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棠醒来时,头痛欲裂,眼花耳鸣,茫茫不知所在,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一些知觉,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目光扫了一圈,心陡然沉了下去。

屋里只有她一个人。

这不是她自己的屋子。

那个噩梦是真的!

不久之前,她还在爹爹坟前,诉说着对嫁入东宫的憧憬,一转眼,便落入强人手中。

她无意识地揪住衣襟。

突然,身子一僵,缓缓低头。

昏迷之前,她穿的是一件素白小袄,可如今,她却穿着一件薄薄夏衫,海棠娇红,鲜嫩欲滴。

她记得,她被蒙住眼睛,奋力反抗,后脑撞上了床角,之后就失去了意识……

那现在——

池棠用力咬着手指,将哭声忍了回去,随后抹去泪水,从床上爬了下来。

一下床,又是眼一花,同时腿一软,扶着床沿才勉强没有摔倒在地,这才发觉自己浑身酸软无力,脑袋更是昏昏沉沉。

她咬了一下舌尖,借着疼痛让脑袋清醒一些,随后强忍着不适挪到朝南的窗边,打开一条缝往外看,是一个小小的院子。

此时仿佛是午后,阳光灼目,她粗粗看了一眼,院子里约摸有三四个下人。

池棠丢下这扇窗,扶着墙向朝西的窗走去。

西窗小一些,打开,是一片林子。

池棠毫不犹豫地推开窗,估摸了下高度,回头找来一张凳子,垫着爬上了窗台。

这时——

“笃笃笃!”

敲门声后,一个女子的声音轻柔响起:“姑娘醒了没?”

池棠怔了怔,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门外的女子没听到回答,又唤了一声。

池棠顾不得多想,抓着窗框翻了出去。

可她手上实在没力气,身子往下一坠,就脱手摔了下去。

摔到地上的一瞬,池棠没忍住,闷哼了一声,疼得眼泪又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房门被推开了。

敞开的西窗很容易被发现,池棠不敢逗留,忍着无力和疼痛,翻了个身,连滚带爬地朝树林深处跑去。

“姑娘——姑娘你去哪儿——”身后断断续续传来女子的呼喊声。

池棠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向前跑去。

她逃得急,脚上只穿了袜子,刚跑出去,就被地上的断枝碎石扎得脚心生疼。

她虽是池府无人问津的四姑娘,也没吃过这样的苦头,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姑娘!姑娘——别跑……”着急的呼喊声从身后传来。

池棠心中大急,狠狠一抹眼泪,继续向前狂奔。

身体的疼痛激出的那点清醒和力气很快消耗光了,池棠头晕眼花地凭着直觉四处乱撞,耳中嗡嗡作响,连身后的呼喊声也听不清了。

终于,一步迈出,再也无力支撑,整个人瘫软倒下。

这一倒,却没有倒地——

她被人揪住后领,提了起来。

被抓住了!

池棠心中惊恐万分,猛然睁大眼睛,尖声喊道:“放开我!放开我!太子殿下不会放过你们的!”

身后人滞了一滞,反而将她提得更好,语气震惊:“太子殿下?你认识太子殿下?”

池棠张了张口,却蓦然哑了声。

她已经失了清白,再也没机会嫁给太子了……

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会在春暖时送来一盆初绽的花;会在酷暑时送来冰镇的瓜果;会在秋凉时送来东宫的落叶;会在严寒时送来新制的暖脖……

她虽然从未见过他,却也相信他会代替爹爹照顾她,她日日夜夜盼着嫁给他,离开池府那个冷清的小院……

可是,再也不可能了……

“你真的认识太子殿下?你一个小姑娘怎么会认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怎么有空让你认识?……”提着她的人喋喋不休地追问着。

指甲嵌进手心,池棠咬紧牙关,正要开口——

这时,不知从哪里走出一名青衣人,看了她一眼,道:“主公吩咐,带她过去!”

“主公要见她?见她做什么?这小姑娘有点邪门……”提着她的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放下。

池棠根本站不稳,一着地就软了下去,还好那人眼疾手快又将她提了起来,叨叨地抱怨道:“怎么站都站不住呢?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娇弱了吗?以前我师妹——”

“她发着高热。”青衣人看了池棠一眼,道。

“发着高热还跑出来?要不要命了?家里的大人都不看着吗?是不是家里人不要你了……”唠唠叨叨的同时,提着她往前走去。

家里人……

心里仿佛被尖锥扎了一下,连擦泪的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哎哎哎,怎么哭成这样?难道被我说中了……”

池棠呆呆地听着不绝于耳的戳心言辞,任由身边人半提半扶地带着走。

耳边的唠叨声终于停下的时候,池棠不自觉松了一口气。

周围很安静,池棠下意识回了一下头,身后是一片竹林,竹林里不太清晰地传出争执声,她依稀能听得出,其中一个有点耳熟的女声是之前追赶她的声音,仿佛是被人拦住了,语气中隐隐焦灼。

所以,这些人不是强人同伙?

正迷茫,忽听得青衣人恭敬唤了一声:“主公!”

随即,一道淡淡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审视,不算温和,却也没什么攻击性。

池棠抬起头。

在她的前方有一座亭子,亭子里站了一个人。

她抬头的时候,那人恰好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负手而立。

大约是她站得地势较低的缘故,仰头看他,只觉得身姿如松如竹,格外修长挺拔,光一个背影,已是清贵高华,不可攀近。

“你是谁家女孩儿?”

声音清清冷冷,如同山巅之雪,沁凉沁凉,瞬间惊醒了她。

池棠忙敛了心神道:“我是户部池侍郎的侄女,不幸遭遇强人,求郎君相助,送我回家!我伯父定会酬谢郎君!”

那人沉默片刻,问道:“吴郡太守池长庭是你什么人?”

池棠猝不及防地呆住了。

吴郡太守池长庭。

那是从前的称呼。

现在人们提起他,一般称呼他为先吴县伯。

从前,她总是抱着他的胳膊,亲昵地唤他“爹爹”;

现在,她只能在人前称呼他“先父”。

抹去夺眶而出的泪水,池棠哽咽着道:“是、是——”

“阿棠!”一道焦急的声音打断了她。

池棠浑身一僵,如雷轰顶。

这声音……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