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乡人,她最近刚遇到过一次。

可惜当时烧得神智不清,只记得一个模模糊糊、冷冷清清的背影——

池棠又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青年,摇了摇头。

不像。

气度上,反而是陆家的大姐姐有点相似。

何必正要心虚遁走,见她摇头,才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失望。

“姑娘怎么会见过这样的人!”边上一名侍女冷冷地说。

何必怒,什么叫这样的人?他怎样了?看不起人怎的?可惜不能开口说话,只能怒瞪以示不满。

侍女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看你年纪轻轻,又全手全脚,不知道去找活干,也好意思跟老弱妇孺挤在一起领粥!”

何必顿时僵住,觉得委屈。

他没有不干活啊!他现在就是在干活,在用整个生命干活。

“说得是哦……”池棠失望地看了他一眼,“算了,我们回去吧……”转身,在侍女们的簇拥下,往马车走去。

何必眼巴巴地看着,更委屈了。

是他想在这儿喝粥吗?都是你爹的安排啊!他最讨厌喝粥了!

“姑娘以后不要来这里了,安置得再整齐,也有那等粗鄙之徒!”夏辉狠狠瞪了何必一眼。

还看!还看!我们家姑娘是你这种人能看的吗?

池棠随口应了一声,有点无精打采。

陆大姐姐的善心,就这么被一个懒汉糟蹋,哎……

正要上车,一辆路过的马车停了下来,车帘掀起,语声微讶:“池姑娘?”

池棠抬头一看,小窗半敛,明眸皓齿温婉,令人一见便心生好感。

“沈姑娘,这么巧?”池棠冲她笑了笑。

京城三年中,每次沈家送来节礼时,随礼而来的信笺上都有沈姑娘端秀的字迹,落款是一个很美的名字。

沈知春。

她和沈知春在京城没有见过,那次登门求见,被大伯母拒绝了。

池家是有一个爵位在的,大伯父也是户部堂官,岂能与商户来往?

虽然不能见,池棠却一直记着这个名字,此刻见到,觉得格外亲切。

除了前世因缘,池棠原本在吴县也见过沈知春两次,只是因为身份悬殊,没有说过话。

池棠来往的都是吴郡世家之女,沈知春出身商户,原本是跟她没什么交集的,但沈家实在有钱,也肯花钱,所以沈知春也会出现在一些大型的吴郡大家闺秀聚会上。

不过出现是出现了,毕竟不是一个圈子的,和她搭话的不多,甚至有些性子差一点的,会干脆给白眼,明目张胆地排挤她。

但沈知春的脾气修养好极了,人也聪明,一点也不像商户之女。

池棠对她的印象,都来自于她被人刁难后的应对。

一次是赵家姑娘当面讥讽她出身低微,被她软绵绵地挡了回去;

还有一次是何家姑娘提议才艺会友,沈知春一手琴艺娴熟而内敛。

为什么说内敛呢?

碰巧池棠家的父亲大人琴艺一绝,她虽然自己只学了个半吊子,但欣赏水平还是有的,一听就知道沈知春有所保留。

从此就留下了沈知春很厉害的印象。

虽然有了印象,但搭上话,这还是第一次。

沈知春笑道:“确实巧,我这几日都在城外,今天回城,不想有幸遇上了落单的池姑娘。”

池棠“噗嗤”一笑。

她跟陆子衫是出了名的形影不离,几乎去哪儿都是一块儿,确实很少落单,甚至除了陆子衫,她似乎都没有跟其他姑娘单独说过话。

“池姑娘这是去哪儿?”沈知春朝周围看了一眼,面露疑惑。

城门外因为设了粥棚,来往多是衣衫褴褛的流民,和娇娇软软的池小姑娘十分不搭。

提起这个,池棠就有些泄气,随口敷衍了两句,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沈知春也识趣地打住了,转而笑道:“青蕊园新请了一名会做玉露团的厨子,池姑娘要不要一起煮茶品尝?”

池棠对上她笑眸中矜持的示好,想起前世信笺上端庄秀丽的字字句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

青蕊园是沈家的产业,实质上是个喝茶吃点心的茗铺,只是做成了一个雅致的园子。

沈知春亲自带人来,自然一进门就受到了殷勤招待。

正被领着往里走,却遇到了熟人。

“池妹妹!”陆三郎兴高采烈地跑过来,“你怎么也来了?”

池棠心不在焉地答道:“沈姑娘请我来品茶……”

心不在焉,既不在相熟的陆三郎身上,也不在同行的沈知春身上。

而是在陆三郎的同伴身上。

陆三郎当然也不会是一个人来的,而是一群人,一群风流俊俏的小郎君,看上去应该是在玩什么集会。

池棠看的也不是其中最风流俊俏的萧五郎,而是苏瑾。

苏瑾!

拿了她发簪的苏瑾!

池棠眯了眯眼,竭力按下心中怒气。

明明前世苏瑾拿了陆子衫的发簪,第二天就悄悄还回去了,为此陆子衫极力称赞他君子作风。

为什么都过去好几天了,还不把发簪还给她?

找不到发簪,爹爹一连好几天都沉着个脸!

她看苏瑾的同时,苏瑾也在看她,同她对上的时候,目光闪烁了几下,随后一双桃花眸微微弯起,笑得十分好看。

好气啊!

不还簪子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对她笑又是什么意思?挑衅吗?

池棠虽然很生气,可也不能一直盯着他看,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地挪开了目光。

又同陆三郎寒暄了几句,然后各自分开。

只是虽然分开了,池棠还是一直惦记着苏瑾,沈知春和她说的话,十句有七八句没听清,只能“嗯”、“啊”地敷衍着。

沈知春索性也不说话了,只安安静静地煮着茶。

她不说话,倒意外地将池棠的心思渐渐拉了回来,不好意思地觑了她一眼,默默看着她的动作。

煮茶是件极为风雅的事,池棠也学过,但她只学了个样子,不至于一窍不通而已,陆子衫也就比她稍微好一些。

沈知春却意外地煮得很好,比吴郡大多数姑娘都好。

不仅是动作娴熟,整个人的气韵也氲入了茶香水雾,十分优雅,看得池棠有些入神。

这个沈知春,已经具备了成为一名合格大家闺秀的各种品质。

只除了出身。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