袅娜美丽,却有另一种赏心悦目。

就是太高了!

这得跟她爹差不多高了吧?

池棠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女子,这样的身高,真的让人好有压力,难怪陆子衫觉得她不好亲近。

直到陆子衿转身坐下,池棠才觉得松了一口气,矜持地打量了她一眼。

屋内灯光暖黄,将她略嫌冷硬的面容照得柔和了一些,细看下来,陆子衿的眉眼还是生得很好看的,肤色冷白,薄唇绯红,不笑的样子清冷高远,看起来不太好亲近。

冷不防,陆子衿抬眸看了她一眼,虽然没有开口,眼里却有询问的意思。

池棠存了个小心眼,悄悄观察了一下,确定屋里没有长寿糕后,才开口道:“我叫池棠,我爹是——”

“吴郡太守。”陆子衿接道。

池棠顿了顿,问道:“你……认得我爹爹?”

听她刚才的语气,好似同自家爹爹不陌生的样子。

说起来,爹爹似乎对陆子衿也不陌生。

关于陆子衿回吴郡的事,她是前世听陆子衫说的,但是她一提,爹爹就知道了。

原来他们家跟陆家关系这么密切的?

古怪的感觉也就是在脑中一闪而逝,池棠继续解释道:“我们在前面吃长寿糕,我——”微顿,“衫衫惦记大姑娘一个人在这里,让我送长寿糕过来……”

想了想,发现有漏洞,忙补上:“衫衫原本要自己来的,被大夫人喊住了!”

想想又不对,再补一句:“大夫人喊她是有要紧事!”

想想还是觉得不对:“大夫人也是惦记——”

“衫衫是谁?”陆子衿突然问道。

池棠呆了一呆,讷讷答道:“是、是你的七妹妹……”

衫衫说得没错,陆大姑娘果然不近人情,连亲妹妹的闺名都不知道。

可是看她低头凝视长寿糕的样子,又觉得怜惜,柔声道:“大姐姐,我们、我和衫衫都很惦记你,衫衫是你亲妹妹,她一直很仰慕你,特别想亲近你……”

正说着,陆子衿抬头看了她一眼,眸光淡淡,没什么感情,却看得正在说谎的池棠有点尴尬。

可惜这次陆子衫没能来,不然就有说服力了。

“大姐姐……你、你吃吧!”池棠干笑着转了话题。

陆子衿低头看了一眼,道:“我不爱吃。”

池棠表示理解:“其实我也不喜欢吃长寿糕,你就吃一小口,沾沾老夫人的福气!”

李俨沉默。

他倒不是在乎味道好不好,而是他身为太子,入口的东西都需要谨慎。

池小姑娘劝他进食的时候,房梁上的何必和门外的青衣已经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冲出来救驾了。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